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飞小说>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 92 章

GG3

第九十二章

一大清早,

床上还凸起一大坨,

整个人在被子里裹地严严实实,

就连脑袋都窝在里面。直到门外乍然响起吸尘器的声音,

下一秒,

被子猛地被掀开,

露出一个长发凌乱的脑袋。

简槿萱困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可是外面的吸尘器声音简直像是要钻进脑子了,吵得把她从睡梦中一下子惊醒。

她坐在床上发呆了许久,终于在吸尘器的声音越来越大,

眼看着越靠越近的时候,她掀开被子直接起身。

等她打开房门的时候,正拿着吸尘器弯腰专心打扫的余梅抬起头,

惊讶地望着她:“萱萱,

你怎么这个点在家啊。”

简槿萱望着她一身装扮倒是挺齐全的,手上戴着手套头上带着防尘帽,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妈,

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

我家有打扫卫生的阿姨,

你不需要这么辛苦来帮我打扫。”

余梅无奈道:“那我进来的时候,

看你家里还是挺乱挺脏的嘛。是不是这个阿姨没尽心?”

简槿萱:“……”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余梅望着她挺奇怪地问:“你今天没上班吗?”

简槿萱:“我要上什么班?”

“就是去棋院啊。”余梅理所当然地说道。

简槿萱揉了下头发,

“翘班了。”

余梅瞪了她一眼,觉得这姑娘说话怎么没个正形的,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只是问道:“你这刚起床也没吃饭呢,

我去给你做饭吧。”

简槿萱立即说:“我不饿。”

“你们年轻人不要总是觉得自己现在还年轻,妈妈年轻时候跟你一个想法,可是你看看到老了,这腰酸背痛的……”余梅说着还伸手捶了捶自己的后腰。

简槿萱服气了,赶紧说:“所以啊,您周末就在家好好休息,非要到我这里来干嘛。”

其实简槿萱也知道余梅的心思,无非是觉得他们年轻的时候太过专注工作,根本没能照顾到她,如今上了年纪工作没那么忙,反而一心扑到她的身上。

余梅望了她一眼,“还不是想看见你,你这一天到晚不是在棋院里下棋,就是到处比赛。”

作为职业女棋手,简槿萱的生活一向忙碌,反正不是在比赛就是在比赛的路上,要不然就是不停地训练、训练、训练。

简槿萱点头,直接走到厨房的冰箱旁边,拉开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冰水。

等她刚拧开要喝的时候,余梅走上来直接拿过去,又开始念念叨叨:“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直接说冰水,对女孩子不好。怎么就那么不信人的话呢。”

终于简槿萱受不了,她说:“妈,你要是实在无聊的话,我给你报个旅游团,您跟我爸一起出门玩去吧。”

余梅:“我不去。”

简槿萱:“要不你去报个什么兴趣班或者其他的。”反正就是注意力别再集中在她身上了。

余梅撇头看了她一眼,思前想后,还是说道:“我有个事跟你说。”

简槿萱警惕地望着她,说真的,她真不是故意找茬,可是最近这一年她真的特别不爱听余梅说话,因为自从过完年她变成二十六岁之后,余梅居然像其他家长一样,一副你要是再不谈恋爱,我就闭不上眼睛的架势。

“相亲,不去。”

她抢先开口说道。

余梅立即傻眼,她还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结果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简槿萱全给她挡回来了。

于是余梅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说道:“这次的不一样,人家不到三十岁,就是大学里的教授了。”

简槿萱点头:“确实不一样。”

可是说了归说了,丝毫没能改变什么。

余梅干脆拿掉手上戴着的手套,拿出口袋里的手机,似乎想要给简槿萱看照片,吓得简槿萱赶紧双手一摆,示意她拿远点儿。

气得余梅直说:“你说说你在比赛的时候多沉稳冷静,怎么让你去相亲,跟要命似得。”

简槿萱:“就是要命。”

“那你自己找一个啊,非得让我们家长跟着催。”

简槿萱翻了下眼睛,“没有我喜欢的。”

余梅被她气得都笑了,说道:“你眼光还真够高的,合着全世界都找不到一个陪你的?”

