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古代言情> 穿越之幸福日常> 第517章所谓亲情(大章)
猫飞小说>穿越之幸福日常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517章所谓亲情(大章)

GG3

春桃一咕噜爬起来,满脸兴奋,抓着于海的肩膀来回的摇晃。

“瓷器和布匹系统也收,那么我们买点东西扔海里,然后再捞上来,是不是也算是寻宝了?”

多完美的畅想啊!

于海一头黑线,睡癔症了就弄出这么个馊点子?

还不等他泼冷水,小海桃受不了的窜出来。

“桃妈!我这是超级海洋系统,不是‘有破烂的卖钱’系统好吧!不能那么做的!”

简直是听不下去了,青春期的小公鸭嗓受不了的咆哮。

春桃眨眨眼,不行吗?

“那怎么这批的能换鱼币?以后海底的破布头、烂袜子、酒瓶子纸壳子能不能也卖钱?”

太扯了!这人是想币想疯了么!

已经长大的小海桃没法跟财迷愉快的沟通,扭头对着于海说道,“海爸,管管你家败家媳妇吧!”

于海颇为无奈的点头,心说他要是能管的了她就好了。

那么多条家规,他只定了前三条,后面都是针对他的,这家谁才是管事的不言而喻..

“为啥不行呢..还以为找到了快捷发家致富的好办法..”春桃很伤脑筋。

“我分析,所谓的鱼币价值,应该跟我们弄出来的商品在市场上的实际定价有关,既然是外星科技,或许它们回收了我们的东西之后转移到其他的时空倒卖,然后用这些钱研发商品再以鱼币的形式贩卖给我们,这样彼此都有赚。”

春桃崇拜的看着于海,对啊,这样解释的话,系统本身的作用就说的通了。

她一直觉得天上不会随便掉馅饼,外星人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接受过学电锋的教育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做好事呢,如果按着于海所说,收集物品拿到别的地方倒卖。这逻辑就说的通顺了。

废旧物资换鱼币的计划落空了,但春桃野心勃勃的寻宝计划才刚刚开始。

她让虎鲸群作为斥候,围绕着公海以及邻国的海域寻沉船,抽空就四处寻宝。几个月下来也有了不少收获,虽然心目中闪亮的宝石一个也没找到,有价值能换鱼币的沉船倒是发现了好几艘,鱼币攒了不少,距离突破5级的100万。只差几万币。

这边是敛财过瘾,那边可累坏了嘟嘟。

可以说以红翡岛为圆心,按着于海的要求,Z国海域内的全不动,以公海为主,其他海域为辅,只要是触及范围内的,全被春桃一家扫的差不多了。

就差这几万币不够,春桃也不着急,随便找点鱼什么的捕一下。足够系统升级了。

看不出红翡岛附近的海域都这么阔绰,随便搜一搜就够升级的,至于5级以后是否要升满级,春桃和于海都没想过。

她和他目前的心愿,仅仅是保护家人而已,退一步说,真有那么一天需要升级也无所谓,世界那么大,海洋那么多,一个地图都快百万币。随便换几个就能凑满。

这天春桃正在家写小说,于海一脸阴沉的回来,身后还跟着个人。

“还杵在外面干什么!还嫌丢人不够吗?”于海很少有这么火大的时候。

“咦,小淼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做点吃的给你——”春桃看到是好几个月不见的小叔子回来了,起身就要张罗。

“你给我坐下!甭管他!”于海显然是气的不轻。

春桃看看自己男人再看看小淼,不知什么事让于海大动肝火。

“哥,我——”小淼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向后退了步,噗通一下给于海和春桃跪下了。

“这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春桃赶紧过去想拉他起来,于海伸手拦着她。

小淼跪的笔直,脸上有着不服之色。

“我以为,你会兑现你的承诺,当初你怎么对我说的?不去军校可以,但是不该做的事也不做,结果呢?”

