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他来时有曙光> 第68章 第 68 章
猫飞小说>他来时有曙光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68章 第 68 章

GG3

曹岩疑惑,跟着回头看了眼:“怎么了?”

蒋川深吸了口气,低声:“我看见她了。”

“谁?”

“秦棠,被围在人群里。”

曹岩愣住,晃着脑袋去看,哪儿呢?他没看见,只听见一个姑娘囔囔着要人赔手机,不依不饶的模样,旁边有人说:“我看见是你自己装上去的,是不是碰瓷啊……”

啧啧,最近碰瓷方式越来越多了。

蒋川站着没动,下颚绷得很紧,眼睛紧紧盯着那边,曹岩见状,问:“要不要找人过去帮忙?”

那边,吕安开口:“姑娘,这里没有摄像头,不过你要是觉得你有理,我们可以报警,如果警察判定错在我们,这手机我赔。”

蒋川慢慢收回视线,转身走在前面,“不用了。”

有吕安在,秦棠不会被人给欺负了去。

曹岩舔了下嘴角,没再说什么。

身后——

那姑娘一听说报警,就有些慌了,她的手机其实早就摔坏了,朋友支了个损招,找有钱人碰瓷,他们试过几次,每次都成功了,就算没有赔五千,一两千也是有的。

秦棠一看就是白富美,这种人最好宰了,没想到却是个硬脾气。

加上身旁的吕安,身材高大健壮,他们三男两女,也讨不上便宜,却又不甘心,僵持着,眼睛里挤出眼泪。

秦棠摸出手机,一声不吭。

其中一个男人个高,看见她打电话报警,立刻按住她的手,有些烦:“算了算了,今天算我们倒霉,走了。”他一走,其他几个人就跟着走了。

秦棠全程冷脸。

那几个人走得快,很快就不见了人影,吕安笑了下,对围观人群说:“碰瓷新方式,大家要小心了啊。”

吕安接过秦棠手里的袋子,“没事吧?”

秦棠说:“没事,走吧。”

两人回到座位上,点的东西已经上了,阿绮和小白聊得热乎,在骂那几个人,秦棠没什么表情,吕安笑了笑,“行了,赶紧吃完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要起早。”

小白:“哦。”

……

回去的路上,秦棠总觉得有些不对,她回头看了几次,没看出什么。

蒋川跟在她身后,隐藏在旅馆对面昏暗的巷子里,看着她走进去,人靠在墙上,盯着对面,过了一会儿,摸出烟盒。

秦棠回到楼上,站在窗口看向楼下,目光停留在那道昏暗的巷子口,黑色登山鞋鞋尖,黑色裤脚,修长宽大的手垂下,轻弹指尖,那点火星晃动,她心跳猛地加快了。

烟头燃尽,黑影转身。

秦棠的心像是被捏着,有什么东西几乎破蛹而出,用力咬了一下唇,猛地转身。

秦棠迅速跑出旅馆大门,冲到巷子口。

人已经没影了。

她肩膀拉拢下来,眼睛有些涩,慌忙地左右看,脚步不停地往前走。

走到拐角,瞥见那道熟悉的身影。

秦棠猛地扑过去,蒋川在那一瞬间回头,眼底闪过错愕,她已经扎进他怀里,他微楞,身体反应却迅速地把人接住,紧紧抱住。

他力道极大,秦棠闻到熟悉的气息,身体微微颤抖,手指掐在他后背。

她抬头,蒋川立即低头吻她的唇,这个吻无比激烈,舌头冲进去,毫不留力地吸吮交缠,他像是要吞了她,秦棠身体发软,口中呜咽不断,渐渐抵挡不住。

许久,蒋川松开她,黑亮的眼睛低头看她。

秦棠眼睛湿润,唇发红,目光柔软笔直,蓦地,冲他笑了。

蒋川舔了舔嘴角,又低头用力亲了她一口,也笑了。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蒋川有股冲动,秦棠懂,她摆动腰臀,踮起脚尖。

蒋川闭了闭眼,把那股冲动压下去,按住她,哑声:“别动。”

秦棠听话地不动了,现在不合适,她懂。

“你什么时候看见我的?”她问。

“在大排档。”

秦棠明白了,碰瓷引起的骚动,她抬头看他:“你等会儿要去哪儿?”

