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时光里的蜜果> 98.番外——秦漾X彭莹【十】
猫飞小说>时光里的蜜果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98.番外——秦漾X彭莹【十】

GG3

如果看不到正文,是订阅比例不够,24后再来~“没有,他从来不看情书的。”丁蜜说,这是实话。

韩筱泄气道:“好吧,我就知道他很难追。”

杜明薇问韩筱:“你听谁说他没女朋友的?”

韩筱有些害羞,“我是上厕所的时候,听见你们班里的女生跟别人说的。”

“谁啊。”杜明薇追问。

“听声音好像是姜可悠吧。”

丁蜜很快想到姜可悠坐在陆时勉前桌,经常找陆时勉讨教数学题,两人关系似乎不错。再想到她跟陆时勉最近莫名其妙的冷淡,有些心灰意冷地走进小卖部。

杜明薇还在外面跟韩筱打听八卦,见她一个人走了,连忙跟上去,从后面拍她的肩,“干嘛,有危机感啦?”

什么危机感啊,她这是伤感。

丁蜜有气无力地说:“姜可悠说的没错啊,陆时勉是没有女朋友啊。”

杜明薇抱住她,“你不就是他的准女朋友吗?之前天天一起上下学,周末暑假一起写作业,一起玩,他还送你回家,你见他跟哪个女生这么亲近?”

丁蜜看她一眼,“周末暑假一起写作业,一起玩的,不是还有你么?秦漾和徐骞也在啊。”

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其实很少。

杜明薇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要不,你请他看电影?”

丁蜜想了想,有些心动,“好,什么时候啊?”

“快期中考试了也没时间,等五一吧,假期长着呢,哪天都成。”

杜明薇很快给她建议。

丁蜜想想有些激动,连连点头:“好。”

杜明薇点点她脑门,恨铁不成钢地说:“不是我说你,你干嘛帮她送情书,陆时勉不最讨厌人给他送情书吗?偏你就送了,我要是陆时勉我也生气。”

“她塞给我就跑了,我总不能扔了吧。”

丁蜜悔的肠子都青了,她是肯定陆时勉不会看,所以才敢送的。

……

丁蜜一向不喜欢长假,假期越长就意味着她要在家呆很久,她更喜欢上学,有个周末就很满足。因为想着五一要约陆时勉看电影,难得开始期待这次七天长假。

然而,在五一假期前,她就先被各科老师的试卷砸晕了,几乎每天都有做不完的题,数学越学越吃力,学到最后,几乎有种想放弃的念头——语文和英语努力多拿点儿分,数学就算了吧。

徐易都看不下她的数学成绩了,周五傍晚放学特意留下来给她讲了几道题,放下笔时,还说了句:“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丁蜜感激道:“谢谢,我看你也很忙,就没好意思打扰你。”

重点班的课业本就繁重,高二下学期意味着预备高三,李志斌每次开班会都要提醒一次:“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们就准备高考了,别以为时间还多。”

徐易只是笑:“都是同桌,不用客气。”

杜明薇本来在看小说,听这话抬头看了眼。

走廊上传来篮球拍打地面的声音,徐骞运着球走进教室,陆时勉拎一瓶水走在后面,往前桌瞥了眼,看见丁蜜和徐易的脑袋都要凑一块儿了,冷淡地别开眼,忽然一脚踢走徐骞的篮球。

徐骞愣了一下,说:“靠,这是篮球!不是足球啊少爷!”

篮球“砰——”一声砸到黑板上。

丁蜜吓得跳开,偏偏徐易也吓到了,两人同时惊起,这回脑袋是真撞到一起了。

她捂着额头,疼得想哭。

泪汪汪地回头,跟陆时勉的凉凉的眼神撞上,顿时委屈得要命,也有点生气了:“陆时勉你干嘛啊!这里又不是篮球场,你把黑板当篮板了吗?”

陆时勉别开眼,有些烦躁地拽出书包,走了。

徐骞愣了愣,看向杜明薇,指指陆时勉的背影,“怎么了?”

杜明薇瞪他一眼,“你问他啊,问我干嘛。”

“蜜蜜,回家了。”

丁蜜揉揉额头,徐易问:“你没事儿吧?”

她摇头:“没事,你呢?”

徐易笑了笑:“没事,我头硬着呢,怕撞疼你了。”

丁蜜心不在焉地收拾东西,没仔细听他的话,背上书包跟杜明薇走了。

杜明薇问:“你头没事儿吧?”