于海脸上很是失望,这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男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却是如此的叛逆。

“我只是买点东西送给他,我又没跟他怎样。”

“既然没错,你为什么跪着?”于海冷眼的看着他。

“我让你为我操心了,这是我不好,至于我自己喜欢谁,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喜欢,跟你无关,跟这个世界无关!”他很少如此有主见,想不到第一次表达想法,就是面对大哥这样的绝对权威。

于海被他气的额头青筋跳动,春桃察觉不好,却已经拉不住他。

他飞起一脚,正好踹在小淼的胸口,“我特么叫你无关!”

踹完后还觉不够,上去还要揍,春桃赶紧起身挡着他,“于海,你干什么打他!有话说清楚!”

于海再怎么火也不会对着春桃迁怒,又不敢跟她动手,看着她老母鸡护犊子状,恨的咬牙。

“他做了什么好事,你让他自己说清楚!”

“小淼,你到底做什么了,说啊!”春桃隐约觉得这是大事儿,否则于海这种性格,怎么会对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弟大打出手?

“我去看了萧回暖,他病了,我刚好听到就过去了,没跟团里请假是我不对。”团里通知了大哥,把他之前偷摸过去看人家的事儿也给捅出去了,于海大发雷霆,直接拽他回来。

就这事?春桃皱眉,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俩人平时就处的跟兄弟似得。于海抿着嘴一言不发,小淼跪的笔直。

“我想过了,等我事业稳定下来,赚够了钱,我就退伍,找个没人的地方跟他一起生活,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人认出我是你的弟弟,我隐姓埋名。”

那人感情受过很严重的伤害,他只想好好的守着他。

于海怒极反笑,春桃还一头雾煞煞的,怎么小淼说的每一句她都懂,合起来的意思.?

“为了个外人,还是个男人,你连你哥和你家人都不要了?你隐姓埋名,那我们这么多年对你的栽培养育。你怎么隐?!”

他现在的职位不低,而且龙宪章隐约给他透了一点口风,他怕是又要升了,于家今昔非比。看似风光的背后,却是家人惊世骇俗的叛逆,这让于海忍不了。

春桃的脑子终于反应过来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小淼。

“小淼,你跟那个谁。那个谁——?!”

小淼点头,“是,嫂子,我想照顾他,一辈子照顾。”

于海气的推开春桃狠狠的踹他,“你特么毛都没长全的小破孩,你特么想照顾谁!”

小淼就任由他打,等春桃拉开愤怒的于海,他才继续开口。

“我是还小,但是有些感情我懂。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反对,我不是怪物,我也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为什么你就容忍不下我的感情?”

“你还这么小,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感情,你只顾自己的时候考虑过你家里人的感受吗?你违背天道人伦让你家里人遭受最大的打击,你还说没错?!”

于海是无神论,但他想如果真有灵魂,他将来也无法面对于家的列祖列宗,因为他没管教好弟弟。

“什么是人伦?存天理灭人欲?结婚为的是什么。只是为了繁殖下一代吗?两个人相爱就只是为了两个不同的器官在一起摩擦繁殖吗?爱情难道不应该只是两个灵魂相爱跟性别有什么关系?我们除了不能够生育,其他跟正常家庭又有什么不同?”

于海气的脸色煞白,春桃倒是点头,说的很好啊。

“一派胡言!正常家庭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那么大的压力吗?正常家庭出门会遭受到其他人的冷眼旁观吗?正常家庭的人会被众人指责为恶心吗?!”于海痛心疾首。

“尊重爱情本身就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的社会会发展成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只要我们没有做伤害别人的事,别人又为什么要对我们有所歧视?哥,我知道你担心我怕我将来受到别人白眼,可是我不在乎,他们没有养育过我也没有帮助过,一些陌生人随便怎么想。我不在乎,我跟他们也没关系!”

于海被他这一套套气肝火旺盛,他不禁反思到底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的弟弟会变成现在这样,看他这自称理论的一套言辞,似乎早在心里形成了独特的价值观,想要纠正都很难。

上次兄弟俩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他还以为小淼明白了,想不到才几个月,他竟然有了勇气对着自己咆哮出这一套爱情至上的理论!

“你说你们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别人的认同,那么你自己家人的感受,你也可以弃之不顾吗?”