蒋川说:“现在不知道。”

路莎不肯说,曹晟已经带人回来了,也是一场空,姜坤不见踪影,所有人都处于焦躁不甘中,他同样不甘,或者更甚。

“怎么穿我衣服?”

“暖和。”

他低笑出一声。

秦棠沉默了几秒,问:“我能跟着你吗?”

不等他回答,她又追问:“能吗?”

蒋川看着她的眼睛,秦棠看着他,说:“我不想跟你分开。”

心底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很害怕。

“你们人很多的吧?我跟着你,不吵不闹,你出去我就等你回来,这样也不行吗?”

她一连说了几句,蒋川胸口堵得慌,拒绝的话说不出。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答。

秦棠明白了,她咬了下唇,低头说:“我知道了,我在西安等……”

蒋川立刻扣住她下巴,抬起,“好。”

蒋川把秦棠带走了。

曹岩看见,楞了下,很快明白过来,跟秦棠打了招呼,知道秦棠是跟吕安到佳县送物资的,他指指里头,对蒋川说:“路莎还是不肯说,你想想办法。”

这一路,路莎的要求不算高,但有些过分,她只听蒋川的。

秦棠立刻抬头,蒋川摸摸她的脑袋,“路莎跟案子有关。”

秦棠说:“我知道,我不知道她也在这里。”

“我进去看看。”

“嗯,你去吧。”

秦棠松开他,走到旁边坐下。

蒋川往前走,推开其中一扇门。

曹岩坐秦棠对面,翘起二郎腿,说:“刚才他说出去看看,没想到把你带回来了。”

秦棠语气挺认真:“我在会妨碍你们吗?”

曹岩笑:“还好,有个路莎在,多你一个也不碍事。”

只是,怕有什么危险。

秦棠点头:“那就好。”

屋子里烟味儿很重,路莎靠着床头抽烟,烟灰缸里几根烟头,她看向蒋川,笑了:“一场空?”

蒋川在她对面坐下,说:“如果你不肯说,明天一早就有人把你押回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路莎笑出声:“因为我没用了?”

蒋川淡淡地看她,默认。

僵持一个小时。

蒋川起身,不再看她,转身走向门口,手握上门把——

“他在佳县。”

蒋川回头,路莎掐灭烟头,走向他,脸色灰败地说:“我只知道他去了佳县,具体位置不知道,我知道樊老大的毒品交易很多都是走水路,这样比较安全,姜坤户头上的钱已经全部被冻结,但是你们也知道,那些钱对姜坤来说不算多,藏钱的地方我不知道,不过,我猜,他们可能在黄河附近。”

蒋川下颚绷紧。

路莎站在他面前,“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了,能不能抓到人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会抓到的。”

蒋川丢下一句,迅速拉开门,把曹岩叫过来,“去佳县。”

他给曹晟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

曹晟说:“你们先过去,小心一点儿。”

留在榆林的人手不多,加上蒋川和曹岩,一共八个人。

秦棠走到他面前,蒋川捏捏她的手,“你今晚跟我们去佳县,明天在佳县等吕安。”

秦棠咬唇:“嗯。”

路莎走到门口,看见抱着相机的秦棠,脸色瞬间煞白。

她抬头,看向蒋川:“我呢?”

蒋川看她一眼:“有人送你回西安。”

路莎死死瞪着他,声音却慌乱:“这就是你说的最后的机会?”

她说出姜坤的下落,就没价值了,是吧?

蒋川没再说话,忙着部署安排,尽快出发。

秦棠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跟着蒋川走了,路莎被人拷上手链,跟那两个男人一起被押上车,送回西安。

……

汽车在黑夜中飞驰。

曹岩开车,蒋川和秦棠坐在后座,两人什么话都没说,蒋川把人揽住,她的手包在他掌心。

早在出发前,蒋川就让人去打探,还没抵达,就接到电话。

“蒋哥,大峡谷这边,你们得快点儿,不然来不及了。”

蒋川坐直了,“现在什么情况?”

“我之前听见了枪声,那边有船。”

蒋川脸色沉了:“你先帮我盯着,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蒋川立即给曹晟打电话。

曹岩很兴奋:“找到了?”

