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女尊> 一品谋宠:丞相毒妻难哄> 正文 计划放火
猫飞小说>一品谋宠:丞相毒妻难哄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正文 计划放火

GG4
GG3

又过了些许日子

“小姐”灵悠再次进帐中。“今日墨阁主回来”

墨闲。

她记得不错的话,他是叫这个名字吧。

被催眠了好几次。

她总算是找到了一些反抗的方法。

风离月想着。

今日他来又是为何呢。

像往常一样召云离阁的人来看她一眼,然后当众假传她的口旨?

她失踪了这么多日

也不知道父亲和哥哥如何了。

外面如今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吧。

风离月想着,淡淡道“灵悠,外头现在的景色如何?”

“小姐要去看看吗?”

“外面下雨了,小雨,别有一番滋味呢”灵悠看着她,心下倒不如先前警惕。

许是风离月这几日的乖巧让她放下了心。

小雨?

不知时阴如何。

那日他有没有擒住那个女人。

在这里待久了,连她也快忘记了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GG文内广告

还有叶嬷嬷,当初她料定叶嬷嬷和这件事情有关。

却一直安排在看了父亲之后再去看她。

却没想到直接被擒了回来。

也不知叶嬷嬷想说的是什么。

“去看看吧”她点头,支使她离开“你帮我去找厨房里的一些点心过来,我有些饿了,叫灵田陪着我就是了”

“是”灵悠点头,不太明白她为何独喜欢灵田一人。

但这几日因着灵田的陪伴,她安分不少。

故而她点头笑着离去。

不一会,沉默寡言的灵田就被换了进来。

“小姐”一如往昔,她闷声开口,伸手递给风离月一个小苹果。

“刚洗的,很甜,从墨阁主哪里得到的”

她轻轻说。

“我爹今日可要全天在这里”

“不是”灵田摇头“墨阁主今日许是会去处理一些事情”她绷直着一张脸道“听说苏城一带,云墨阁的底下分行出了点事情,阁主今日要过去处理”

也就是说,他们见过面后,他就直接离开了?

风离月点头轻笑。

招手让她过来。

“他可有什么消息”

灵田对这样的谈话见怪不怪,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听她讲话。

“主子说半夜,星火亮如白昼,姑娘只需跟着我一路朝前走就是”

她将口中的苹果咽下。

放火?

风离月瞬间了然。

看来她背后的主子是有一定计划了。

“为何你家主子要救我”她忽的心生好奇。

灵田这时不时给她传递的消息,让她省了不少力。

她虽然心有猜测。

却不敢确定背后帮她的人是谁

“主子说,结盟一事,小姐尚未谈好,自然要先出去再说”

“哦对了,”她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

在衣服上擦了擦“主子说,这东西给姑娘,如何选择,决策权在姑娘这里”

是要逃,还是要立足于云墨阁,选择权在风离月手里。

“这块玉”风离月想起那时顾玟所说的话。

“一个老嬷嬷给主子的”灵田继续慢慢悠悠的啃着自己手边的苹果,一边耐心解释道“听说是云墨阁的号令牌”

“主子说,他也听完了整个故事,那时那个人拿的那块玉是假的,所以不久之后,才会起了纠纷,墨阁主才一定要找到姑娘身上。”

“那块玉是假的?”难怪。

“那这块玉的意义是什么,得之可得云墨阁?”

“不是”灵田摇头“小姐你也看到了,若是能摆脱墨闲的控制,姑娘一样可以在云墨阁里立足,甚至于收服云墨阁众人”

她本身就是一个活人招牌。

所以墨闲才会一直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有了这个玉佩,只是事半功倍。”

“据说,这玉佩里面包含了云墨阁的一个秘密。”

又是秘密。

这玉佩她和时阴各有一对。

若是这块玉佩有所秘密的话,时阴那块呢。

“离半夜还有一些时辰,小姐可以慢慢想,不着急”灵田满不在乎的说着。

将手中啃得一干二净的东西放在桌上,拿草纸包住。

“小姐若想好了告诉我,今天,是立足云墨阁的最好日子”

墨闲不在。

风离月点头,伸手摩擦着手上的上好白玉。

见灵悠已然从帐口走了进来。

她将白玉抛入自己的衣袖里,回头去应付她

灵田已然恢复成一副沉闷无比的样子。

灵悠淡淡看了她一眼,便不把视线继续放她身上“小姐若是要出去的话,奴婢拿着这些东西给你乘伞”

“不必了,有灵田在”风离月笑着。

暗想她比往日要更加早回来一些。

“灵田笨手笨脚的,奴婢怕她不小心又弄伤小姐”

五日前,灵田就是以弄伤她擦药的代价,成功的接近她身边,不断的传递外面的消息给她。

许是她跟灵田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许多。

她有所怀疑了。

莫非是她这张脸长得不够欺骗性?