家人是小淼的软肋,于海说完他就沉默了。

“这家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绝不会允许你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绝不。”

说完,于海摔门进了里屋,小淼倔强的跪在地上,任凭春桃怎么说他都不肯起来。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

“嫂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就是喜欢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刚好是个男人.”小淼看于海紧闭的房门知道自己伤了最疼爱自己的大哥的心,但是他可以做出任何让步,只有这个不行。

“小淼,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就喜欢男人,还是只喜欢他,换个人呢?”春桃也佩服自己的接受能力,这么快就能反应过来。

“我只喜欢他,跟男人女人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是女的,我也喜欢,就算别的男的比他好看,我也不喜欢,就跟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为什么这世界就容不下我们?”

“呃..主要是我们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被规矩束缚着,养成了固有思维,这样,嫂子给你讲个故事,看看能不能对你有点启发。”春桃虽然写过**,但是发生到自己家人身上还是很奇怪。

这件事,她希望用一种比较正确的方式引导小淼。

“有人做实验,把一群猴子关在笼子里,给每只猴子都装上了电击措施,然后扔一串香蕉进去,哪只猴子要捧香蕉,所有猴子就都会受到电击的处罚,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香蕉不能摸。于是只要有猴子摸香蕉,其他猴子就群起而攻之,揍它!你知道后续会怎样?”

小淼被春桃的话吸引了,于海关在屋里。也支着耳朵听。

“后来啊,所有猴子都长了记性,不去动香蕉,实验人把电击装备撤了,他们还是谨记香蕉不能吃的规则。这时候放一只新猴子进来,它第一时间肯定想吃香蕉,这时候原来的猴群会毫不留情的痛殴它,之前被揍过的猴子,反而会更加用力的去揍新来的,然后研发人员把老猴子一只一只的拿出去换上新的进来,直到知道拿香蕉会被电击的老猴子都换完了,新猴子也都知道香蕉不能碰,有人碰,就要狠狠的去揍它!你知道了吧。这就是我们社会的规则。”

“那规则就是不合理的!”小淼不服气的辩驳,“猴子本身就喜欢吃香蕉,吃个香蕉本身又没有对其他猴造成伤害,为什么要攻击它?”

就好像,他只是静静的喜欢了一个人,就被社会所不容。

“嫂子,我想跟你说个事儿,那天我跟他去医院,我看到街上有人抢了包,每个路人的表情都那么麻木。假装看不到一样,他冲过去打到那匪徒自己受了伤,我为他包扎落泪,那些原本麻木的人好像都复活了似得。他们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在想,刚刚遇到真正的坏人他们麻木,反倒是我们这样帮助他们的只因为自己感情问题就受到了歧视,他们的‘恶心’那么多,为什么不用来做真正该做的事?去‘恶心’真正伤害过别人的人?!”

“那是因为人性里本来就有懦弱的地方。面对强硬危险,更多人选择麻木和视而不见.。。这么跟你说,他们如果‘恶心’那些厉害的人,怕遭到报复,而‘恶心’你们,不会受到打击报复,其实她们本身不见得是对你们有多大的意见,只是人性深处对待这个社会规则本能的盲从,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大家都在遵守,偶见不遵守的,就如同捅了马蜂窝,她们自己本身都说不清楚到底在恶心什么。”

春桃的说法显然得到了小淼的认同,他第一次听到了有人能够如此中立的阐述观点,像黑暗里的一盏明灯。

“但你也不要对歧视你的人有任何的敌对心里,小淼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你要知道,每个人从小到大,接受的各种大小规矩传承成千上万,大家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每个人都在遵守,只有你是不同的,那你受到冷眼歧视,都是应该的,那些说‘恶心’的人,自己本身也在承受着大小规则的束缚,或许唾弃你的同时,内心也有种不平衡的情绪在作梗,她们在遵守,而你不遵守,有的人不遵守,她们却不敢得罪,就这么简单。”

“我能承受一切,我只想遵循自己内心的感觉..嫂子,如果你不能生孩子,我哥会放弃你吗?你们结婚不是为了生孩子吧?”