蒋川:“没出错的话,就是了。”

曹岩从后视镜看了秦棠一眼,秦棠握紧蒋川的手,“我跟你一起去,我会找地方藏起来,不会连累你们。”

蒋川一口否决:“不行。”

曹岩想了想,说:“我们没时间拖延了。”

秦棠转身,正视蒋川,“我不想拖累你,走吧。”

就算有不幸。

那也是她的选择。

她不想跟他分开,尤其是此时此刻。

曹岩看了一眼,很快就到了分叉路口,他一咬牙,把车冲进路口。

已无退路。

……

黑夜,比墨还深。

比夜更黑暗的是黑色交易,姜坤冷冷盯着赵乾和,看向樊奕:“你不是说他死了?我以为你说话一向算话。”

赵乾和冷笑,不屑地看着姜坤,“姜老板,现在警察都在抓你,我们冒这个险救你,你废话那么多。”

樊奕笑:“今晚过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没到必要时刻,何必赶尽杀绝。”

姜坤脸色如冰,几秒后,讥笑出声:“你说得对。”

下一秒,拔枪,迅速朝赵乾和胸口“砰”了一枪,赵乾和双目瞪大,不敢置信地看他,又低头看自己胸口奔流的血液,身体支撑不住,跪倒在地,无力地垂下脑袋。

赵峰过去探鼻息,对姜坤摇头。

姜坤笑着吹吹枪口,“多年不使抢,枪法还算准。”

樊奕在枪声响起时脸色沉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淡淡说:“这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谢了。”姜坤冷哼。

“钱呢?”

姜坤走在前面,“你带人跟我去取。”

樊奕笑了声:“你确定警察找不到这儿?”

姜坤无所畏惧:“找得到,但不是今晚。”

他一向谨慎,早几年就想好了退路,警察么?早就去了另一个窝点,等他们找到这里,他已经逃远了。

寺庙。

地下室,机关重重过后,终于打开了。

樊奕盯着那堆得很高的箱子,眼睛一亮,立即示意手下人,“去看看。”

箱子被打开,现金,黄金,古董……

所有人眼睛都发亮,谁能想到姜坤竟然藏了那么多钱。

这简直是金山银山啊!

姜坤看向樊奕,不动声色道:“我的诚意如何?杀一个赵乾和不过分吧。”

樊奕笑:“别说一个赵乾和了,就是一百个,也随你处置。”

樊奕吩咐:“别磨蹭,赶紧给我搬!”

赵峰过去摞起箱子,走出地下室,眼神沉下来。

……

蒋川让曹岩把车停在岩壁的半坡处,这里山林环绕,松拍参天,再往下是一条很崎岖的下坡路,往前走一点,就看到下面的黄河,在深谷之中流淌。

蒋川短暂地抱住秦棠,声音很低:“在这里等我。”

秦棠眼睛微红,咬着唇不说话,怕他分心,只对他点头。

蒋川看着她,很快转身。

几个人消失在山林里。

秦棠站在岩壁上,夜风萧瑟,她身体微抖,抱紧相机。

蒋川跟曹岩走到黄河边,正沿着道路往前行,突然几声“砰”,两人脸色均变,迅速往前走。

“老大!有人入侵!”

“死了没?”

“死了。”

樊奕看向姜坤:“你他妈不是说这里很安全吗?怎么会有人?!”

姜坤也没想到有人能找到这里,他们选择夜里行动,万无一失才对,他难得慌了几秒,很快冷静;“也许只是附近的村民。”

“赶紧搬东西!撤!”樊奕大喊。

隐匿在山林里的蒋川和曹岩对视一眼,蒋川对身后的人说:“你们小心一点,别暴露。”

蒋川紧紧握拳,眼睛如血:“我过去看看。”

曹岩咬牙,跟在蒋川身后。

他们找到那具尸体,蒋川把人翻过来,皱眉,同时松了口气,“不是我找的人。”

再一探,“没气了。”

那些人正在搬东西。

“过去看看。”

……

樊奕:“水路来不及了,让人把车开过来,先躲一躲。”

姜坤:“不行,路地更危险。”

樊奕大骂:“现在由不得你!再拖延,全部得死在这儿!老子自有安排。”

所有人把东西往上搬。

蒋川看着他们走的方向,心猛地抽起来,秦棠在上面!

他迅速往前跑,曹岩按住他:“你干嘛!”

