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93、第 93 章
猫飞小说>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93、第 93 章

GG3

第九十三章

新年鞭炮声,响彻整个城市。此时的人们绝对想不到,而不久的将来,不仅仅是北京,整个中国的很多大型城市都会被禁止燃放烟花。

楼下,父母的客人很多。

温寒声一个人在自己房间里看书,直到母亲敲门,端了水果进来。

温母十分歉意地说;“家里客人太多,打扰到你了是不是?”

“没有。”温寒声微微摇头。

温母望着儿子,说实话,他是家族里的骄傲,小小年纪便被世界顶级名校录取,还是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一直以来,温寒声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她那些教授同事也有不少出色的,可是她可以说温寒声一定是最优秀的那个。

这几天要准备过年的事情,又要招待亲戚朋友,没什么时间跟他多聊聊。

此时客人刚离开,温母将水果盘端上来。她刚要开口,结果楼下传来一个声音说:“寒声,有你的电话。”

喊话的是家里的保姆阿姨。

接着她又说了一句:“是美国来的电话,快点儿哦。”

美国来的电话,话费自然是极贵的,因此保姆阿姨都替对面打电话的人心疼,喊了一声,又补了一句。

美国?

突然,温寒声脑海中闪过一个人,他立即眉眼染上浅笑,起身出去接电话。温母望着他急匆匆的模样,不禁脸上染上一抹笑意。

晚上的时候,温父洗澡回来,躺在床上的温母,将床边柜子上水杯递给他。

温母突然笑着问道:“你刚才看见寒声打电话了吗?”

“不要偷听孩子电话,即便是父母,这也不道德。”温父朝她望了一眼,轻声道。

温母伸手推了他,低声道:“我是说他打电话眉开眼笑的样子,会不会是谈了女朋友。我隔着老远,哪里能听到他的电话。”

温父自知是误会她了,连忙赔了不是。

“我看他跟人打电话的时候,不仅神色温柔,脸上还带着笑,肯定是他喜欢的人。”

温母自觉了解自己的儿子,平时见谁都淡淡的。

这次是真的很不一样。

此时温寒声正坐在床上看书,是一本全英文小说,用来打发时间。此时窗外的烟花声依旧此起彼伏,他低头看着书本上的英文字母,再次要翻页的时候,他手指微顿。

当他抬头往外面看时,因为窗帘还未拉上,正好夜空之中绽放出盛大的烟花。

“寒声,新年快乐。”他的声音漂洋过海而来。

柏骏那边是吵杂的声音,似是极热闹。

温寒声响起他仿佛洋溢着阳光的声音,嘴角微勾,露出笑意。

机场里人来人往,各种语言交织在其中。温寒声推着行李箱从出口通道走出来的时候,站在围栏外面来接人的人不少。

温寒声正要往出租车等候通道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寒声。”

温寒声回头一看,见柏骏正站在身后,冲着他招手。

他脸上的笑,温寒声直到许久年之后,都还记得,一直记得。

“你怎么来了?”在柏骏走过来的时候,温寒声低声问道。

柏骏朝他看了一眼,双眸黑亮,“当然是来接你。”

温寒声望着他,难怪他之前把他回来的航班问的那么清楚。没想到他居然会来接自己。一时居然任由他揽着自己的肩膀。

“我可太想你了。”

柏骏的声音带着浅笑,温寒声微侧着脸,看着眼前的脸,脸上的笑意愈深。

温寒声上车的时候,看见车子后座放着不少食材。柏骏见他撇头看,直接说:“我好人做到底,不仅来机场接你,待会去你家,再给你做一顿大餐,给你接风。”

“谢谢。”温寒声淡声道。

他的语气太过平淡,柏骏瞥了他一眼,轻嗤一声,“我说,你这一声谢谢未免太随便。”

“你想怎么隆重?”温寒声反问道。

柏骏大笑一声,突然勾着嘴角,语气沉着道:“最起码,也得是以身相许吧。”

他没个正形地说道。

温寒声看着他,此时柏骏已经启动车辆,车子渐渐加速往前。

突然,车厢里响起一个淡漠至极的声音:“好呀。”

柏骏转头吃惊地望向他,温寒声看着他车头一歪,猛地提醒:“小心车子。”

