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飞小说>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 84 章

GG3

第八十四章

“我要自己穿,

”奶声奶气的声音,

透着无比的坚定。

只是霍慈叹了一口气,

瞧着小家伙的脑袋卡在毛衣那里,

怎么都拉不下去。自从这位小同学从爷爷家里回来之后,

就开始深刻贯彻自己是小男子汉那一套,

衣服都不要别人帮他穿了。

可眼看着就要迟到了,

霍慈是真不敢耽误了,商量着说:“球球,妈妈帮你拉一下衣服好不好?”

一贯性格高冷的霍慈,

平时对别人连话都极少。偏偏对于这个小祖宗,她是没脾气也没抱怨。

“不要,”一声大大的拒绝。

霍慈干脆也不去催他,

直接在床边坐下,

看着坐在床上的小东西,正奋力与毛衣对抗。

直到他的半个脑袋露出来,

那双像是水洗过的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

得意地朝她看,

嘴巴明明还在毛衣里面呢,

就已经开始说:“妈妈你看,

我穿好了。”

这次她是真笑了,

两条小胳膊都还露在外头,这就叫穿好了?

霍慈伸手给他帮忙,好在易承祁自己把脑袋套进去了,

也不排斥别人的帮忙了。霍慈替他把毛衣穿好之后,

就把小家伙抱到了床下。母子两人去洗漱,家里的阿姨已经将早餐做好了。

易承祁没出生的时候,易择城就把徐家的一个阿姨借到家里,等小家伙出生之后,这位阿姨干脆就在家里帮忙。因为之前的房子实在是有点小,所以一家三口又搬了新的地方。

所以球球如今有自己的房间和玩具房。

平时易择城在家的时候,霍慈会让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他也算是个老实的小东西,晚上也不闹腾人。不过这几天易择城不在家,他撒撒娇,霍慈也就带着他一起睡觉了。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去爷爷家啊,”小家伙坐在餐桌上,忍不住地问。

大院里头孩子多,不像他们住的小区,私密性是足够了。孩子的玩伴却少了,小家伙难免会更喜欢大院。

霍慈见他一脸期待的模样,故意说:“想爷爷了?”

球球点头,小勺子握在手心里,别提多乖巧了。不过这也就是表面而已,她家这个小恶魔,在幼儿园里简直就像个小魔王,大院里头也是的,明明有比他大的哥哥,可他就是厉害。

之前连柳如晗都偷偷问她,易择城小时候是不是挺调皮的。

毕竟霍慈小时候什么样儿,柳如晗多了解,小公主模样,安安静静别提多乖多可爱了。既然已经不像妈妈了,那应该就是像爸爸了吧。

不过易择城听到,拒绝背这个锅。

用他的话就是,他小时候都是被小成他们那帮人祸害的,要是真他自己的话,性格安静,话少,是大院里头有名的好孩子。

蒋静成还有韩京阳他们被父母骂了,最常说的就是,你看看人家择城……

于是一对父母,谁都背不上这锅。

霍慈哼了一声,问他:“你前几天是不是带人去拔蒋爷爷家里的花了?”

说完,他低头用勺子喝粥,瞧着那模样,还挺香的。

“妈妈不是告诉你,不许调皮的,”霍慈垂着眼睛看他,小家伙也不说话,就抬起眼睛,巴巴地看着她,黑亮的大眼睛带着那么些小可怜的意思。

她家这个小可怜啊,就算是表面装装可怜,也是打定主意,她舍不得。

吃完早餐,她牵着小家伙的手,就把他带进电梯。母子两个到了停车场,小家伙自觉地坐到后面的儿童座椅上。霍慈给他系安全带时,他再一次说:“妈妈,我想爷爷和奶奶了。”

这话要是叫他爷爷奶奶听到,真的得高兴坏了。

只不过霍慈知道,她家这个小魔星真正想的,其实是大院里的那几个孩子。

她摸摸易承祁的小脑袋,笑着说:“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就去看爷爷奶奶。”

易承祁倒是真的开心,问道:“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还真是把霍慈问住了,她已经上车了。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就很少开越野车,选择的车子也都是安全系数最高的。

“爸爸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呢,”霍慈回答他,果然身后传来不满的哼哼声。

等把孩子送到学校,霍慈这才去工作室。今天要拍一组杂志,是《v》的金九,就为了这次,特地请了国内最为重量级的女星。几大女星凑在一起,难免会勾心斗角。所以就连杂志总编都过来,亲自在现场盯着。

霍慈在调试相机,她怀孕的时候,休息了几个月。

不过生完易承祁之后,三个月就复出工作。好在易择城一向纵容她,只要她喜欢的,他都愿意接受。

霍慈的工作不像从前排地那么满,而且也尽量减少离开北京的机会。

因为有这么多明星在,所以拍摄时间很长,从早上十点开始,一直拍摄到下午三点,进程也不过才到一半。霍慈接到司机电话的时候,就听他有些为难地说:“球球今天怎么都不愿意回家,说是想来找您。”