这样,很容易暴露。

蒋川下颚绷到极限,“她在上面!”

曹岩神色一晃,松开手,“我跟你去。”

秦棠安静地坐在车上,一道道亮光从后头照射,她转身看一眼,迅速下车,往下走,找藏身之地。

身后一辆辆车停下。

“通知老大,我们车到了,让他们快点。”

“这车谁的?是不是姜坤的?”

“去看看。”

不是警察!

秦棠心慌极了,跑得很快,跑到一半,听见前面有声音,她脸色白了白,迅速往左边的山林里躲,藏在一处岩石后,剧烈地喘息。

等身后动静小了,秦棠抱着相机小心翼翼地往前挪。

前方,忽然冒出两个人影。

秦棠松开相机,手胡乱地在地上摸索,摸到一块石头,她两手紧紧抓着石头,躲到后面,身体抖得厉害。

到了这一刻,她才觉得害怕。

她怕极了。

蒋川知道秦棠有些小聪明,依旧心如死灰,他必须比那些人早一步上去,他速度极快,曹岩险些跟不上,蒋川紧盯着前面,抢握在手上。

秦棠屏息,等脚步声靠近,立即高高举起石头,就要砸下去。

蒋川瞥见那截雪白的手臂,眼色一喜,迅速扣住她的手,石头从她手上滚落,砸到他膝盖上,他疼了一下,很快把人抱住,喘着粗气。

秦棠闻到熟悉的他的气息,整个人一楞,蒋川贴她耳边,压抑道:“棠棠。”

秦棠紧绷的情绪瞬间瓦解,眼睛红了,抱住他,急切地小声告诉他:“上面很多人,很多车,不知道他们在运什么。”

蒋川摸她的脸,“我知道,你现在跟着我。”

秦棠点头:“嗯。”

“车上有副手铐!”

隐隐约约的一声传来,蒋川和曹岩对视一眼,脸色均变,“走!”

“现在几点?”

“凌晨四点多。”

还要一个多小时,曹晟的人才到,必须想办法拖住他们。

三人躲躲藏藏,往前走。

一路上,蒋川都在观察,哪里能藏人,他想把秦棠藏起来。

秦棠异常冷静,脚下一刻不停,跟随他。

曹岩站起来,借着高处,看向前方:“他们的东西从寺庙运出来的。”

蒋川:“过去看看。”

刚走一段。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枪声彻底打破黑夜的沉静。

“有人闯入了!”

蒋川的手瞬间抓紧,抓得秦棠生疼,她抱他的手臂:“我不怕。”

秦棠知道,他此时肯定无比后悔,后悔把她带过来,他怕自己护不了她。

她都知道。

“我不怕。”

她又重复了一遍。

“也不后悔。”

第一次次他覆在她身上,叫她别后悔,她说不后悔。

此时此刻也一样,无论结局如何,她都不后悔。

曹岩听着,心里挺难受,深吸了口气,看向前方:“过去看看,也许是我们的人暴露了。”

……

整个山林不再平静。

所有人拔出枪支,谨慎应对,樊奕和姜坤还在地下室门口,樊奕冷声:“撤!”

手下问:“那东西呢?还剩一半。”

樊奕怒:“钱重要还是命重要!赶紧走!”

来不及了。

前方忽然爆炸,几个人伏地,轰隆一声,火苗窜高。

蒋川捂住秦棠的耳朵。

曹岩看着前方路段被炸毁,笑了一下。

樊奕带了□□,蒋川跟曹岩刚才抢了过来,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漫天的灰土,姜坤从地上爬起来,看向赵峰:“去看看。”

赵峰提着枪,带着十来个手下,慢慢走出去。

樊奕脸色彻底黑了,怒气冲冲地看向姜坤,“你他妈都招惹了什么?!”

姜坤脸色沉静,眼睛却异常黑亮,“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你说的,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蚁,死活都捆在一起,我的人没你多,这次,还得靠你,至于钱,我还有,下次一并送你。”

谁知道还有没有命出去花这些钱?