她摇摇头:“没事了。”

杜明薇又问:“陆时勉怎么了?好像还没见过他发这么大脾气。”

丁蜜失落地垂着头,“我也不知道……”

走到车棚,陆时勉竟然还没走,跨在自行车上接电话,语气相当不耐烦:“我不去。”

也不知道在跟谁通电话,越说脸越黑。

这样的陆时勉丁蜜是陌生的,直觉不好惹,默默地把自行车推出来,临走前看了一眼少年高大修长的背影,咬咬唇,把车骑走了。

陆时勉挂了电话,一回头,那丫头就不见了踪影。

把脸一撇,手机揣进兜里,登上车也走了。

徐骞跟在身后,看出点儿倪端来,上前不要命地问:“你跟丁蜜吵架了?”

真难得,丁蜜还会生陆时勉的气。

陆时勉哼笑:“没有。”

徐骞不信,“我好像很多天没看见你们一起上下学了,连自行车都没排一块儿。”

以前两人一块儿上学的时候,自行车都是锁一起的。

陆时勉没搭话,出了校门就跟徐骞反方向而行,骑得飞快,很快就看见前面那个慢悠悠的丫头。

丁蜜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陆时勉跟在身后,吓得连忙回头。

陆时勉冷嗤一声,真想上前狠搓她脑袋,甚至想劈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帮别人送情书?亏她干得出!

两人一前一后,丁蜜骑得慢,很久都没见人从身边越过,觉得奇怪,又回头看了眼,陆时勉的自行车停在路边,高大的身影晃进旁边的游戏厅。

丁蜜撇撇嘴,闷闷不乐地骑车回家。

那时候他们都不太明白,男生和女生对待感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丁蜜敏感细腻顾忌多,陆时勉潇洒专注,甚至是霸道独占的。

只怪当时年少,总觉得对方偶尔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不得其解。

期中考试后,丁蜜正琢磨怎么跟陆时勉说五一去看电影的事,杜明薇就浇给她一盆冷水:“别琢磨了,陆时勉去北京了。”

丁蜜懵:“他去北京做什么?”

杜明薇在她旁边坐下,“徐骞告诉我的,好像是他外婆住院了。”

丁蜜突然对假期失去了所有兴致,恹恹地趴在桌上,低声说:“那应该去的。”

不知道他外婆病得重不重。

五一假期第一天,薛振和周青去看房,薛宁说要一起去,家里只剩丁蜜和薛小彬,薛小彬捣蛋得不行,丁蜜看了一天孩子,又烦又累。

本来以为他们看房一天就能解决,没想到一连看了五天,幸好后面几天把薛小彬也带上了,不然丁蜜作业都没时间做。

整个假期过去,他们也没看到合适的房子,薛振说:“过几个月吧,世纪城那边开盘再去看看。”

薛宁不满:“还要那么久啊。”

薛振骂:“这是你该操心的事吗?都快高考了,书也不看,你还想不想念大学了?这样下去你连个三本都考不上!”

“考不上就考不上呗。”她无所谓的回嘴。

薛振怒:“你再说一次试试?”

薛宁还是很怕薛振的,连忙说:“我这就回去看书。”

她跑回房间,丁蜜正在做作业,门外,薛振跟周青说:“薛宁要是有丁蜜一半勤奋,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周青说:“小宁挺聪明的,只是不好学。”

又来了,明知道薛宁最讨厌他们拿她做比较。

果然,薛宁冷哼:“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丁蜜低头做作业,没理她。

薛宁自讨没趣,爬上床玩手机。

*

漫长的假期结束,陆时勉还没回来,座位重新调整,丁蜜这次抽到第三组第五桌,离陆时勉很近,姜可悠运气可真好,还坐陆时勉前桌。

杜明薇坐在她后一桌,她同桌……

“徐骞,你跟秦漾换座位,我不想跟你坐。”

“不换。”

“你怎么这么讨厌!”

“切。”

丁蜜回头劝架,“你们别吵了,座位又不能随便换……”

杜明薇冷笑:“谁说不能,我跟班主任说他上课摸我手,看班主任换不换。”

丁蜜一脸震惊:“他摸你手了?”

她瞪向徐骞,不是真的占明薇便宜吧。

徐骞咬牙切齿地说:“有病!”