“嗯,是啊,我当初怀小霜小火之前差点以为自己不育,你哥也没说什么,还要劝我,其实我和你哥都不在乎你是否有自己的孩子。”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反对我们?”其实那人本身也不同意,他甚至认为自己的表白是一场玩笑,他还劝自己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好好对自己的家人,是他自己固执的想摆平自己家人,然后再去说服那人。

可就是这一步,迈的也是如此艰难。

“讲真,我并不在乎你喜欢的是男是女,因为爱情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情绪,就像有的很优秀的人,还是会被渣男J女所吸引却难以自拔一样,这种来自人类本能的东西,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了解你哥,其实你哥本身,也并不在乎你到底喜欢男女。”

屋子里偷听的于海怒发冲冠,喂,你到底是哪国的,说好的当补刀小能手给哥把小崽子摆平呢,别瞎代表哥发表看法行吗?

小海一喜,没想到,春桃话音一转。

“但是,你哥在乎你。所以他不同意,不止现在不同意,以后肯定也不会同意。你别指望我说服他,你哥对待家人在乎超过任何东西,我是他家人,你是他家人。小霜小火也都是他家人,为了这些,他死都不在乎。”

春桃眼神略柔的看着紧闭的门,屋里的于海也是相同的动作,俩人隔门相望。心早就融为一体了。

作为世界上最懂于海没有之一的人,春桃道出于海真正的心声。

“你哥在外面叫什么你知道吗,海神。但他并不是真正的神,神都是没有感情无懈可击的,但他有,他的感情多的看本狗血文都会热泪盈眶——”

于海鸟悄的脸红了,喂,老夫老妻了,你还这样揭短好吗?

“他其实对待家人很执着,他见不得咱们受一丁点的委屈。所以不断的努力往上爬。而你忍心让他站到最顶端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家人被社会所不容,他的小弟,被他用热血捍卫的国人所唾弃,是,你可以不在乎众人的感受,不在乎众人对你的歧视,你哥不行。你哥一想到你会被人怎么对待,他就会彻夜难眠,他会怀疑自己的信仰与坚持到底是为什么。他保卫得了一方水土祥和安康,却无法让他的亲弟弟在一片没有歧视白眼的世界里享受公平的待遇,你说,他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

春桃这一席话。像是一把巨大的锤子砸在了小淼心上。

他忍不住就想到自己从小到大,他的大哥是怎么呵护他的。

“你可以继续坚持下去,你大哥也会一直坚持他的看法,在众多反对你的人当中,他绝对是力度最大的一个,我也无法控制他会做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同性恋人出柜之后,自己家人反应是最强烈的吗?那是因为,他们不仅要遭受旁人的歧视,还要心痛自己所爱的家人承受他人的歧视,对你来说只有一重的打击,而加在他身上是双倍的,小淼,你真想让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吗?”

春桃觉得自己说的略有残忍,但她依然要说。

小说很狗血,各种玛丽苏,但现实的残酷,绝不是你爱我,我也爱你,就能解决的。

“嫂子,我到底该怎么办,求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做.。。”

如果小淼是个不健康家庭长大的孩子,或者他更自私一点,他大可拂袖而去,只为了自己的爱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但春桃这一席话说完,他心被撕碎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这世界或许就是这样,规矩不见得全对,可我们生活在这个大环境里,总是要一步步的做出妥协,除非——”春桃一顿,没有把她真正想说的说出来。

她可以对小淼说,你们换个环境,到了可以包容你们的国外去生活,等你哥发现你过的很好,自然不会再追究,这期间你需要努力很多年,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就不怕这些风吹雨打。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它真的存在我一定会去,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但,春桃没有这么说。

小淼也是她的家人,他还很小,这么小的年纪,要她相信一下子有了多天崩地裂的感情,她也是不信的。

或许,只是孩子年少的一次茫然,年少时的感情只是一次情窦初开的懵懂,或许这孩子本身并不弯,或许他还能重新回到社会大环境当中,正常的娶妻生子,如果她对孩子说了那些给了他一个不该有的希望,这孩子就彻底的走上一条艰难的道路。