蒋川和曹岩正准备带秦棠撤离。

前方,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朝这边逃,蒋川定睛一看,脸色微变,“是我们的人。”

曹岩立刻去接应,那人浑身是血,只剩一口气了,“他们人很多,地下库全是钱和黄金,樊奕……樊奕也在……”

樊奕。

缉毒警一直想缉捕的大毒枭。

“还有……赵……”

他花没说完,人已经栽倒。

曹岩连忙扶住他,手一摸,“还有气……”

蒋川带着秦棠,曹岩拖着同事,往前走。

……

“这里有血,往前追。”

身后提着枪的十几个追上来。

赵峰走在中间。

……

已经快到了黄河边。

曹岩对蒋川说:“我们分两路,这样更安全。”

蒋川点头:“嗯,你小心。”

兵分两路。

蒋川跟秦棠快走到黄河边,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提起枪,蒋川迅速扑倒秦棠,秦棠立刻抓紧他,蒋川抱着她滚了一圈,子弹追着他们。

两人滚入浅水区。

蒋川拔枪,迅速朝那人开了一枪。

枪声引来赵峰等人。

这里是河边,除了岩石,几乎没有藏身之地。

蒋川带着秦棠往前跑,经过那人身旁,秦棠弯腰,捡起枪,握在手里。

赵峰等人赶到。

“砰砰砰——”

蒋川把秦棠推到岩石后,他来不及躲避,被气流擦伤,肩膀冒血。

十几把枪对准他们,慢慢围了过来。

蒋川躲在岩石后,开了十来枪,解决掉几个人。

秦棠紧紧握着枪,剧烈喘息。

蒋川转身,摸摸她的脸,低声:“好好躲在这儿,别出来。”

秦棠咬着唇,眼眶湿润,点头:“好,你要小心。”

蒋川看准时机,身体滚出去。

枪声四起,秦棠看着子弹在地上打出一个个洞,险险擦过蒋川的身体。

每一次枪声,她身体都抖一下。

直到他藏身到另一块岩石后。

她的身体才停止颤抖。

赵峰带着人一步步靠近,他们的目标是蒋川,现在没人分心过来对付她,秦棠很安全。

她躲在后面,视线前方,蒋川浑身湿透,混着泥土,黑眸如鹰,潜伏在岩石后,伺机而动。

秦棠抱起相机,抖着手对准他。

“砰——”

蒋川开了一枪,有人倒下。

赵峰身边还剩六个人。

“操!”有人骂道。

“围过去!”

秦棠抖着手放下相机,握紧手中的枪。

一阵混乱的枪声。

又倒下三个人,有人从身后袭击,蒋川转身开了一枪,弯腰躲过,闪躲不及,肩上挨了一枪,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又一次对准他。

蒋川伏地躲避。

“砰——”

“砰砰——”

三道枪声。

一枪是秦棠开的。

秦棠手被震得有些发麻,心口提到嗓子眼,看着那人在她面前倒地。

蒋川的目光跟她对上,像在说:好样的。

还有两枪,是赵峰开的,他身后倒着两个人,目光瞪大地看着他,“你……”

除了赵峰,那些都倒下了。

秦棠举着枪,她杀了一个人,手发麻,心也麻木了,正要对赵峰开枪,蒋川扑过来,“别动,他是自己人。”

后面一阵脚步声,又一波人来了。

赵峰手臂中了一枪,他看向蒋川:“你们找个地方躲起来。”

蒋川看着他:“你小心。”

“我们的人快到了,你把她送走。”

“嗯。”

他拥着秦棠往前走。

可……哪里能躲?

……

“赵哥,人呢?”

“跑了。”赵峰坐在地方,捂着手臂,“往前边找找。”

“岩石后面,全部找一遍!”

蒋川抱着秦棠,躲在河里,浑浊的黄河水,冲刷着他肩上的血。

脚步声靠近。

秦棠脸色苍白,看着他肩上的血,用手捂住。

血被冲刷干净。

“会不会在水里?”

秦棠抬头看蒋川,蒋川脸色沉冷,下颚绷紧,垂眸看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她沉入河水里,压在河底的石壁上。

四肢交缠,秦棠死死抱着他,嘴唇紧紧闭着。

两人的耳朵,鼻子,冒着水泡。

“那边有没有?”

“没看见。”

“河水里也没有?”