为何骗过了白太后,却骗不过墨闲和她手底下的人?

顾唯婉有些纳闷的想着。

“小姐”灵悠唤回她的思绪。

“走吧”她已然帮风离月理好了衣服。

去观察场地,再确认一下该如何逃跑也不错。

风离月想着。侧头去看她“把吃食给灵田吧,我要她一同出去。”

“小姐就是喜欢和灵田在一起”灵悠笑着道“奴婢都有些吃醋了”

她的眼神带着探究“奴婢不必灵田会哄小姐吗?”

哄?

她早已过了那个心理年纪。

风离月摇头,脆声脆语道“不是,灵田没你多话,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待着”

她回答的一本正经。

灵悠倒不好再说些什么。

她侧头去看灵田,脸色有些黑沉“小姐让你跟着,灵田还不快跟上”

她朝着灵田招手。

灵田闷声嗯了一声。接过食盒。

三人一起出了帐外。

灵田将膳盒打开“小姐,吃吗?”

不过是支开灵悠的借口而已。

风离月抬眼望去,见里面装满了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更加确信灵悠是急匆匆赶来的。

她摇头,看着灵田一脸谗象的看着里面的东西。

好笑道“想吃就吃”

灵田便笑着,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拿里面的糕点。

“小姐也太宠她了,看她成了什么样子”灵悠再一旁细细观看着,见灵田一脸的傻笑。

一颗猜忌的心又放了下来。

她和灵田相识的时间不短不长。

她似乎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见了吃的就原形毕露。

想必是她多想了

她安心下来,偏头去看风离月,“小姐,雨景如何?”

“确实如你所言”风离月笑着答她,抬眼去看满天飘雨,笑而不语。

……

“小姐”颜嬷嬷从门外走来

“如何?她有消息了吗?”林倾歌看着眼前被杀到绝路的白子,心中烦闷。

“在疆外,黎国和央朝边境。”颜嬷嬷将手中的信纸递给她“小姐,您师父那儿?”

“师父的伤还没好?”林倾歌拧了眉。

本个月前,风离月当着所有人的面当众失踪。

吓得满朝文武和百姓瑟瑟发抖,搅得央都天翻地覆。

明面上的兵部以及风蔺斐等人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

暗地里的她也在寻找风离月的下落。

就在同一天,师父去处理和时阴的私事后,深受重伤而回。

一查之下,方知当时阴离阁的所有高手全部在那里埋伏着。

就等着缉拿师父一人。

比起阿大阿二,师父的武功已是绝顶。

却仍去了半条命。

她无法怨及师父的鲁莽做事。

因为连她也觉得,那日那些高手齐聚在那里,实在是太过蹊跷。

这是一直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在白太后那件事情没发生前。

她和时阴以及赵明央的战争,一直都是她占了上风。

可是自那日后,情况便急转而下。

她不得不怀疑时阴和风离月有所牵连。

风离月……她不断乱了她整个布局,而且又让音儿得以在众人面前出现的事情搁浅了。

穆雅澜此人,又依然在众人面前是迷

连她也不知是好是坏。

然而这件事也给她带来了麻烦。

音儿因为留恋央都的繁华,死都不愿意再回江南。

每日光如何把她留在身边,免得她四处乱跑,被人撞见,已经让她绞尽脑汁。

偏偏还要忙着和程诀相斗的事。

众目睽睽之下。

风离月便掳走,不仅令百姓害怕,还令程诀

故而,无论手为了什么也面上无光。

偏偏又适逢白太后和三公主落水一事尚未过去多久。

程诀自然而然将此事算在了她们头上。

在央都加派巡查,专门寻找一些所谓的可疑的人。

再这样的风头浪尖之下,她便更加不能让自己和音儿出面。

连带着筹谋一事也渐渐慢了步伐

唯一庆幸的是,时阴和赵明央这半个月对付她们的脚步也放慢了下来。

她猜想着可能是因为去寻风离月的原因。

倒让她能缓了一口气。

加派人手到寻找风离月行踪的行动里。

当然,除了寻找风离月外,最重要的是寻找她背后之人。

能当着众人做这种冒险之举的人,她可不敢小看。

“明日卯时,放火救人”军帐的话,只适合的定然只是火攻。

林倾歌想着,计上心头“将此事告诉风蔺斐,以穆严的名字下帖子,就说是一个商人去疆外卖马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为了财,又怕惹麻烦上身,就把消息通报到了穆严这里,从穆严这里敲走了不少的银子”

“是”颜嬷嬷应声道“奴婢现在就去做”

“等等,”林倾歌叫住他。

“明日早晨再去”她要确认了这个消息。

若是将这件事情告知风蔺斐,那她也不必去救人了。

以风蔺斐的急性子

他会马上跑去救人才是。

毕竟是他的女儿。

又过了些许日子

“小姐”灵悠再次进帐中。“今日墨阁主回来”

墨闲。

她记得不错的话,他是叫这个名字吧。

被催眠了好几次。

她总算是找到了一些反抗的方法。

风离月想着。

今日他来又是为何呢。

像往常一样召云离阁的人来看她一眼,然后当众假传她的口旨?

