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飞小说>王妃重生记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166

GG3

每年,哪怕司徒渊在华国的天涯海角,到得六月,他都会回到京都。

因这里埋葬着他深深辜负的人,韦氏。

六年弹指而过,像这世间的风,永没有停止的时候。

坐于檀木椅上,借着明亮的烛光,司徒璟亲手给他斟上一盅酒,微微笑着道:“自从三哥一家去了永平,咱们皇家越发冷清了,只盼着大哥回来,添些热闹呢。”

曾经的他,因为许婕妤,不能再面对司徒渊,然而时间总是最好的良药,经过这些年,所有的隔阂都已经不复存在,看着对面风尘仆仆的兄长,他甚至希望他能常留京都。

司徒渊端起酒一饮而尽:“在外面走得多了,反而不适应京都的繁华。”他看一眼司徒璟,“若你觉得冷清,便来找我,咱们闯荡四海,也是一番热闹。”

他并不是无所事事,相反,他为华国立下了不少功劳。

在京都,司徒璟给司徒修分担朝堂事务,可司徒渊却是开辟了另一片天地。

在那里,他更自由。

司徒璟羡慕的叹口气:“京都待久了,确实也无甚意思,只琼儿年纪尚小……”作为父亲,哪里舍得离开她,若带着她路途奔波,又担心她受累,毕竟是个小姑娘呢,金枝玉叶。

司徒渊若有所思:“或者你也该娶妻了。”

这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司徒璟一笑:“要娶妻,也该大哥先罢?”

男儿成家立业,然他二人波折,原是有家的,却也支离破碎。

酒香浮于空中,彼此小酌一口,都陷入沉默。

半响司徒渊道:“也不宜多喝,明儿还得去拜见皇上。”

司徒璟噗嗤笑起来:“这你不用担心了,前些日子,皇上带娘娘出游去了。”

“是吗?”司徒渊问,“去哪儿了?”

“天知地知,我不知。”司徒璟又给司徒渊倒上一盅酒,“要论到潇洒,只怕没人比得上皇上,大好河山说放下就放下,都不知归期呢,幸好太子已经知事,都能批阅奏疏了。”

九岁的司徒熙在去年被立为太子,用讲官的评语,那是不世出的天才,文有徐涵教导,武有裴臻指点,无人能及,想起那光彩照人的侄儿,司徒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不过有个胸襟宽阔的父亲,或者他比自己幸运多了吧?

司徒渊端起酒喝了下去。

兄弟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吃光了一坛子。

早晨的日光落在枕边,暖烘烘的,司徒璟昨日大醉,头痛欲裂,迷迷糊糊中好似见到一个人影,高高瘦瘦,颇有风姿,可他委实看不清楚,只觉那温柔的手指好似拂过脸颊,停留了好一会儿。

等到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哪里有什么人?倒是桌上多了盏醒酒茶。昨日落在地上的衣裳也被捡起来,放在高几上。

他心里有几分恍惚,可片刻之后,他便换上靴子疾步走了出去。

京都的琼玉轩生意兴隆,人来人往,他却不像那些来买珠玉的客人,直接就闯到了内室,袁妙惠正当在数银子,被他吓一跳,手里元宝落在地上,回过神道:“王爷?”

他瞧着她一身绿柳色的裙衫,上去抓住她的手道:“今儿你来王府了?”

因司徒琼的关系,母女总归要见面,故而他也留了情面。

袁妙惠皱眉:“王爷首肯的,怎的,莫非又不准我见琼儿?”

果然是她,司徒璟眉头一挑:“那为何来我卧房?”

“我何时来的?”袁妙惠从他掌中抽出手,“王爷别诬陷我,我只去看了琼儿,别个儿什么都没做。”她转过身子,继续算账,自从和离被无数人看了笑话之后,在袁家待不下去,她拿了部分嫁妆离开袁家,自己开铺子挣钱。

生意从一开始的冷清到现在的热闹,倾注不少心血。

只她几不露面,谁想到司徒璟会闯进来。

“还请王爷走罢,省得惹来闲言闲语,污了王爷名声。”她语气淡淡。

早上的温柔荡然无存,明明照顾过他,却假装不曾,他瞧着她的身影,比起往前好似更纤细了些,毕竟不像世家小姐般十指不沾阳春水,而这一切,当然也是他造成的。

整整六年,她生活在外面,便是他,也曾听到那些奚落她的嘲笑。

心头满是怜惜,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装下去,上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袁妙惠浑身僵硬,不敢相信他还会来抱自己。

当初和离,他对自己的感情荡然无存,只是不屑她的势利,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喜欢她了,他看穿了自己的小心眼,看穿了她的虚荣,她也渐渐觉得自己不配他曾经的那一颗真心。所以这些年,即便曾幻想过,有一日他仍像当初一样,可到底知道那不过是幻想。

如今也是罢?她咬着唇道:“王爷你这是做什么?莫非早上喝了酒?”