“那当然了,你女儿我世界冠军,长得又漂亮,下围棋又厉害。只有我挑别人的份儿,所以我觉得没有配得上我的。”

简槿萱为了防止余梅有什么奇思妙想,干脆把话都说绝了。

余梅被气得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话,转头回家跟余晓又开始抱怨。

余晓是她的亲妹妹,余梅年轻的时候和丈夫常年在甘肃工作,刚开始带着简槿萱一起,可是她身体在那边受不住,经常生病。最后只能让她寄住在妹妹余晓家里。

可是她的妹夫江不凡是个职业棋手,全世界都有名的那种。

简槿萱在江家待了那么久,耳濡目染的最后成了一名职业女棋手。

可是职业棋手的生活太过单调,余梅瞧着她也是二十好几的姑娘,好像也没谈过恋爱似得。

至于简槿萱则是完全没考虑她妈的这些乱七八糟想法,下午开车去了棋院。她前天刚从日本参加比赛回来,昨天跟棋院的人聚会了一下,结果这会儿教练又喊她过去。

等简槿萱到了棋院的时候,丁教练把她叫到办公室里,说道:“今天跟赞助商有个聚餐,你也一块去吧。”

简槿萱一愣,随后笑道:“怎么,咱们还有陪赞助商的义务?”

丁教练听到她这个话,立即摇头无奈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咱们国内女子棋手的代表人物,对方说了这次赞助也是冲着你这样的选手,不想让你们打比赛连个赞助商都没有。”

如今围棋的商业前景实在不明朗,几乎都到了为爱发电的地步,国内联赛的赞助商很多都是靠着公司领导喜欢围棋,从而选择赞助。

因此这次跟赞助商吃饭的事情,特别让简槿萱参加。

“我知道你名气大,又是冠军不在意这个。可是你想想你那些师弟师妹,都还年轻。如

丁教练开始语重心长,简槿萱最怕的就是他这套,立马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举动,“好,我去,您别说了。”

简槿萱说完跟教练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急得教练立即喊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您把吃饭的地儿告诉我,我自己开车过去,现在回去换身衣服,总不能穿成这样就去吧。”

简槿萱双手一摊,丁教练看着她穿着白t和短裤,确实太居家。

丁教练挥挥手,无奈道:“赶紧去吧。”

她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裴以恒,看见他一副疲倦的模样,简槿萱伸手就想摸他头发,结果裴以恒居然速度挺快的,一瞬间就撇开头哦。

“哟,现在师姐都不能摸你了?”简槿萱笑嘻嘻地说道。

裴以恒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说:“不可以。”

“对了,晚上要跟赞助商一起吃饭,你要去吗”简槿萱笑着问道。

裴以恒:“你被强行拉去,不用硬拉着我。”

简槿萱登时笑了,又想伸手揉他脑袋,不过孩子大了都不随师姐。她内心有点儿失望,还是说道:“问问颜晗什么时候有空,我去你们家吃饭。”

“没空。”裴以恒伸手捏了下眉心,刚才的疲倦再次席卷上眉梢。

简槿萱有种被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她眨了眨眼睛看着裴以恒,半晌才憋出三个字:“为什么?”

“颜颜做饭很累。”裴以恒淡淡道。

简槿萱深吸一口气,“可是颜颜上次还邀请我的。”

“客气客气。”说完,裴以恒转身离开,气得简槿萱站在原地,半晌都没吭声。

简槿萱一直到晚上去吃饭的时候,还在记着这件事,她进餐厅的时候低着头给裴以恒发信息,谴责他有违师门的规矩,不知道尊重师姐。

谁知发信息的时候,简槿萱余光瞟见面前有人,她及时收住脚步,真的是险险撞到人。

待她把信息的最后一个字编好,发送出去的时候,抬头准备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

谁知在抬头看到对面的瞬间,她有种声音被卡在喉咙里的感觉。

颜之润。

如果说有种人见面分外眼红的,那只怕就是前任了。

不过简槿萱到底成熟了,她可不像从前那样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她微微撩起嘴角准备露出一个勉强能算得上微笑的笑容。