“没有。”杜明薇忙摇头,她就是随口一说,怼他而已。

丁蜜白她一眼,这话也乱说,万一被人信以为真怎么办?

晚自习下课,丁蜜独自骑车回家,经过联排别墅时,城墙外倚着的高大身影晃动一下,借着昏黄的路灯,她看清了少年的脸,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陆时勉目光沉静地瞥她一眼,眼睛垂下,抬手把烟送到嘴里,淡淡的烟雾从他唇中喷洒而出,萦绕到她鼻尖,像是会勾人的缕缕丝线,差点儿把她的魂给勾走了。

丁蜜忙低下头,推着自行车,又近了一步,低声叫他:“哎,你回来了啊……”

人没理她,把烟头捻灭,扔进自家花园里。

丁蜜抬头,陆时勉站直了,来自于身高优势的压迫感令她憋了口气,她不得不仰起脸:“你回来了怎么没去学校?”

陆时勉垂眼,盯着她的脸,她长得并不是顶漂亮,但很耐看,笑起来贼甜。

丁蜜等不到他回答,想到他去北京的原因,心里咯噔一下,一脸紧张犹豫:“你……外婆她怎么样了?”

他别过脸,忽然乐了,“瞎猜什么,我外婆没事了。”

丁蜜松口气:“那就好。”

陆时勉又靠回墙上,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放松,丁蜜站在他面前,憋了好久,又憋出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懒洋洋地回。

“明知道你讨厌收情书,我还帮人送,其实我也不想的。”丁蜜低着头,虚心检讨。

陆时勉侧头瞥她,冷嗤一声:“你还有脸说,不想帮忙不知道拒绝?又装大方。”

她急了:“她塞给我就跑了,我总不能直接扔了吧,要扔也是你来扔才合适,毕竟是写给你的……”

算了,陆时勉吐了口气,神色微收:“还有呢?”

丁蜜茫然抬头:“还有?”

陆时勉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丁蜜莫名紧张起来,努力回想自己还做错了什么,她眼睛一亮,想到了:“哦,那天下午我不该跟你发脾气。”

语气一转,开始数落他:“你也不对啊,这么久没理我,好像我触犯天条似的……”

陆时勉憋了三秒,忍不住抬手揉她的脑袋,手感松松软软,心情舒畅不少,“行了,不跟你计较。”

丁蜜很开心:“这么说,我们和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好过?”陆时勉随意地说。

丁蜜愣了下,低头支支吾吾地:“就、就……”

陆时勉侧头,看着她。

她忽然抬头,脸颊在路灯下泛着粉色,陆时勉突然反应过来,不太自然地戳了下眉,看向别处,咳了声:“等着,我送你回去。”

高大的身影在眼前一晃,很快进到院子里,丁蜜探头看去,陆时勉登上自行车从院子里出来了,没几秒钟,在她前面停下,回头看她:“走了。”

“啊,好。”丁蜜连忙跨上车。

风穿透胸膛,昨日忧愁全部抛到脑后。

对于两人和好的事,秦漾一脸懵逼:“你们俩吵过架?”

杜明薇笑眯眯地说:“情商低成这样,真怕你打一辈子光棍啊,少年。”

丁蜜大笑,目光忽然跟陆时勉撞上,连忙收住笑,浅浅抿唇,耳根微红。

陆时勉低头笑了下,翻出数学卷子,开始刷题。

漫长的冷战期后,以前那些不知名的情绪忽然变得有些心照不宣了。

高考需要征用教室,高一高二又有了一个长假。

丁蜜回到家,周青正在炖补汤,薛宁在旁边尝味道,“我不喜欢吃香菇,味道怪怪的。”

周青说:“那明天炖山药给你,这几天多吃点儿,好好考。”

薛宁忽然丢下汤勺,有些烦躁地走出厨房,看见丁蜜站在门口,哼了声,走进房间。

有病啊,冲她生什么气。

周青看见她,笑了下:“快高考了压力大吧,你这几天可别跟她吵架,影响她考试,你叔叔会不高兴的。”

丁蜜攥紧书包带,低下头,“嗯。”

好像这个家里所有的不平衡点都来源于她,不管对或错,她都显得很多余。

丁蜜低头走进房间,难得看见薛宁在看书,临时抱佛脚吗?