声音微颤。

他低头去亲她的脸颊:“惠惠,你再嫁给我吧。”

她眸子一下子张大。

好像被惊吓到了一样,司徒璟轻声道:“我知道你还在怨我……”

当初心寒,一怒之下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这几年,再没有遇到让他动心的姑娘,才知道心里还是向着她的,只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忍无可忍,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她的怨意已然淡了,而她也已不像从前。

他心里明白,让他愤怒的,是因没有得到她的真心,只要她愿意交出来,他自然也愿意把一切都还给她。

捧起她的脸,他问道:“你如今是真喜欢我吧?”

“谁喜欢你?”袁妙惠恼道,“我如今自己能挣钱,不稀罕你的王府!”

司徒璟轻声笑起来:“那你还来照顾我?我瞧见你穿什么了,与这件儿一样,莫说是府里奴婢,我回头一问便知。”

“还不是琼儿说你喝醉了,叫我来看看?你当我想看?”袁妙惠使劲推他,“你快些走罢!”

司徒璟却不走,用力抱住她,猛地亲了下去。

唇舌相接,那滋味从陌生渐渐到熟悉,一如当初他对她的浓情蜜意。

胸腔好似被什么击中一般,袁妙惠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落在他嘴里,咸咸的。

她埋在他胸口大哭起来。

“嫁我吧。”他揉着她头发。

她沉默许久,终于轻点了脑袋。

两人相拥在一起,突觉那几年的折磨,或许也值得。

云县的纸扎铺,贾丽光已经提前扎了一座庭院,庭院里什么都有,楼台亭榭,奇花异草,甚至还有纸扎的桌椅,上面摆着棋盘,师兄师弟都笑,说她比任何纸扎都做得用心。

许是看上那前来定制的男人了。

在县城里,所有的男人也不可能有他那样清贵的气度。

唯独贾丽光觉得好笑,别说县城了,就是京都,又有几人能比上?那可是雍王司徒渊啊。也是她的表哥,远房表哥,故而虽是遵从了他的吩咐,可往前见过韦氏,总算沾亲带故,她自然比别个儿做得用心。

到得六月十六,司徒渊按照原先约好的时间,来此取庭院,拿去灵山烧与母亲。

瞧着他一年比一年精神好起来,贾丽光端来一碗人参鸡汤予他喝:“咱们纸扎铺自从接了您的生意,比往常更兴旺了,我师父说,您来一定得好好款待。”

有待客送鸡汤的吗?司徒渊好笑,心里知道贾丽光关心他,那日随母亲去白河观龙舟,二人其实见过一面,虽是匆匆,只他记忆力好,仍是记得,至于贾丽光,许也是,但却当做不认识。

那一年,韦氏去世,他想着予她烧些纸扎,陪她热闹,便来了云县,因这家纸扎铺手艺精湛,便是那日才与贾丽光重逢。

端起鸡汤,他喝了下去。

贾丽光笑眯眯看着他:“爷还在外面做生意吗?”

“是。”司徒渊道,“过几日又得走了。”他瞧着她的脸,“明年这时候再过来……”他顿一顿,“到时你还在吗?”

贾丽光道:“自然,我不在,能去哪里。”

韦家被抄家,她母亲被吓破胆子,哪里还管她,她活得自由自在。

司徒渊打趣:“或者嫁人生子。”

听到这话,贾丽光笑起来:“我做这活计,谁人愿意娶我?都说晦气呢,但我也不急,反正……”她心想,人生若梦,像韦家这等富贵,转头就成空,别提她了,何不过得痛快些?反正也没遇到合适的人。

“等你明年再来,我手艺恐是更厉害呢,给令堂扎个更好看的庭院!”

司徒渊哈哈笑了:“好,就等你这句。”

他放下碗,将一锭银子摆在台面,使随从捧着祭物走了。

瞧着他高大的背影,贾丽光暗暗祈祷,希望他能真正的快活起来,毕竟是那样一个和善的王爷啊。

夏日炎热,阳光普照,将地皮都烤得裂开来,但太湖上,风儿轻拂,两岸垂柳葳蕤,却是撑起片片阴凉。

靠着河边,一方扁舟悠悠荡荡,上有一个女子,穿件樱红色绣兰草的小衫,坐在船头,伸出皓白色的玉腕竟在烤鱼,小小的火炉冒着火光,将一条两个巴掌般大的鱼儿烤得泛出了金黄色。

香味飘过来,在风中瞬时就消失了。

唯独在船尾被个男人闻见,睁开眼睛道:“熟了吗,快些来喂爷。”

女子气鼓鼓的:“又叫我钓鱼,又叫我烤鱼,你什么都不做,还说带我玩呢,原是叫我服侍你。”

男人嘴角挑了起来,伸手放在脑后,瞧着那广阔的天空,慢悠悠道:“你知道天下多少女人想要服侍朕吗?如今只你一个,都不知道感恩戴德,让你喂个鱼,还不情不愿……”

他絮絮叨叨,那头已经夹起鱼吃起来。

新鲜的鱼肉落入嘴里,滑嫩香脆,只片刻功夫就吃去半条。

男人一下窜过来,见只剩下小半条鱼尾加鱼头,不由大怒:“你竟然一个人吃了?”