霍慈因为工作灵动,所以有时候会把小家伙带在身边。

拍摄现场这么多人,她的助理也能帮忙照顾一下,况且他看见妈妈在工作,也不会闹腾。

只是今天这个工作实在重要,霍慈怕自己分不开心去照顾他。她低声说:“你多哄哄他,要不把他送回大院,让妈妈帮忙照看一下。”

她刚说完,对面的小家伙就已经急急地喊道:“是不是妈妈的电话,我要跟妈妈说话。”

司机把手机给了他,他就抽抽鼻尖,委屈地说:“妈妈,我想你了。”

霍慈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么奶声奶气地跟自己撒娇,这么一听,心都软化了。她低声问:“你今天不是说想爷爷了,妈妈让司机叔叔送你去爷爷家。”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谁知易承祁今天却是难得的黏人。

霍慈见他这样,想了想,只得又让他把手机递给司机,吩咐司机把他送过来。

等一组镜头拍完,司机也把易承祁带到了。他还穿着学校的制服,蓝色小西装和小短裤,脚上的小皮鞋锃亮,就连书包都是自己背着的。

因为他们两个工作都忙,所以易承祁上学之后,易择城都是安排专门的司机去接他。

不过却不许司机帮他背书包,小家伙自己的事情,也都在慢慢自己学着做。

“妈妈,”霍慈正靠在桌子上低头电脑里的照片,一抬头,就看见他站在门口。

因为现在是休息时间,众人见突然开了小帅哥,登时都被吸引了。

就连一旁正在看照片的影后都忍不住惊呼,“霍慈,这是你儿子?”

“是啊,”霍慈歉意一笑,就过去把他抱了起来。

她摸了摸易承祁的小脑袋,轻声问:“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小家伙性格挺活泼开朗的,也不是上学困难户,一直都很喜欢上学。每天从学校回来都是开开心心的,还真是难得看见他憋着个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易承祁揉揉眼睛,大概是看见妈妈了,更委屈,靠在她肩膀上,就搂着霍慈的脖子不放。

霍慈把他抱到旁边,一边走一边低声问:“是在学校受委屈了?”

可是他就是不说,只委屈地又喊了一声:“妈妈。”

小魔星难得变成小受气包,霍慈也是哭笑不得,只得抱着他又哄了一会儿。

好在之前白羽知道他要过来,就叫人买了吃的东西,还特地给他买了点心。霍慈把他抱过去,看见他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拿着小勺给自己挖蛋糕吃。

等抽了空,霍慈给老师打了个电话。

“霍小姐,您别担心,我想球球是因为今天午休的时候尿床了吧,”老师声音温柔地说。

霍慈愣住,回头看了一眼小家伙,低声问:“他今天尿床了?”

“是啊,不过我们值班老师很快就发现,而且还给他换了一套新的衣服,他的湿衣等明天再让他带回去吧,”老师温柔地继续说。

霍慈立即道:“麻烦您了,老师。”

结果她刚给老师挂断电话,易择城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她有些吃惊,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

“想你和球球了,”老婆不在身边的日子,易先生才知道什么叫做孤枕难眠。

这滋味是真不好。

霍慈这次真没忍住笑,刚才是小的那个在撒娇,现在却是大的撒娇。这父子两还真是一对儿亲父子,就连撒娇的时间都这么一致。

她轻笑着说:“既然想我们了,那还不努力地工作。”

“早点儿回家,”她轻声说,背靠着墙壁,看着正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家伙。

见她声音里含着笑,易择城忍不住问:“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你儿子今天委屈地不得了,非要到我工作的地方来,”霍慈一想到这小东西,是因为尿床,不好意思了才闹着要找妈妈,她就忍不住想笑。

等霍慈小声把易承祁今天干的好事,告诉了易择城,说完,她没忍住,又笑了。

倒是亲爹易择城,轻咳了一声,教训她:“不许这么笑话我儿子。”

他说的一本正经,可是霍慈更加想笑了。

特别是想到易承祁一进来就紧紧的抱着她脖子,原本霍慈还以为他是在学校里受委屈了,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尿床了。

“你宝贝儿子今天一直念叨着要去爷爷家,上回他去大院,人家院子里的花都没逃过他的魔爪,所以你赶紧回来吧,”霍慈握着电话,低声说。

那边一时没说话,过了好久,才听他轻声问:“你想我了吗?”

总是说儿子想我了,那你呢,想我了吗?

易择城的声音一贯清冷,声线低沉,轻轻拂过耳畔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浸其中。大概是不管过了多久,霍慈都会喜欢他的声音。

她伸手将垂在额头前的长发,在耳后夹了下,轻声说:“我也想你,比易承祁还要想你。”

那边传来满意的笑声,这才把电话挂断。

虽然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易承祁,不过霍慈却从来没有忽略过易择城。

那是她从小到大唯一喜欢着的男人啊,即便已经有了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可他也得排在易先生的后面。

“妈妈,我还要,”易承祁见她回来,立即把盘子亮给她看,一块小蛋糕已经被他吃了干净。

霍慈摇头,看着他:“不可以再吃了,你瞧瞧你的小肚子。”