这时候柏骏才重新看向正前方,他脸上的吃惊犹在。因为他们都没说话,一时,车子里的尴尬竟是慢慢加重。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柏骏突然笑着说:“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有开这种玩笑的时候。”

他似乎还不敢相信,脑袋微晃了下。

温寒声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都说男人心思不如女人细腻,心大,神经粗。可是温寒声此刻坐在车里,想着方才自己突然说出那句话时的孤勇,以及现在的退缩。

方才他那声冷淡的谢谢,是因为心底太高兴,他怕泄漏这份心绪。

他怕被柏骏看出来。

毕竟即便开放如美国,从柜子里走出来这件事,也并不算容易。

更何况,柏骏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

他不想冒这样的险,因为,这很容易面临着失去。

两人回到公寓的时候,柏骏去厨房做饭。等他迅速做完几个菜之后,再找人,发现温寒声居然不在。在公寓找了一圈,居然不在任何一个房间,连洗手间都不在。

柏骏想起他们之前在公寓楼顶喝酒的事情,于是他前往楼顶。

没想到,人还真的在。

他望着前面站在栏杆边上的人,他脚边落了一地烟头,此时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点燃的烟。柏骏走过去,望着温寒声将烟放进唇边,深深吸了一口。

柏骏直接走过去,将他嘴里的烟拿了过来。

“有心事?”柏骏看着他。

温寒声眉宇间带着疲倦,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吃饭的时间跑到外面抽这一堆烟,嫌我做的难吃?”柏骏好笑地望着他。

“没有。”他淡声否认。

“温寒声。”突然柏骏郑重地喊了他一声。

可是温寒声反而撇过头,没有看向他,可是此时,他心底犹如翻江倒海,竟是有股不知什么劲儿头竟是要冲出来。

别他妈这么看着我,也别他妈用这种声音喊我。

温寒声心里默想着,可是柏骏却不知道。他直接把温寒声的肩膀掰过来,直直地望着他,“心里有事就直接说,别跟个娘们似得,憋在心底。我肯定会帮你,实在不济,咱们喝一场酒,也比你现在这样好。”

“你会帮我?”温寒声低声问。

柏骏郑重道:“当然。”

温寒声突然笑了起来,这次他终于抬头望向柏骏,低声说:“那行,咱们走吧。”

柏骏一愣:“不说了?你有什么要我帮的?”

“过几天告诉你。”温寒声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因为开学第一周,事情有点儿多。温寒声一直忙了好几天,才有空去商场,他在各大专柜左挑右选,终于在宝格丽看到一款男式戒指。

一头红发的店员,极热情地将另外一只相配的女士戒指,一起拿了出来。

他指着那款女式戒指,告诉人家,他要换成男款。

两只,一模一样的男款戒指。

店员先是一愣,随后她懂了温寒声的意思。她诧异地望向温寒声,许久都未说话。此时,正是九十年代的末期,平权运动与社会顽固思想的斗争越发激烈。美国每年都会有很多关于争取同性恋平权的游行示威活动。

可是在现实生活之中,很多人依旧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群体。

温寒声是个极不在意别人目光的人,只要他认定要做的事情,会认准,一直向前走。

如今也是,那日在楼顶,他望着柏骏时,下定决心。

此时店员还在发愣,温寒声用极其温和又坚定的口吻,缓缓将他的意思再次重复了一遍。好在这次店员回过神,她迅速去拿出来另外一只男款戒指。

最终,温寒声买走了两款男士戒指。

只不过,戒指买了是买了,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再说,这些日子柏骏又恢复极其忙碌的状态。

这天,温寒声刚从教授的办公室出来,正好遇到chris。

他一下伸手拥抱住温寒声,大笑着说:“calvin,祝我好运吧。”

“怎么了?”温寒声好奇地吻。

chris冲着他眨眼,低声说:“我即将要休学了。”

这算是好事?温寒声望着他。

好在chris没有继续卖关子,他说:“我和柏他们准备成立了一个公司,进行创业。所以祝福我吧,祈祷我永远不会再回来。”

在美国,从名校休学创业的,最成功的例子大概就是比尔.盖茨。

他的成功就像夜晚里亮起的一盏明灯,那样明亮的光线吸引了无数人飞向这个目标。可是绝大多数的人,最终只是撞了个头破血流。

温寒声懂chris的意思,一旦创业成功,他们自然不用再回来。

只有创业失败,他们中的许多人才会选择返回校园。

可是,他却被另外一个名字,过了许久,他问chris,他口中的柏,是柏骏吗?