“不想笑就不用笑。”反而是对面的颜之润淡淡开口,“丑。”

丑你妹。

哦,他妹她认识,那就丑你全小区。

简槿萱恼火的表情显然有点儿逗笑颜之润,他英俊的眉眼沐浴在暖色光线下,染上浅淡笑意。

可是这层笑意让简槿萱更为恼火。

她微垂了下脸颊,低声哼了下,把满脸的‘你笑屁哦’都藏了起来。

不过她虽然低着头,但是颜之润差不多能想到她脸上会是什么表情。毕竟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她气鼓鼓的时候,都会眼睛瞪地大大地望着他,满脸恼火。

如果是生气的时候他还笑,她就会特别气呼呼地来一句,你笑屁哦。

每次到了这种时候颜之润都会直接按住她亲。

等亲她的眼睛水水润润的时候,小姑娘心底再大的恼火都会消失殆尽。

那时候颜之润总会感慨,他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好哄呢。可是不好哄也是真的不好哄,分手的时候翻脸比谁都决绝。

此时简槿萱抬起头,看着他脸上还犹存着的笑意,冷哼了声,毫不犹豫地推开他的身体,径直离开。

待她走后,颜之润回头看了一眼,穿着毛衣和短裙的姑娘手里挽着自己的长外套,从身后看,腰细腿长格外地显眼。

颜之润的眼睛在她的短发上停留了下,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她是黑色长发,浓密黑亮。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这个形容词倒是叫颜之润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第一次知道简槿萱的名字还是因为他爷爷,老爷子是个围棋狂热爱好者,加入了一个围棋爱好者协会,别说这个协会里各种大佬挺多,连带着许多围棋九段都是他们的会员。

结果那次老爷子也不知怎么回事,非要他开车送他去。

颜之润自然不敢不从,于是陪着他去了那个协会的会所。

谁知刚到那边,就看到大厅里围了好几个人,而坐在最中间的两人正在对弈。

直到颜之润看到坐着的姑娘时,露出惊讶的表情,不仅仅是因为她是这里最年轻的也是在场唯一的小姑娘,更是因为她是自己认识的。

颜之润想起那天在酒吧里,她穿着一身黑衣,长发黑眸,跟酒吧里迷离的灯光那样相衬。

可是此刻她扎着长马尾,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手指尖处夹着一粒黑色棋子。

待她略沉思了下,终于落下一子。

周围响起微微惊讶的声音,随后有几个低声交谈起来,似乎在讨论她这一手走得是否刁钻。

颜老爷子在他身边轻轻点头,淡声道:“这个小女孩厉害哟。”

颜之润好笑地问道:“爷爷,这您也看出来了?”

他因为一时没克制住声音,惹得众人回头看他,而本来正在垂眸沉思的少女此刻也抬头,视线看了过来。

两人在看到彼此的时候,颜之润看到少女的眼睛猛地一缩。

他一下子笑了起来,显然她也认出了自己。

上一次在酒吧里他们哪怕是请对方喝了一晚上的酒,都没问过彼此的名字,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酒吧里的一场偶然的相逢。

没那么多心思,只是单纯的两个心烦的人,一起喝酒。

可是这一刻他看到再次垂眸认真对待棋盘上比赛的少女时,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直到棋局继续,颜之润这才压低声音问:“爷爷,这两位都是……”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低声说:“这个小姑娘叫简槿萱,是个职业棋手,如今是职业五段,今年拿了好几个国内联赛冠军。”

颜之润撇头,一脸诧异,您老人家怎么知道这么多?

老爷子看见他这个表情登时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你想什么呢。”

“我只是奇怪你怎么那么关心这个小姑娘。”颜之润赶紧解释。

老爷子望着她到底还是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我这是为你张罗呢,你看这小姑娘长得漂亮吧,这一手棋也下的好吧。”

颜之润是真的震惊了,他说:“您可别乱点鸳鸯谱了,人家姑娘有十八了吗?”

老头儿冲着他白了一眼,语气很肯定地说:“二十了。”

颜之润有点儿说不出话了,他知道自家老爷子特别喜欢围棋了,现在是连孙媳妇的标准都要围棋下的好吗?