高考啊。

突然有些期待起来。

上大学就好了,可以去别的城市,可以住校。

假期结束,学校和教室或多或少留下高考的痕迹,班会课上,李志斌指着对面的高三楼,说:“高三楼已经空了,很快就轮到你们搬过去了。”

这话像是一个号角,即将吹响。

期末考结束的当晚,陆时勉请客吃饭,吃完饭杜明薇又说要去唱歌。

面对两个女孩儿,几个男生一向纵容好说话,陆时勉刚点头,徐骞就打电话订包厢。

杜明薇一连唱了五首歌,又拉着丁蜜合唱了几首。

“我给你点几首,我要听你唱。”杜明薇丢下话筒,去点歌。

丁蜜声音好听,唱歌也好听,杜明薇平时总让她多唱,她都不愿意。

徐骞喊:“别唱了,过来打牌。”

“不打!”杜明薇懒得搭理他,兀自给丁蜜点了一溜儿的歌。

丁蜜其实没什么兴致唱,这几天家里闹哄哄的,薛宁意料之中的没考上大学,薛振想让她复读,再考一年,哪怕考个三本都行,薛宁死活不愿意。

她这次期末考,在班级排名第十八,年级排名五十二,分数是上不了重本的。

陆时勉年级第二,跟第一名只差一分,而且是作文写偏题的情况下。

她看向杜明薇,她们好像从来没有讨论过要上哪所大学,因为杜明薇家里条件好,家里一早就决定让她出国念大学了。

陆时勉正打牌,眼睛一抬,跟丁蜜茫然探究的目光撞上。

丁蜜连忙低头,杜明薇给她点的歌前奏开始了,掩饰地转向屏幕。

她刚才在想——

陆时勉呢?他也会出国念书吗?当初李志斌想让他参加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争取清华保送,他拒绝了。

是不是跟杜明薇一样,也打算出国念大学?

丁蜜突然变得茫然起来。

杜明薇跳到她身边,拍她:“怎么不唱啦?”

丁蜜摇头:“不想唱了,我口渴,先去喝水。”

她丢下话筒,走到沙发那边,陆时勉懒散地陷在沙发里,拉了她一把,她就跌坐在他身边,好像听见他说了句什么。

杜明薇在唱歌,包厢有些吵,她没听清,凑近他问:“你说什么?”

陆时勉瞥了眼在飙歌的杜明薇,轻轻皱眉,稍稍坐直拿了只杯子,倒了杯茶递给她:“喝水。”

丁蜜眨了下眼,接过来放唇边,边喝边看他。

过了会儿,就听见他说:“喝完水再上去唱几首。”

丁蜜:“……”

当我卖唱的啊!下一秒,就笑了,“我唱歌好听吗?”

陆时勉又靠回去,轻笑一声:“还不错,比杜明薇好,你快上去把她换下来。”

丁蜜:“……”

徐骞和秦漾止不住大笑,徐骞扭头喊:“杜明薇,别唱了,辣耳朵!”

丁蜜瞪他们一眼,跑上去跟杜明薇站一起,表示自己是站在杜明薇这边的。杜明薇抓起个铃铛砸向徐骞,“要你管啊!不爱听滚出去!”

徐骞稳稳接住,笑了下,又转回去玩骰子。

秦漾站起来,“不玩了,我也去唱两首歌。”

得,更辣耳朵的来了。

快十点的时候,陆时勉让服务员买单,几个人一块儿走出包厢,去前台拿找零。

陆时勉接过找零,杜明薇在身后说:“陆时勉你送蜜蜜回去哦。”

“嗯。”陆时勉把零钱随意塞进兜里。

丁蜜抬头看他一眼,很快别开,问杜明薇:“你家里有人来接你了吗?”

杜明薇:“没有啊,我没让人来接,打个车回去就好。”

“行么?”

她犹豫,要不要让陆时勉跟杜明薇一起回去。

陆时勉的手已经按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走了。”

杜明薇冲她打眼色,把人往前一推,“走走走,不用操心我。”

丁蜜一头撞上陆时勉的背,硬邦邦地,撞得她鼻子疼,陆时勉侧身,垂眼睨她。丁蜜忍不住捂了捂鼻子,瓮声催促:“看什么,快走呀。”

几个人一起下楼,秦漾一脸衰地说:“我不想回家,阿勉你收留我一晚吧。”

“怕你爸妈揍你?”陆时勉漫不经心地问。

秦漾拍了下脑门:“这次考砸了,回去肯定逃不过混合双打。”

陆时勉晒笑,往后看了一眼慢吞吞的丁蜜,脚步顿了下,“既然逃不过,那就早点回去面对吧。”

秦漾悲愤地走了。

陆时勉侧过身,看向丁蜜:“你蜗牛吗?”