“当然,他可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那个。这个想法就是他产生的。”chris毫不犹豫地说道。

温寒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原来他们休学的事情,上个学期就已经决定了下来。

挺好。

当他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床头柜子上,两个戒指盒子并排放着,紧紧地靠在一起。

刚才chris见他神色凝重,以为他是舍不得自己,居然还安慰温寒声,他们的办公室设在硅谷的一个地下室,很方便。如果他要是想念他,随便可以来看看。

而且他们团队都是年轻人,酒精和派对必不可少。

chris热情邀请丝毫没有缓解温寒声的情绪。

他一向甚少会在人前这样失神,可是刚才他离开的时候,有几分失魂落魄。

没想到第二天,温寒声正要从学校离开的时候,柏骏打开电话。

“在哪儿呢?”柏骏声音带笑。

温寒声坐在车内,他手掌握着手机,居然觉得手机滚烫。

“嗯。”他从喉腔内挤出一个字。

对面的柏骏没有在意他冷淡的口吻,说道:“我正在你家门口,晚上一起吃饭吧。”

温寒声回到公寓的时候,看见隔着一条街的吉普车,看起来格外老旧,不知道经过了几手。可是靠在车边的男人,从后面看,身材高大挺拔,有种丰神俊朗的气度。

他的车子刚停下,对面的男人慢慢踱步过来。

等走到他车旁的时候,伸手敲了敲车窗。

温寒声将车窗轻轻降了下来,柏骏弯腰望着他,含笑:“温少爷,您可真是姗姗来迟。”

“等很久了?”温寒声问他。

柏骏摇头:“还行,我没等很久,就是我的食材等太久了。”

这次柏骏因为炖汤,一直等了许久。温寒声站在冰箱旁边,安静地望着他。灶上砂锅里咕咚咕咚冒着声响,他背对着温寒声,站在那里。

一室安宁,竟是生出几分岁月静好。

“你要休学了吗?”温寒声突然开口。

柏骏正握着汤勺的手掌一顿,回头看向他:“你听谁说的?”

“对吗?”温寒声又问了一遍。

终于,柏骏开口说:“对。”

温寒声不问了,柏骏回头看着他,“怎么不继续问了?”

可是温寒声还是不说话。

柏骏皱眉,提高声音问道:“温寒声,你怎么不继续问我?”

“柏骏,恭喜你,希望你前程似锦,鸿志大展。”

温寒声望向他,低声说道。

柏骏回头突然走向他,目光灼灼地看向他,低声问:“温寒声,你他妈就想跟我说这个?”

两人相互望着对方,突然柏骏低声说:“你说过,你相信我的。”

温寒声心头一颤,可是柏骏盯着他,让他无法退避。

“温寒声,你说过你相信我会改变这一切。”

“我现在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在走。”柏骏低声说。

温寒声望向他,低声说:“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有些失态。”

“因为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柏骏想到温寒声突然变成这幅模样的原因,他脸上重新染上笑意,低声说:“其实我今晚过来,就是想告诉你的。”

没想到……

温寒声笔直地望着他。

突然柏骏伸手,将他抱住,“你小子心眼怎么这么小。”

温热又结实的胸膛,突如其来的拥抱。

这一刻,温寒声心头真的软了。

“柏骏,我是真心祝福你。”终于,温寒声低声开口。

柏骏松开他,退后一步,望着他轻笑:“刚才还是这个口吻呢。”

他依旧还抱着温寒声,似乎这个拥抱极普通。

温璇望着公寓周围,终于开口:“你这里未免也太冷淡了点儿吧。看着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温寒声:“……”

“你大老远跑来就是想对我住的地方指手画脚。”温寒声给她端了一杯温水,低头看着旁边婴儿车里的小孩子,他有些心疼道:“这么远,你怎么还把他带过来了。”

“阿行现在小着呢,不能离开妈妈。”温璇柔柔地说。

温寒声嗤地一笑。

温璇伸手轻推了他一把,“不许对阿行这样,你可是小舅舅。”