此时他再次低声说:“爷爷,求您了,别乱点鸳鸯谱。”

老头瞪了他一眼,颜之润闭嘴不打算再说别的了。只是他转头之后,居然又撞上简槿萱抬起的眸子,他心底一惊,不会被人家姑娘听到了吧。

那可真够尴尬的。

之后老爷子几次叫他来会所,颜之润猜中他的心思,是能推就推。那会儿是真的怕了,虽然他觉得他跟简槿萱之间确实挺有缘分的。

可是他父母当时那个情况,简直是用言传身教在告诉他,爱情这玩意儿,不是个好东西。

当然,他父母之间是否有爱情这个东西,也是未可知的。

可是他没想到,缘分似乎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奇妙。

直到他在公司楼下碰到简槿萱的时候,他望着手里提着盒子喜笑颜开的小姑娘,有点儿愣住。

既然遇到了当然得主动打招呼。

他笑着问:“怎么有空到这边来?”

“买这个呀。”简槿萱提了提手里的盒子,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公司这边有个甜品店,做的东西太好吃了,就是要排队,我可是花了一个小时才来的。”

简槿萱喜欢是真的喜欢,可是也实在没那么多时间来排队,真的是偶尔过来一次。

没想到还遇到了颜之润,真的挺巧。

颜之润看了一眼她手里提着的黑色纸盒,包装看起来挺精致,这种甜点确实会招小姑娘喜欢。

待他认真看了半晌,抬起头的时候,瞧见简槿萱十分复杂的表情。

她像是憋了许久似得,终于下定决心问道:“你想尝尝?”

本来他只是看着这个盒子而已,可是看到她眼睛里的心疼和不舍,偏偏脸上又要装作砸大度友好的模样,忍不住心底失笑。

然后他点头:“好呀。”

简槿萱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他真的会这么说。

然后颜之润带着她去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店,在简槿萱的不舍之下,她缓缓打开了那个盒子。而随着那个盒子打开的一瞬间,也连起了他们之间的缘分。

*

“颜总。”站在身边的助理试探地喊了一句。

说起来这个助理在他身边还真的跟了不少年,以至于刚才看见简槿萱的时候,他也惊讶不已。要知道当初自家老板追这位简小姐的时候,他可是找了不少人去那家甜品店排队。

以至于自家老板要收购这家甜品店的时候,他丝毫没有意外。

当然他老板的收购也被对方拒绝了。

等两人一起走进餐厅包厢里的时候,已经到了棋院负责人此时见到他们纷纷起身。

简槿萱本来还在低头看手机,听到动静,这才抬起头,没想到起来一眼看到颜之润,先是一愣,之后她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

就是她拿着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极好看的人,穿着西装,身姿笔挺。

她笑眯眯地看着屏幕,半晌开口:“这个人怎么还这么好看,真生气。”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喝的昏昏迷迷,以至于丁教练跟她聊起来的时候,她压根没想到。而刚刚在大厅撞到她的时候,她还有种真是见了鬼的感觉。

但是现在,他们要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这顿饭简槿萱是吃的特别认真,就是那种只要菜转到她的面前,她都会很认真地打量。而且她也特别感谢这家餐厅,居然有服务员帮忙分餐,她不用抬头。

至于对面的颜之润则是全程都在欣赏她的表现,那种浑身想要表现出来的,我跟他真的不认识。

还真的把颜之润逗乐了。

这两人大概是表现的真的太过明显,以至于桌上的其他人居然有点儿瞧出两人之间的不寻常。

直到简槿萱起身去了洗手间。

等她洗完手对着镜子照了照之后,安静地走出洗手间,可是还没走多远,在转弯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了下。

简槿萱下意识地啊地一声尖叫,可是她还没叫出声音,一只手已经覆在她的唇上。

然后她看到颜之润的脸,这一声尖叫乍然停止。

当她被按在墙壁上的时候,简槿萱瞪着眼睛望着他,仿佛他在干一件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直到颜之润低声一笑,微凑近她的耳边,“萱萱。”

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没人喊住,以至于简槿萱已经忘记还会有人会贴在她的耳边喊出这个名字。而再次喊出的人,依旧是他。