她失踪了这么多日

也不知道父亲和哥哥如何了。

外面如今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吧。

风离月想着,淡淡道“灵悠,外头现在的景色如何?”

“小姐要去看看吗?”

“外面下雨了,小雨,别有一番滋味呢”灵悠看着她,心下倒不如先前警惕。

许是风离月这几日的乖巧让她放下了心。

小雨?

不知时阴如何。

那日他有没有擒住那个女人。

在这里待久了,连她也快忘记了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还有叶嬷嬷,当初她料定叶嬷嬷和这件事情有关。

却一直安排在看了父亲之后再去看她。

却没想到直接被擒了回来。

也不知叶嬷嬷想说的是什么。

“去看看吧”她点头,支使她离开“你帮我去找厨房里的一些点心过来,我有些饿了,叫灵田陪着我就是了”

“是”灵悠点头,不太明白她为何独喜欢灵田一人。

但这几日因着灵田的陪伴,她安分不少。

故而她点头笑着离去。

不一会,沉默寡言的灵田就被换了进来。

“小姐”一如往昔,她闷声开口,伸手递给风离月一个小苹果。

“刚洗的,很甜,从墨阁主哪里得到的”

她轻轻说。

“我爹今日可要全天在这里”

“不是”灵田摇头“墨阁主今日许是会去处理一些事情”她绷直着一张脸道“听说苏城一带,云墨阁的底下分行出了点事情,阁主今日要过去处理”

也就是说,他们见过面后,他就直接离开了?

风离月点头轻笑。

招手让她过来。

“他可有什么消息”

灵田对这样的谈话见怪不怪,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听她讲话。

“主子说半夜,星火亮如白昼,姑娘只需跟着我一路朝前走就是”

她将口中的苹果咽下。

放火?

风离月瞬间了然。

看来她背后的主子是有一定计划了。

“为何你家主子要救我”她忽的心生好奇。

灵田这时不时给她传递的消息,让她省了不少力。

她虽然心有猜测。

却不敢确定背后帮她的人是谁

“主子说,结盟一事,小姐尚未谈好,自然要先出去再说”

“哦对了,”她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

在衣服上擦了擦“主子说,这东西给姑娘,如何选择,决策权在姑娘这里”

是要逃,还是要立足于云墨阁,选择权在风离月手里。

“这块玉”风离月想起那时顾玟所说的话。

“一个老嬷嬷给主子的”灵田继续慢慢悠悠的啃着自己手边的苹果,一边耐心解释道“听说是云墨阁的号令牌”

“主子说,他也听完了整个故事,那时那个人拿的那块玉是假的,所以不久之后,才会起了纠纷,墨阁主才一定要找到姑娘身上。”

“那块玉是假的?”难怪。

“那这块玉的意义是什么,得之可得云墨阁?”

“不是”灵田摇头“小姐你也看到了,若是能摆脱墨闲的控制,姑娘一样可以在云墨阁里立足,甚至于收服云墨阁众人”

她本身就是一个活人招牌。

所以墨闲才会一直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有了这个玉佩,只是事半功倍。”

“据说,这玉佩里面包含了云墨阁的一个秘密。”

又是秘密。

这玉佩她和时阴各有一对。

若是这块玉佩有所秘密的话,时阴那块呢。

“离半夜还有一些时辰,小姐可以慢慢想,不着急”灵田满不在乎的说着。

将手中啃得一干二净的东西放在桌上,拿草纸包住。

“小姐若想好了告诉我,今天,是立足云墨阁的最好日子”

墨闲不在。

风离月点头,伸手摩擦着手上的上好白玉。

见灵悠已然从帐口走了进来。

她将白玉抛入自己的衣袖里,回头去应付她

灵田已然恢复成一副沉闷无比的样子。

灵悠淡淡看了她一眼,便不把视线继续放她身上“小姐若是要出去的话,奴婢拿着这些东西给你乘伞”

“不必了,有灵田在”风离月笑着。

暗想她比往日要更加早回来一些。

“灵田笨手笨脚的,奴婢怕她不小心又弄伤小姐”

五日前,灵田就是以弄伤她擦药的代价,成功的接近她身边,不断的传递外面的消息给她。

许是她跟灵田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许多。

她有所怀疑了。

莫非是她这张脸长得不够欺骗性?