因为温璇来了,温寒声订了一间高级餐厅。因为温璇还带了两个保姆过来,因此季君行被留给保姆照顾,温璇跟着他一起前往。

两人吃完之后,正欲离开。

谁知刚出门,居然遇到一堆正在马路上喝酒高声唱歌的人。

温寒声怕这些冲撞到温璇,护着她往后退了一步。

“calvin。”突然有个人在人群中,冲着他大吼了一声。

温寒声没想到chris居然在这其中,他皱着眉头望着这些酒气冲天的人。

可是chris挡住他,满口酒气地对他这就是一通大吼。连温璇都有些惊讶地望着这人,可是她越听越皱眉。

“那个婊、子养的,居然想要把我们都踢出去,他想要独吞公司……”

温寒声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低声说:“你喝酒了。”

“这个狗娘养的,我迟早要一枪打死他。”chris继续骂骂咧咧。

他不想再跟一个醉酒的人继续胡扯下去,拉着温璇的手,低声说:“姐姐,我们走吧。”

chris还想说话,扯着他的手臂。但是温寒声用力甩开,带着温璇离开。

没想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又在学校遇到chris。

“calvin,抱歉,我昨晚并不是故意打扰你。”chris歉意地说。

对于昨晚的事情,温寒声并未放在心上,他自然不会怪罪chris。可是没想到chrsi说完这些之后,居然对抱怨道:“柏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

温寒声依旧默不作声。

“他居然想要踹开我们,私吞公司,真的是太可恶了,这个狗、娘、养的……”

“够了。”温寒声望着他,“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他的父母跟你们的事情无关。”

“况且你若是觉得他和你们之间的事情,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找律师。我相信美国的法律,会给你们公正的审判。”

chris讪笑一声,他朝温寒声看了一眼,低声说:“我记得你们是好友。”

温寒声望着他:“我并不是法官,你们的事情,我无法审判。”

从柏骏离开校园前去创业,已经过去了两年。他如他所说的那样,正在改变一切。他创办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目前已经到了两轮投资,眼看着又有一个千万富翁即将诞生。

可是公司内部却传来了创始人之间的争端。

柏骏不满chris等人在创业初期不将心思放在公司,甚至目光短浅地干了损害公司的利益。他在新一轮的投资之中,一下稀薄了chris和另外一人的股份。

这件事不仅在斯坦福议论纷纷,不管是报纸还是电视新闻,都在报道。

因为这件科技公司刚被评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创业公司。

这两年来,柏骏并不常与温寒声聊起公司的事情。因为温寒声与他选择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他选择在大学里做研究,将来想要像父母那样成为真正的科研工作者。

柏骏则是选择创业,在商场沉浮。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直到双方正式对簿公堂。

而另外一边,公司的发展越发顺利,柏骏不时各地飞。温寒声甚少会看到他。

直到一年之后,公司宣布双方和解,柏骏作为胜利方,承认了chris他们对公司的作为。但是他们将得到一笔巨额现金,从而不再保留公司股份。

“这一年的事情,总算尘埃落定。”柏骏坐在餐桌对面,今日温寒声约了他吃饭。

他一时兴起,竟是说了许久关于公司的事情。

温寒声坐在对面浅笑听着,直到他说完,将手边水杯端起,轻松喝了一杯水。

“我申请前往mit继续深造。”

砰,柏骏手里的杯子居然一时不慎,从手掌里脱落。很快,餐厅的服务员过来将杯子清扫干净,可是他身上的水渍却是擦不掉了。

“你说什么?”柏骏皱眉。

温寒声:“mit的一位教授我一直十分仰慕,上次与他见过一面之后,我才正式决定要去申请。”

“你……”柏骏突然动怒起来,他说:“斯坦福不好吗?为什么你不能留在这里呢,非要去mit吗?你想过我吗?”

温寒声皱眉:“我申请什么学校,对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没有吗?我已经够忙的了。本来咱们见面的时间就不多,你如果去mit,咱们还能多少见面的机会?”

“所以为了迁就你,我得放弃我自己的前程?”

柏骏皱眉:“我已经说了,斯坦福难道不够好吗?留在这里就是毁了你的前程?”