曾经的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她望着他娇滴滴地笑了起来,满脸娇嗔:“不许这么喊我。”

同样年轻的颜之润不解道:“为什么不能喊。”

“这样像是在叫小孩子。”简槿萱不满道。

可是颜之润突然凑近在她的唇上突袭似得亲了一下,笑道:“你可不就是我的小姑娘。”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跟他的小姑娘走丢了。

其实说起两人分手的原因,不管是简槿萱还是颜之润如今提起,大概都会觉得可笑。那时候简槿萱刚比完赛,结果在一场重要的决赛中输给了一位前辈。

她心情格外不好,以至于在家里躺了两天,手机关机,谁都不想接。

等颜之润差点儿想要撞开她家门的时候,她终于打开自己的房门,两人看着彼此都是一脸沉重。

简槿萱心底正委屈着,毕竟大优势的情况下,被对方翻盘,实在太过难受。

可是她没想到她还没把自己的委屈说出来,颜之润对着她就是一通指责,说她不该这么任性随便关掉手机,他在外地出差都没办法立即回来。

简槿萱本来心底就委屈,如今男朋友不仅没有关心她,反而指责她不懂事,越发生气。

于是两人越说越激动,直到颜之润望着她问道:“你知道前两天是我生日吗?”

这个问题让她一下子愣住。

颜之润很疲倦地望着她,眼底都是青灰色,为了尽早赶回来,他这两天几乎都没怎么睡觉。从知道她输掉比赛,他就开始担心她。

可是他的担心并没有换来她的理解。

简槿萱愣在原地的时候,颜之润低声问道:“围棋和我,在你心底到底哪个更重要?”

这个问题把她问的有点儿懵,她从未想过,也从来没考虑过。

当她看到他眼底的失望时,简槿萱的心底像是被针扎了似得,有种说不出的逆反一瞬间就充满了整个胸腔,她几乎是带着尖锐地语气问:“如果我选围棋,你是不是要跟我说分手?”

颜之润愣住,他没想过。

反而是简槿萱这句话才让他想到,可是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在他刚想辩驳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两个字。

“围棋。”

“我的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围棋,从我开始有了记忆的时候,围棋就存在我的生活之中。”

颜之润望着她,突然声音极近:“是啊,你认识我的时间,远不及你的围棋。”

他轻轻耸了下肩,像是要认输似得。

然后他轻轻地转身,这一转身就是六年。

简槿萱望着面前已经是成熟男人模样的人,当初他们分手的时候,他还有股年轻男人的那种不羁,如今那样的气质早已经沉淀成了如今的稳重。

她望着他问道:“颜之润,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他轻笑了下,伸手抓起她的手掌。

简槿萱下意识地想要往回拽,可是并没有拽回她自己的手掌。直到颜之润按住她的手背,将她的掌心紧紧地贴着他的胸口。

他低声说:“我很没出息吧。”

他的声音一顿,而简槿萱的心跳似乎也在跟着他心跳的停顿而停顿。

“之前看到你的时候真的很生气,不是对你,而是对我自己。我想到过去的自己有多幼稚,觉得挺可笑的。可是在颜颜家看到你的时候,你知道我发现了更让自己惊讶的事情吗?”

简槿萱抿嘴,眼睛望着他。

直到他说:“看见你的那一瞬,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那种久违的、无法违背的心跳加速,再次出现。

许久之后简槿萱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颜之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颜之润点头,“我知道,我在再次向你求爱。”

求爱,求得爱情。

他说完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沉默,他说这话有冲动亦有思考。

可是对于简槿萱来说更大的是冲击,直到她再次开口:“可是你知道吗?百分之九十分手的情侣复合之后,会因为同一个原因再次分手。”

“即便我们真的复合,终有一天你还是会忍不住问我同一个问题。”

围棋和你,谁更重要。

*

简槿萱回家之后,哪怕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并且拿出眼罩戴上,可没有睡意就是没有睡意。

她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这么久以来她再也没有谈过恋爱,真的只是因为下棋的生活太过忙碌吗?