其实小孩子都会小肚子,霍慈也是逗他。谁知刚经历了尿床的小家伙,似乎很怕别人说他,哼唧了两下,就乖乖不要了。

没一会,霍慈去拍照,她让助理给他找了小凳子,就坐在旁边等着她。

此时几个大牌女星都回来,众人都注意到现场多了一个小家伙。原本工作人员虽然见了,不过也不敢上来逗他。可是这几个大明星就不一样了,原本还勾心斗角的几个人,居然在见到易承祁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

小家伙是真的继承了父母的好长相,特别是那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别人的时候,卷翘的长睫毛简直能把人扇昏了。

“好可爱,真想抱回家,”一个新进影后,忍不住说。这位影后三十多岁了,因为一直打拼事业,还没结婚。如今看见这么漂亮的小男孩,真是想抱在怀里揉一揉。

旁边一个已经结婚有孩子的老牌影后,也是惊呼:“他真的好乖巧啊,就这么乖乖坐在这里,真可爱。”

现场工作人员见她们都围着小家伙,也不敢催促。

最后还是霍慈过来提醒她们,结果霍慈都被围住了,都是问她怎么把孩子养的这么可爱的。

霍慈头疼地看了一眼易承祁,乖巧吗?

说真的,三岁看老,她很怀疑她儿子这腹黑的性格,长大大概真的不得了。他哪里是什么乖巧的孩子,小魔星一个,偏偏到公共场合的时候,都表现的特别乖。

给他弄个小椅子坐在旁边,他真的能乖巧地看着霍慈工作。

不哭也不闹。

不过他真的要调皮的时候,连霍慈都怀疑她当初是不是生了两个儿子,这性格转变也实在太大了。

结果拍摄到最后,易承祁都玩睡着了。

因为司机一直没离开,霍慈干脆让工作室的人把自己的车开回去。她抱着儿子,直接回家了。

替易承祁洗澡之后,母子两人总是睡着了。

结果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腰上很重,她以为是易承祁又把他的小胖腿搭在她的腰上。可她伸手一摸,居然是一只手搭在她腰上。

“醒了,”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儿睡意。

霍慈立即转身,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伸手抱着他,软软地说:“你回来了。”

“你都那么想我了,我能不回家?”易择城带着笑意,轻声说。

霍慈这才想起来,问他:“所以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嗯,”他低声应了一句,手掌已经顺着她的腰身往上摸。

霍慈立即按住他的手,低声说:“球球在呢。”

“那小子已经被我抱到他自己房间了,”易择城一回家,就看见小家伙趴在他媳妇怀里睡觉,他就把人抱回他自己房间了。

霍慈这才松开他的手,往身后望了一眼,床上真的只有他们两人。

易择城低头,轻笑一声,两人刚抱着对方。突然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喊:“妈妈,妈妈。”

易承祁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妈妈的床上,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了过来。

可是没想到房门又被关上了,拍着门的时候,都快哭了。霍慈一听他声音,赶紧把易择城推了下去,他叹了一口气,认命地下床给儿子开门。

易承祁没想到开门,居然是爸爸,眼睛里还裹着眼泪呢,就已经笑了出来。

“爸爸,”小家伙是真高兴,一把就抱住他的小腿。

易择城某个地方小帐篷还支着呢,可是没办法,谁叫这是亲儿子呢。他把小家伙抱了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亲,低声问:“想爸爸了。”

“想,”小家伙是真开心,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他的脸颊,结果刚亲完,就听他奶声奶气地问:“爸爸,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易择城:“……”看来不是想他了,是想他的礼物了。

霍慈睡在床上,笑地是满床打滚。

晚上的时候,一家三口去大院吃饭。他们到的时候,易怀泽还没下班,柳如晗看见易承祁来了,开心地不得了,又是给他削水果又是给他拿点心。

他在大院里,就是个活祖宗。

结果易怀泽下班到家的时候,刚进门,鞋子还没来得及换,就被易承祁用枪顶着,大喊道:“爷爷,投降。”

易怀泽哈哈一笑,伸手一捞,就把他抱了起来,教训道:“爷爷可是将军。将军只能战死,可不能认输。”

徐狄一听他和孩子说这些,嗔怪道:“你和他说这些干嘛,他还是个孩子呢。”

可是易怀泽却不乐意了,冲着小家伙看了一眼,开心地说:“易承祁,告诉你奶奶,以后长大想干嘛?”

“想跟爷爷一样,当将军,”小家伙脆生生地喊,那叫一个骄傲。

易怀泽欣慰地大笑,至于一旁的亲儿子易择城,此刻早已经消失在易怀泽眼中。

霍慈见他不说话,低声笑道:“吃醋了?”

易择城淡淡扫了她一眼,轻声说:“你说呢。”

霍慈大笑,嫉妒了。

于是,易择城伸手搂住她的腰身,轻声说:“不能再让这小子这么得意下去了。”

霍慈无奈,这亲爹居然还真嫉妒了。

结果就听他说:“霍慈,咱们再生个女儿吧。”

霍慈转头看着他,那双如琥珀一样的眼睛,温柔如水,“生个像你一样的小姑娘。”

她低笑,手指已经被易择城紧紧扣住。

这一世,她值得了。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