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古代言情> 拐个丞相当老公> VIP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的缘,我的劫
猫飞小说>拐个丞相当老公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VIP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的缘,我的劫

GG4
GG3

凤一霖默了片刻,才哑着声音道:“她说,她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

神色间满是懊恼,却是又夹杂着不知所措。

他也是第一次为人父,为人夫,他也是第一次犯这般无法挽回的错,他又该如何做?

花无涧不禁愣神,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让你丫的胡说!

若是旁人,他还能安慰他几句:“无碍,过几日她定会改变主意的。”

只是,这人是林依依。

他们都很清楚,林依依只要做了决定,必定不会再更改。

一时间,屋里的三人默默无语,却是又在想着同一件事。

而太极宫的林依依也睡得并不安稳,噩梦连连,一次又一次的从梦中惊醒,直到天色快要亮了,索性起身随地走走。

到现在,她都感觉到昨日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

那个人,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人啊!

林依依想着,便不禁深吸口气,没有点蜡烛的屋里漏着些许星光,照的她那张脸隐隐绰绰的。

林依依看着外面,眼神里满是迷离。

本就不知所措,此时却是又意外的怀了孩子。

从得知这个事,她的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这个孩子,不能留……

知棋过来时,便瞧见她家小姐站在门口,一张小脸苍白似纸,纤细的柔夷轻轻的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一种为人母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姐,该用早膳了。”

若是以往,知棋会迟些来喊她,但是现如今,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可禁不起那般折腾了。

GG文内广告

“嗯,布膳吧。”

林依依语气淡淡的道。

知棋愣了一瞬,赶忙去准备洗脸水。

原以为她还要说些什么劝劝她,却是不料她家小姐今日竟这般好说话。

如此看来,她昨日说“不生孩子”定然是气话吧?

知棋不禁猜测道。

唉!她家两位小姐真是命苦,二小姐遭遇了那般境况,本以为大小姐会好些,谁又曾料到她的如意郎君竟然是杀父仇人?

一反常态,林依依用过早膳便出去了,还只让知棋远远的跟着。

知棋有些担心,忙让人去唤秦墨过来一同去。

俩人看着前面穿着素白衣裙的人,满眼都是心疼。

他,好像很久没有这般仔细的瞧过她了吧?

不知觉中,她竟然变得这般瘦弱了。

那小小的一团,道她还未出阁只怕也有人信,现如今,却是要当娘亲了。

“秦墨,你说小姐不会做什么想不开的事吧?”

跟着林依依一路去了马厩,只见她认真的挑选了一匹黑色毛发的,知棋不禁有些心惊肉跳的与身边的秦墨悄声道。

按理说,她家小姐现在不可做这般危险的事,只是她不敢去说什么。

秦墨听到她的话,不禁眉心一跳,瞧见林依依已经上马,顾不得多说什么,赶忙过去随意牵了一匹跨身而上,紧紧的跟着前面似乎要展翅飞走的人。

而前面的林依依,此时脑子里也有些混乱。

这明明是她想了一早上才做的决定,现在箭在弦上,却是又……

如此想着,片刻之后,林依依骑马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又在场上溜达了两圈,这才下马准备回宫。

一直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林依依,这时才看见了身后的秦墨与他身边的马。

他是担心的吧?

林依依稍停了两步,看着他跟上来,这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我无碍。”

至少,在生这个孩子之前,她不会让自己出什么事的。

这个孩子不仅是她的,也是凤一霖的,而且,这是这个孩子生存的权利,她不能剥夺。

要不要来到这个世上,也不是她能为他决定的。

不管最后如何,她都会像寻常母亲一般保护自己的孩子,直至他安稳出世。

到时候,她与凤一霖的账,也该清算了。

或许,她应该感谢这个来的不合时宜的孩子,是他,又给了她十个月的时日啊!

凤一霖听到消息过来时,林依依已经回了太极宫,瞧着他深色匆匆的冲进来,她不禁有些愣神,不待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握着她的手腕咬牙切齿道:“林依依,你就这般不想生下这个孩子?”

那般紧的力度,使她微微皱眉,却是在一瞬间又舒展开来,装作无痛无觉的抬头,看着他的视线一字一句道:“你知道。”

是啊!他知道,他昨日便已知晓,却是不成想她竟然是这般决绝,就连一日都不愿让他留在她的腹中。

凤一霖随即便像是一个迟暮老人一般,动作迟缓的松开她的手腕,向后退了两步,就在她以为他们还要接着吵时,却是见那一向高大的男人突然跪下,神色间满是恳求道:“我求你,求你生下这个孩子吧,我们之间的恩怨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未成形的婴儿啊!”

林依依眼睁睁的看着他跪下,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无所动作,怔怔地盯着他,呼吸却是轻了几分,一时间,视线里只有这个跪倒的男人,以及他不断张合的唇,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耳边只有嗡嗡响声。

“不若你想要我如何做,我都答应你,哪怕你想要取我性命为你爹爹娘亲报仇,也可以,只求你留下他。”

凤一霖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终是忍不住闭了闭眼道,再睁开时,便是满眼通红,一段话说的甚是沉重。

他的命都可以给她啊!