不是的。

其实她长得好看,下棋也厉害,哪怕是职业棋手里也有喜欢她,想要追求她的人。况且作为职业选手来说,选择另一半多半是在这个圈子里。

很多棋手都是跟棋手结婚,可是跟围棋相关工作的人结婚。

但是不管周围的人如何撮合,对方如何示好,她始终无法回应。

究其来说,她心底住着一个人。她越是努力地想要拿到冠军,就越是想要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没有错。总不能男人已经没了的情况下,连围棋都要失去吧。

简槿萱嗷地喊了一声,又再次翻了个身体。

如果生活总是一帆风顺的话,那么大概就不会是生活了。当简槿萱看着面前的棋盘,脸色沉肃时,一旁的摄像机早已经对准了。

她输掉了这次的决赛。

简槿萱甚至都为记者们想好了标题,简槿萱八段遭遇职业生涯滑铁卢,输给五段选手,第一次国内决赛不胜。

作为国内女子围棋的领军人物,她早已经不局限在女子围棋的领域。

她每年都会挑战自我,参加各种世界围棋大赛,哪怕最好的成绩只是四强,可是这也打破了女子棋手的最佳成绩。

她太久没有尝试过在国内输给别人的滋味。

所以当对方握她的手时,她都是懵的。

当简槿萱回到家里的时候,她关掉手机,一个人躺在床上。可是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那盘棋,她是怎么输掉的。

直到脑子和身体都进入了极度疲倦的时候,她才陷入睡眠中。

简槿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像个游魂一样地起床。

哪怕她已经成为职业棋手这么多年,她依旧没有习惯输掉比赛。不管输掉哪一场都会叫她像死了一般难受。

心底的胜负欲,早已经超越了一切。

直到她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铺天盖地的都是信息,她一条都没点开,估计都是来安慰她的。

不过她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她这一条居然睡到了下午两点钟。

本来她是打算在家里随便弄点儿吃的,结果打开冰箱,看到里面满满当当的面膜时,她脑子懵了懵,这才苦笑了下。

待她回卧室把手机拿起来,准备出去买点儿东西。

还真的是成熟了,输掉比赛,不过二十四个小时,看起来就要恢复了。

简槿萱还有点儿庆幸,自己昨天没有泪崩现场。

直到她打开自己的门,看到正倚靠在门口的男人。她诧异地望着对方,过了许久,才像是醒神一样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颜之润望着她,突然往前迈了两步,伸手抱住她。

“别难受,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的一瞬,时光仿佛穿越了般,六年前同样是站在门口的彼此,那时候年轻的他们望着对方,谁都不认输,想要争辩一个你死我活。

终于,他们谁都没有得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

这一次时光仿佛伸出了一只柔软的大手,打开了一扇门,让他们弥补曾经的缺失。

简槿萱这次没有推开他,她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终于憋了一句:“我好生气,我不应该输的。”

那种可怜巴巴的委屈,像是等了六年才说出口。

如果那一天我打开门的时候,你也是这样抱住我,那么年轻的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选择那样一条分道扬镳的路。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生活只有结果。

那时候因为太过年轻稚嫩,总想要分出一个你我对错,以至于只有那样的结果。

可是现在,我们是否已经成熟?

在听完简槿萱的抱怨之后,颜之润终于伸手将她轻轻松开,两人之间拉出一个小小的距离,他看着她认真地说:“哪怕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会因为同样的结果分手,我们也可以当那个百分之十里面最幸福的人。”

“我不应该让你在围棋和我之间选择,因为不需要选择。”

“我会支持你追求你的围棋事业,永远,永远。”

简槿萱安静地望着他,终于在他说出永远两个字的时候,突然眼眶一红,她略带着哭腔说:“其实当年我没忘记你的生日。”

当颜之润离开的时候,她回头看着自己客厅的桌子,上面摆着她准备送给他的礼物。

一块他当时很喜欢的手表,是她用自己的上一个冠军奖金买的。

等颜之润听完之后,看着她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地说:“笨蛋。”

简槿萱望着他,“你也是。”

他们都是笨蛋,都足够笨。可是好歹他们执着,懂得找回曾经失落的彼此。

这就足够了。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