丁蜜不动,看向前方,薛宁跟她的朋友正走进来,两人直面碰上。

薛宁看了看陆时勉,总觉得有些眼熟,而且长得帅,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走近后才看向丁蜜,“你怎么在这里。”

丁蜜挽着杜明薇的手臂,“我跟同学来玩,要回家了。”

薛宁就没再搭理她,跟朋友走了。

丁蜜听见她朋友小声说了句:“那个男生好帅。”

薛宁没说话,回头看了眼,那四个人应该是一块儿来的。

确定薛宁上楼后,丁蜜才走到陆时勉身边,抬头笑了下:“走吧。”

陆时勉单手插兜,洋洋洒洒地走在前面。

徐骞站在杜明薇身后,拽兮兮地说:“哎,要不我送送你?”

杜明薇回头,皮笑肉不笑:“不用了,谢谢。”

徐骞低头看她,拉住她的胳膊,拖着走,“还是送送吧,晚上流氓挺多的。”

杜明薇:“……”

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丁蜜过得很不安生,薛振逼着薛宁复读,薛宁不肯,气的薛振差点儿动手。

最后,薛宁妥协:“要复读可以,我要在一中复读。”

薛振没当下答应,只说:“一中你以为想进就能进啊,你成绩差成这样,谁肯收你?”

薛宁转身:“哼,反正我不想复读。”

有天夜里,丁蜜听见薛振和周青在商量,花钱找关系让薛宁去一中复读。

丁蜜黯然,虽然不该,但丁蜜打从心底里不希望薛宁跟她同一个学校。

一个暑假过去,薛振托的关系还没给答复,丁蜜这边已经在准备开学了。

高三。

离长大又近了一步。

丁蜜抬头,陆时勉站直了,来自于身高优势的压迫感令她憋了口气,她不得不仰起脸:“你回来了怎么没去学校?”

陆时勉垂眼,盯着她的脸,她长得并不是顶漂亮,但很耐看,笑起来贼甜。

丁蜜等不到他回答,想到他去北京的原因,心里咯噔一下,一脸紧张犹豫:“你……外婆她怎么样了?”

他别过脸,忽然乐了,“瞎猜什么,我外婆没事了。”

丁蜜松口气:“那就好。”

陆时勉又靠回墙上,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放松,丁蜜站在他面前,憋了好久,又憋出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懒洋洋地回。

“明知道你讨厌收情书,我还帮人送,其实我也不想的。”丁蜜低着头,虚心检讨。

陆时勉侧头瞥她,冷嗤一声:“你还有脸说,不想帮忙不知道拒绝?又装大方。”

她急了:“她塞给我就跑了,我总不能直接扔了吧,要扔也是你来扔才合适,毕竟是写给你的……”

算了,陆时勉吐了口气,神色微收:“还有呢?”

丁蜜茫然抬头:“还有?”

陆时勉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丁蜜莫名紧张起来,努力回想自己还做错了什么,她眼睛一亮,想到了:“哦,那天下午我不该跟你发脾气。”

语气一转,开始数落他:“你也不对啊,这么久没理我,好像我触犯天条似的……”

陆时勉憋了三秒,忍不住抬手揉她的脑袋,手感松松软软,心情舒畅不少,“行了,不跟你计较。”

丁蜜很开心:“这么说,我们和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好过?”陆时勉随意地说。

丁蜜愣了下,低头支支吾吾地:“就、就……”

陆时勉侧头,看着她。

她忽然抬头,脸颊在路灯下泛着粉色,陆时勉突然反应过来,不太自然地戳了下眉,看向别处,咳了声:“等着,我送你回去。”

高大的身影在眼前一晃,很快进到院子里,丁蜜探头看去,陆时勉登上自行车从院子里出来了,没几秒钟,在她前面停下,回头看她:“走了。”

“啊,好。”丁蜜连忙跨上车。

风穿透胸膛,昨日忧愁全部抛到脑后。

对于两人和好的事,秦漾一脸懵逼:“你们俩吵过架?”

杜明薇笑眯眯地说:“情商低成这样,真怕你打一辈子光棍啊,少年。”

丁蜜大笑,目光忽然跟陆时勉撞上,连忙收住笑,浅浅抿唇,耳根微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