他们之间不欢而散。

一直到温寒声离开斯坦福,他们都未再联系彼此。

年轻的时候,或许都是这样,明明是一点儿小事,因为彼此不能退让,便成了分手的大事。可是再回首的时候,早已经往事不可追。

温寒声想要追求自己的事业,可是他从未跟柏骏商量,便做了决定。

柏骏因为自己的忙碌,想要自私地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两人都是天子骄子,都是太过骄傲的人,不愿意低头,竟是就这么走散了。

当温寒声牵着狗在公园遛弯的时候,望着远去一对并肩的男人,他们姿态并不亲密。可是温寒声却有种感觉,他们是同类人。

夕阳之下,两人背着包,亲密地交谈着。

“寒声。”突然有一个说着中文的声音叫住他。

他转头,一脸惊讶,因为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柏骏的父母。

柏母望着他,笑着说:“我跟你伯父说,肯定是你,他还非不相信呢。”

在交谈之中,温寒声才知道,他们是过来探望一位老朋友,顺便旅游的。

“咱们在美国好歹也有几十年了,可是一直窝在旧金山的唐人街里,别说坐飞机出远门,就是出个社区都很难。”

柏骏家里有兄妹三人,父母靠着一个自家经营的小餐馆供着兄妹三人上学,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哪里还谈得上旅游。

“要不是柏骏,我和你伯父也并不会这么快过上退休的好日子。现在咱们就是游山玩水。”

一听她又这么说,柏父低声道:“你可赶紧闭嘴吧,这话你真是从旧金山一路说到这边,也不怕人笑话了。”

“儿子有出息了,还不如夸夸。再说了,寒声可不是外人。”

柏母望着温寒声,柏骏从未带别人回到吃过饭,只有一个温寒声。在她看来,这必定是儿子放在心坎上的好友。

况且温寒声又是一个人在美国,柏母总怕他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

有时候柏骏不带他回来吃饭,她都会给温寒声打电话。

“柏骏也真是的,都不告诉我,你现在在mit呢。”

柏母抱怨道。

即便在报道中知道,他如今已是亿万富豪,无限风光,温寒声还是低声问:“他好吗?”

“哎,好什么呀,那么大个公司他要管着。上次还犯了胃病,结果在医院待了一天,又回去工作了。”

“这小子这股子拼劲,像我。”柏父见缝插针地说道。

因为偶遇,温寒声邀请他们回自己家做客,两位老人也没客气。

在他家里,柏父还亲自下厨,温寒声又陪着他喝了几杯。他们临走的时候,柏母望着他,轻声说:“寒声,要是以后来旧金山,一定要来家里做客。”

当他送走两位老人的时候,心底竟是说不出地无力。

餐桌上他听着柏母一直在说,希望柏骏不要那么忙,早点儿找个女朋友。是啊,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未来会有一个人走进柏骏的生活。

即便不是女朋友,也是他喜欢的人。

这一夜,他睡得并不沉。

因此天色刚亮,他穿上运动服,准备出门做运动。

谁知,他一出门,看见自家门口居然坐在一个人。

他一愣神,而开门的动静,也让坐着的人清醒了。

当这人回头时,温寒声双眸猛地睁大。

“你……”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门口的柏骏。

此时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望着温寒声,“我爸妈跟我打电话,他们说在mit遇到你,你养了一条狗,住着一栋大房子,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不像我,没日没夜工作。”

“所以,温寒声,我来找你了。”

温寒声望着他。

他说:“我也想跟你一样过神仙日子,你要不要收留我。”

柏骏这一句话,刚说出口,温寒声猛地伸手抱住他。

“要。我要你。”

这一世,或许有很多坎坷和曲折,可是他们从未真正与对方走散。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次真的要真正和大家短暂说再见了。

下本书《黑白世界,彩色的他》,一个从未尝试过的题材,我会努力,期待与你们再次相逢。

喜欢用app读者点进作者专栏,赶紧收藏一下吧。

网页链接:

手机链接:

三个月的陪伴,不想说再见,但是这本书真的要结束了。

少年和小惜,是我的心坎上的人,我希望同样是我心坎上的你们,能够开心快乐。

希望咱们下一段美好时光能够快点儿到来。

下本书,不见不散啦!!!

上一章 目录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