看着男人一瞬间垮下的背脊,林依依甚是心疼,他,何曾有过这般模样?

开口时,却是止不住的冰冷:“他,可以留下,但是,从今往后,你我都不复相见,待诞下孩儿之后,你我便再无瓜葛。”

听到这一席话,凤一霖终是忍不住了,抬手抓着她的衣角道:“依依,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不想,不想再也见不到你。”

林依依自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痛苦,对她来说又何曾不是如此呢?

只是,他们之间隔着仇恨,她又如何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宠爱,与他日日甜蜜如斯呢?

林依依拨开他的手,站起身走到门边道:“还请皇上谨记自己刚刚说的话。”

说的什么?不管她如何做,他都答应她?

答应她日后不复相见?

两人沉默半晌,凤一霖终是从地上起身,僵硬的转身,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吐出一个字。

他还能说什么?对她来说,他做什么都是多余吧?

那种心里压着仇恨的感觉他甚是清楚,恨不得把仇人挫骨扬灰的情绪他更是明白,毕竟,那十几年来,他便是这样过来的。

真是讽刺,不过半年,他大仇得报,却是又变成了她的仇人。

凤一霖怔怔地看着门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终是哑着声道:“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晚上要记得早些睡,别踢被子,若是改不了,便让知棋就在屋里伺候吧。若是睡不着,可以与知棋说说话。想吃什么,便让膳房去做,别怕麻烦。

天气也一日一日的热了,不过,你尽量别吃冰的,实在是热,便让秦墨多往屋里送一些冰块,受孕初期,你会忍不住的吐,别怕,那是正常反应,后期身子重了,那些不方便做的事,也别勉强自己,若是腿脚肿了,每日用热水泡脚后,便让知棋为你捏一捏,多少可以缓解些,用过晚膳后,记得多走走,日后也会好生一些……”

听着他颠三倒四的叮嘱,林依依泣不成声,瘦弱的肩膀止不住的抖动着,却是压抑着自己没有哭出声。

凤一霖断断续续的说完,最后才缓声轻柔道:“那,我便走了。”

这一别,怕是一世了吧?

凤一霖终是忍不住流下一行清泪。

踏出去的脚步似有千斤重,那一向如松的背影,此时却是弯曲如柳。

林依依看着那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的背影,伸出去的手却是又软了下来。

直到看不见了那抹身影,她才蹲下身子抱住自己,哭的像个孩子。

“呜呜……凤一霖……你为何要杀我爹爹娘亲?”

“如此,你让我如何爱你?”

朝堂上

众人都在传着这几日宫里的事,而某人,在这初春时,却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皇上驾到!”

随着太监独特嗓音的响起,众大臣皆站到自己的位置上,俯首行礼。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今日有何事上奏?”

凤一霖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句话。

“启禀皇上,前方的哨兵禀告,季大人与戎狄大王不日便将抵达京城,这和亲人选……”

礼部侍郎站出来道。

“人选朕已经定好了,爱卿按公主礼制准备便可。”

凤一霖仍旧顶着一副面无表情的脸道。

花无涧站在下方,看着他已经好久没有情绪波动,心里是止不住的担心。

他也不知道他家主子与林依依说了什么,左右是这孩子保住了,日后,会好起来吧?

“不知这人选,皇上可方便说?”

“朕感念甄大人于朕病重时,嫁女与朕,只是,朕身边已有皇后相伴,甄宓小姐花容月貌,朕消受不起,既然此次各爱卿府中没有合适人选,那便封甄宓小姐为异姓公主,嫁于戎狄大王。”

凤一霖说完,便扫视下方一圈,同样冷声道:“各位爱卿可有何异意?”

众人眼神不禁扫向甄大人,却是瞧见他一副呆傻的模样,心里虽是有些不赞成,却也不敢说什么。

前些时日,他的雷霆手段他们还都历历在目。

“臣等谨遵陛下旨意。”

众人齐声道。

十日后,戎狄大王接亲,甄宓身着一身华贵嫁衣,十里红妆铺路,众大臣皆出城送亲。

“日后我戎狄与大林国百年无战争!”

“大王谨记便可,愿你我两国边疆黎民百姓安好。”

外面一片其乐融融,只是那花轿中的女子,眼神里却满是惊恐。

凤一霖的话还在耳边旋转:“甄宓,你为何这般不安分呢?非得把你我幼时的情分折腾完才罢休吗?如此,朕便成全你,既然你让依依痛苦,那朕便加倍的还给你!”

若是重来一次,她还会这般做吗?