“作为你的家人,我和你哥都希望你有一个平顺的未来,不求你多荣华富贵,只要你平安快乐,你这个年纪只凭着一腔热血说喜欢,并不知道未来到底要面对多残酷的事情,但我们作为大人来说,我们懂,所以我们希望给你个无痛的成长,你自己好好的想想。”

权衡过后,春桃压下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只让小淼自己想清楚。

她推门进了屋,看到于海面无表情的站着,她走过去摸摸他的脸,那上面有冰冰的液体。

她叹了口气,把他拦在自己怀里,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轻轻的抚摸他。

“小桃,我是不是太忽略他的成长了,是不是我让他太过寂寞所以把无处安放的感情四处乱放..”

只有对自己最爱的女人,才能说出心底最真实的脆弱。

海神不是神,他也是人,是个对家人有着极大保护欲的男人。

“感情这事谁说的清楚呢,或许过些日子他想明白就好了,小孩子成长过程里,难免有些小叛逆,我们一起守护他过这关。”

谁不希望小淼只是一次短暂的迷路呢,但事情是怎样,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世界上最是烦恼的就是感情,对爱人的羁绊,对家人的羁绊,都会让聪明的人迷失了方向变的没有那么精明,但就是这些小迷糊,却让人更有人情味。

做个无欲无求的神,跳出羁绊烦恼,却也失去了那些为爱人家人羁绊操心的那种烦恼的快乐。

小淼这一跪,就是一天,他滴水未进就是跪着,于海就站在门里,跟自己弟弟隔着一扇门,一站一跪俩人都维持不动,他在想,他也再想。

到底怎样,才能最好的对待自己的家人,这是兄弟俩同时的困惑。

就在此时,客厅的电话铃响起,春桃走过去接起。

“喂?”

“陈春桃。”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但又有点熟悉。

“你是——?”春桃还纳闷呢,大院的电话都要经过总机往里转,不是什么人都能打进来的。

“我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不过我现在有了一个儿子,哦不,我才知道她是个女的,总之,我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的陪伴了,来,跟我女儿说几句话——”

这什么玩意,蛇精病?春桃正纳闷呢,就听到那头很冷静的声音传来。

“小妹,不要过来。”

韩三!

春桃的瞳孔放大,她知道电话里的男声是谁了!

打成筛子还没死的韩老头!

电话那头韩三显然是被控制住了,她没有脆弱的求饶让韩老头非常不满,春桃只听到话筒那头有韩三的闷哼声,以及龚自强愤怒的咆哮。

“你别打她,有种冲我来!”

春桃脑袋嗡一下,所有的坏事都在今天一天之内发生了吗?

于海的家人正在纠结家人与感情,她的姐姐和姐夫,被最大的仇人抓走了?

真希望这是愚人节的一场并不好笑的玩笑,但这一切,显然不是。

“你有什么目的直说,不要伤害他们!”

“很好,我要你,还有那个男人来8号海域的公海438坐标来见我,记住,只要你们两个,多一个人,你这个一直护着你保护你的哥哥,哦不,姐姐,就要没命了,你晚来一分钟,我就剁下来她一根手指,你晚来二分钟,我就剁她两根手指!哦,对了,别忘了把你们提前拿走的藏宝图,也给我带过来。”

春桃咬牙,该死的老头!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猪狗不如!”

“是啊,她是我的孩子没错,可是你——”韩老头阴森寒凉的一笑。

“你难道不也是我的女儿吗?”

春桃只听得他的笑声像是来自地狱,阴鸷寒凉,让人恨之入骨。

“记住,把女婿也给我带来,我们‘一家人’是该‘好好’的聚聚!晚一分钟,都不行!”

(未完待续。)

PS:

感谢熱戀^^的平安符,小淼的事,我只是想以一个中立的角度写一个特殊群体,对于小淼的结局处理,也会有个不一样的结局。唔,这两天放大招多更新,月底前把结局撸出来,然后就是各种番外彩蛋了,请叫我下蛋小能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