“这么久了,要是在河里,早憋死了。”

河底,秦棠脸色越来越白,呛了几口水,蒋川捏住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给她渡气。

“砰——”河水炸开一个水花。

秦棠身体颤抖,蒋川双手双腿死死扣着她,唇狠狠封住她的唇。

水面上一连几道枪声后。

安静了。

蒋川抱着秦棠冒出水面,秦棠脸和唇发白,趴在他肩上,两人剧烈地喘息,大口大口呼吸空气。

半响,蒋川抵着她的额头,捏住她的下巴:“还好吗?”

秦棠有些虚弱,点头:“嗯。”

蒋川抱着她转身,看向河对面。

衡量了一下,他看向她:“能游多远?”

秦棠游泳挺厉害,但现在的体力,她不知道。

蒋川说:“我送你到河对岸。”

秦棠咬了一唇,恢复丝血色,“好。”

滚滚黄河,悠长浩瀚。

十月秋,河水冰凉,秦棠身体瑟缩,手脚渐渐僵硬,蒋川在她身后守护。

他们像游荡在黄河里的两条鱼。

天际灰白。

天边冒出一片红霞,不久后,太阳就要升起。

秦棠死死撑着,还剩三分之一的距离,脸痛苦地皱在一起,整个人往下沉,体力不支了。

蒋川潜入水里,把她捞起来,喘着气说:“抱紧我,可以吗?”

秦棠脸色苍白如雪,手几乎是本能地攀着他,虚弱地:“好。”

河对岸,时有枪声。

蒋川带着秦棠爬到岸上,把秦棠放平,撑在她两侧,低头看她,水从额头,发尖,下巴滴落到她身上,他抹了一把脸,脱掉身上的衣服,拧干,给她擦脸。

秦棠微弱地喘息,睁开眼看他。

蒋川低头,吻她的唇,直到她唇色恢复一丝血色才松开。

秦棠挣扎着坐起来,眼睛一直盯着他,手摸到他肩膀,伤口已经泡得看不见血,只留一个血洞,“疼吗?”

蒋川握住她的手:“疼,不过没事,子弹打得不深。”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两腿.间,捋开她额前的发。

两人浑身是水,蒋川抱了抱她。

“听我说。”

秦棠跪坐在他面前,眼睛湿润,“嗯。”

蒋川指着那条山路,“往上走,再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就到村子里,跟村民求助,让他们送你到县城,在那里等我。”

一阵风拂过。

秦棠身体抖了抖,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下来,“你会回来的,对吗?”

“对,我一定回来。”

“别哭。”他抹掉她的眼泪,双手捧住她的脸,吻她的眼睛,“回来跟你生两个孩子。”

秦棠咬着唇,眼泪不受控地流,乖乖点头,“好,一男一女。”

蒋川拉着她站起来,深深地看着她,再一次低头,吻她的唇,很轻柔。

他松开她,把她往前推一步:“走。”

秦棠回头,眼里嚼着泪,不肯动。

蒋川眼眶也湿了,他哽了下喉咙,别过一眼,再看她,已经恢复如常,嘴角弯起:“听话,往前走,不要回头。”

秦棠抱着相机和枪,回头,一步一步往前走。

她不敢回头。

“噗通”一声。

她知道蒋川跳进黄河里了,她知道他会回去。

秦棠走得很慢,爬上山坡,手里抓着一根树枝,刚稳住脚,身后一声枪声,闷在水里。

她脸色突变,慌乱地立即回头。

远远地看见,黄河水里晕染了血色。

黄河里没有人影。

岸上站着三个人。

秦棠脸色苍白,心一瞬间就死了。

枪声不断。

她疯了似的从山坡上跑下来,狼狈地摔倒,不管不顾地爬起,往前跑。

她冲到岸边。

河里忽然冒出个人头,她懵了。

下一瞬,蒋川连开几枪,那三人倒入河中,血染红了黄河水。

秦棠分不清那是谁的血。

蒋川爬上案,看向对面,秦棠的心又活了过来,她抹掉眼泪,努力看清他的样子,可惜距离有些远,她看不清,但她知道他盯着她的意思。

秦棠咬唇,往前走。

这一次,没有回头。

她爬上山坡,天刚刚亮。

远处的寺庙传出钟声,平静,安稳,祥和。

秦棠停住脚步,仰头看向天边的曙光,面容沉静,无比虔诚地祈祷:

佛祖啊,如果你听得见。

请你,一定保佑他。

保佑所有负重前行的战士。

护他们一生平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