甄宓不知道,但她此时却是清楚的知道,她后悔了……

她以为的情分,原来在他眼里这般轻,那个她喜欢了好多年的人,此时却是为了他喜欢的人而亲手把她推向深渊……

十月后

一个白雪泛着银光的夜里,太极宫里的女子突然惊醒,玉手抚着自己偌大的肚子,一双柳眉疼的皱起,身下的阵痛不止,她这才开口唤人。

“知棋~”

“知棋~”

开口时,便是打颤着音。

“小姐,怎么了?”

卧室外的人听到声音赶忙过来,询问道。

“我可能要生了。”

林依依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忍不住大口喘气。

“小姐,你别紧张,没事的,奴婢这就让人去喊太医。”

知棋说着便跑到旁边的厢房喊宫女。

片刻之后,太极宫里的宫女都匆匆忙忙的进进出出,太医站在帘子外面,听着产婆说着里边的情况。

林依依已经疼的听不真切,嘴里是抑制不住的哭喊。

而闻讯而来的男人,听着她的声音,心都跟着揪紧了,有多少次听到她的尖叫忍不住想要推门进去,却是又生生止了脚步。

万一,刺激到她怎么办?

这个在朝堂上,战场上运筹帷幄的人,此时却是害怕的双手发抖,脸上的表情早已控制不住。

在这冬日里,她在里边叫喊了一夜,他在门外等了一夜,直到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他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却是又被无力与不舍紧紧包围。

诞下孩子,她,便要离开了吧?

“恭喜皇上,喜得皇子!”

产婆与太医赶忙出来道。

凤一霖让人赏了银子,却是在产婆的一句话之后,迟疑的摆了摆手。

“皇上不进去瞧瞧皇子与娘娘吗?”

她,不想看见他啊!

屋里,待林依依醒来后,知棋赶忙把一直温着的药膳端过来。

“小姐,您先吃点吧。”

就着知棋的手,林依依吃了大半,直到吃不下了,才摇摇头示意她退下。

“等等。”

林依依的视线在触及到什么后,赶忙开口道,那嘶哑的声音,却是引得人更加心疼。

“怎么了,小姐?”

知棋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神色有些紧张。

“把他,抱走吧,日后,也无需送过来了。”

林依依强忍着不去看那小小的一团,硬着心道。

左右她不能陪他长大,那便不去看,不去想。

一切,都该结束了……

夜里,林依依披着披风,看着那满天繁星,满脸不舍。

“小姐,风大了,我们回屋吧?”

直至林依依在那儿站了半个时辰,知棋终是忍不住走过来道。

“好。”

半个月后,林依依不顾知棋的劝阻,径直出宫。

身边一个人也不带,知棋无法,只能去找秦墨,等他们回来时,却是听宫女道,她家小姐已经出宫了。

祭拜了林父林母,林依依说了自己的事,看着不远处的毒瘴林。

身着一袭红衣的女子莲步轻移,站在一眼看不到底的地方,脑子里却是想着那人。

她的一生,便是从此处开始的,那,便从此处结束吧!

凤一霖,你是我一生的思念,也是我痛苦的根源,更是我一世的情劫!

凤一霖,但愿来生,不再遇见你!

随着她纵身一跃,似乎,一切纠缠,终已结束。

赶过来的俩人,看着这一幕,泪水模糊了眼,嘶吼声响起。

秦墨却是转头看了知棋一眼,唯一一次温柔:“日后,小殿下便由你照顾了,有皇上在,你们也受不了委屈。”

知棋心里的不安再次扩大,却是不待她开口,只见这人也缓缓倒下了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她眼前。

元熙二年,皇上喜得皇子,与民同乐,大赦天下!

元熙二年,同月,皇后死,皇上疯,众大臣请周宣王回宫主持朝政。

元熙二年,周宣王自立为摄政王,为一岁皇帝辅政。

“凤一霖亲启:

你我恩爱日,如梦似幻,无论甜或苦,皆为过往云烟。

懦弱与不安,常日伴我,莫怪我之举,望你释怀终老。

皇儿尚幼,知棋照顾稳妥,只愿他安稳一世。

凤一霖,我从未后悔爱过你!

绝笔:林依依”

太极宫里,一黑衣男子披散发丝,坐在梳妆镜前,终日盯着那张书信,眼神里满是混沌,却是不曾忘记那深入骨髓的名字。

“依依~”

舌尖上的缱绻,终是无人回应。

“儿臣给父皇请安。”

四岁的孩童,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行礼。

只见那坐着的男人缓缓转过头,眼神呆滞,随即轻轻招手道:“过来。”

那孩童似寻常幼童一般,走过来静静地趴在他的膝上,一副聆听的模样。

“念儿,爹爹要走了,陪了你这些年,你娘亲一人在那儿甚是孤单,爹爹该去陪她了,这一次,爹爹定然不会负她了。”

“念儿,你日后若是不想当皇上,便让位吧,这世间,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它。”

那男子说着,便不禁抬手描绘着身上孩童的眉眼,像极了她啊!

随着一口鲜血的喷洒,又一个噩耗传来。

元熙五年,太上皇崩。

GG2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