为何骗过了白太后,却骗不过墨闲和她手底下的人?

顾唯婉有些纳闷的想着。

“小姐”灵悠唤回她的思绪。

“走吧”她已然帮风离月理好了衣服。

去观察场地,再确认一下该如何逃跑也不错。

风离月想着。侧头去看她“把吃食给灵田吧,我要她一同出去。”

“小姐就是喜欢和灵田在一起”灵悠笑着道“奴婢都有些吃醋了”

她的眼神带着探究“奴婢不必灵田会哄小姐吗?”

哄?

她早已过了那个心理年纪。

风离月摇头,脆声脆语道“不是,灵田没你多话,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待着”

她回答的一本正经。

灵悠倒不好再说些什么。

她侧头去看灵田,脸色有些黑沉“小姐让你跟着,灵田还不快跟上”

她朝着灵田招手。

灵田闷声嗯了一声。接过食盒。

三人一起出了帐外。

灵田将膳盒打开“小姐,吃吗?”

不过是支开灵悠的借口而已。

风离月抬眼望去,见里面装满了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更加确信灵悠是急匆匆赶来的。

她摇头,看着灵田一脸谗象的看着里面的东西。

好笑道“想吃就吃”

灵田便笑着,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拿里面的糕点。

“小姐也太宠她了,看她成了什么样子”灵悠再一旁细细观看着,见灵田一脸的傻笑。

一颗猜忌的心又放了下来。

她和灵田相识的时间不短不长。

她似乎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见了吃的就原形毕露。

想必是她多想了

她安心下来,偏头去看风离月,“小姐,雨景如何?”

“确实如你所言”风离月笑着答她,抬眼去看满天飘雨,笑而不语。

……

“小姐”颜嬷嬷从门外走来

“如何?她有消息了吗?”林倾歌看着眼前被杀到绝路的白子,心中烦闷。

“在疆外,黎国和央朝边境。”颜嬷嬷将手中的信纸递给她“小姐,您师父那儿?”

“师父的伤还没好?”林倾歌拧了眉。

本个月前,风离月当着所有人的面当众失踪。

吓得满朝文武和百姓瑟瑟发抖,搅得央都天翻地覆。

明面上的兵部以及风蔺斐等人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

暗地里的她也在寻找风离月的下落。

就在同一天,师父去处理和时阴的私事后,深受重伤而回。

一查之下,方知当时阴离阁的所有高手全部在那里埋伏着。

就等着缉拿师父一人。

比起阿大阿二,师父的武功已是绝顶。

却仍去了半条命。

她无法怨及师父的鲁莽做事。

因为连她也觉得,那日那些高手齐聚在那里,实在是太过蹊跷。

这是一直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在白太后那件事情没发生前。

她和时阴以及赵明央的战争,一直都是她占了上风。

可是自那日后,情况便急转而下。

她不得不怀疑时阴和风离月有所牵连。

风离月……她不断乱了她整个布局,而且又让音儿得以在众人面前出现的事情搁浅了。

穆雅澜此人,又依然在众人面前是迷

连她也不知是好是坏。

然而这件事也给她带来了麻烦。

音儿因为留恋央都的繁华,死都不愿意再回江南。

每日光如何把她留在身边,免得她四处乱跑,被人撞见,已经让她绞尽脑汁。

偏偏还要忙着和程诀相斗的事。

众目睽睽之下。

风离月便掳走,不仅令百姓害怕,还令程诀

故而,无论手为了什么也面上无光。

偏偏又适逢白太后和三公主落水一事尚未过去多久。

程诀自然而然将此事算在了她们头上。

在央都加派巡查,专门寻找一些所谓的可疑的人。

再这样的风头浪尖之下,她便更加不能让自己和音儿出面。

连带着筹谋一事也渐渐慢了步伐

唯一庆幸的是,时阴和赵明央这半个月对付她们的脚步也放慢了下来。

她猜想着可能是因为去寻风离月的原因。

倒让她能缓了一口气。

加派人手到寻找风离月行踪的行动里。

当然,除了寻找风离月外,最重要的是寻找她背后之人。

能当着众人做这种冒险之举的人,她可不敢小看。

“明日卯时,放火救人”军帐的话,只适合的定然只是火攻。

林倾歌想着,计上心头“将此事告诉风蔺斐,以穆严的名字下帖子,就说是一个商人去疆外卖马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为了财,又怕惹麻烦上身,就把消息通报到了穆严这里,从穆严这里敲走了不少的银子”

“是”颜嬷嬷应声道“奴婢现在就去做”

“等等,”林倾歌叫住他。

“明日早晨再去”她要确认了这个消息。

若是将这件事情告知风蔺斐,那她也不必去救人了。

以风蔺斐的急性子

他会马上跑去救人才是。

毕竟是他的女儿。

GG2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