女子撅起小嘴,夹着那鱼头:“你要吗,不要我这个也吃了。”

瞧这打扮乃二十来岁的妇人,可这神情,却是娇憨可爱,她正是华国大名鼎鼎的皇后裴玉娇,在这几年里,甚至被称为妖后,迷得皇上神魂颠倒,常与她双双离开京都,把政事都抛在脑后。

司徒修看她真要吃光了,一把捧住她脑袋,就将嘴压了上去,舌尖探进来,竟像是在找消失的鱼肉,里里外外吃了一遍。裴玉娇逃出来时,脸色通红,嗔道:“没见过你这样的馋鬼。”

“到底是谁贪吃,一共烤了两条,全进你肚子了。”司徒修席地而坐,将她揽在怀里,“再钓一条给我吃,不然……”

手老实不客气的落在她胸口。

小舟上就只他二人,连个船夫都不带,裴玉娇知道他不安好心,撇撇嘴儿把鱼线拿给他:“你给我穿鱼饵。”

那虫子很是吓人,她可不敢。

司徒修瞧她脸颊艳丽仿似牡丹,促狭一笑把虫子拿起,好似没抓稳,忽地掉落在她绣花鞋上。她惊叫起来,跳得老高,将小舟弄得一阵摇荡,最后钻到他怀里,伸手拍他:“你坏死了!”

明明是一国之君,竟还像十几岁的少年捉弄人呢。

他朗声笑起来,重新捉了虫子给她穿上。

鱼线甩入河里,只等着鱼儿上钩。

四周静悄悄的,像是个无人知的桃花源,裴玉娇靠在他怀里,悠悠道:“咱们出来一个多月了,你再不回去啊,指不定要乱套,又有大臣上折子骂我,让你娶个贤德的皇后。”

司徒修噗嗤一声,捏她耳朵:“瞧你这小鸡肚肠,不就骂过一回吗,如今谁人敢说?不过也是该回去了,你想熙儿,衍儿了罢,还有岳父。”

裴玉娇笑道:“爹爹如今有人陪着,我倒是不担心。”

自从裴臻续弦之后,夫妻感情甜蜜一点儿不逊于往前,起初她跟裴玉英,还有林家都有些不乐,谁料那后母却是分外讨人喜欢,不知不觉便一点儿不排斥了,妹妹背地里还与她说,竟是像去世的母亲。那只是臆测,可裴玉娇却放在心里了,她甚至期望真是如此,或者母亲回来了,与她一样也说不定,守着这样的秘密,她只替父亲高兴。

就是想念那两个儿子,一个十岁,一个才七岁多。

“等他们再大一些,我才放心。”

“大一些,就要挑选儿媳了。”司徒修把下颌搁在她肩膀上,吹出的气将她发丝都拂动起来。

她道:“那就挑呗,给他们挑个喜欢的。”

又是好多年,司徒修淡淡道:“可你不是说,喜欢游山玩水吗?真出来了,总是挂念这,挂念那个,难道跟我在一起,还不满足?”

这天地间就只有他二人,不好吗,所以司徒衍吵吵嚷嚷,他都没有带他来。

裴玉娇听出他语气的冷,缩着肩膀笑起来。

他咬牙切齿:“笑什么?”

她将鱼竿搁在船边,转过身,整个人都伏在他怀里:“就是满足了,才有心思挂念别人啊,相公,我如今差不多什么心愿都达成了,你不用为满足我,真不管朝政。我的相公还得做个好皇帝呢,不然熙儿怎么学你啊?我知道,你是因为我上回说什么人生苦短,才做了那么多的决定。可如今走过那么多地方,我觉得,不管在宫里,还是在外面,只要我能每天看见你就行了。”

曾经想象的海阔天空,到最后,也只缩影成他们二人。

他在她身边,就是永久。

司徒修听着她柔声细语,轻声一笑:“那我还是每日去早朝?”

“不,那不行,身体还是要保重的!”裴玉娇搂住他脖子,“只是长途跋涉便算了,我知道就算你在外面,心里还会想着大事儿,毕竟整个华国你要担负起来,我从今往后啊,得做个贤德的皇后。”

可在他眼里,心里,她仍是当初那个被迫嫁给自己的傻姑娘。

单纯的好似天上一片雪,将他的世界都照亮了。

他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睛道:“多数心愿都达成了,那还有什么别的心愿?”

她脆声道:“我要个女儿,我要个小公主!”

原本一早就想生得,可他偏偏不准,拖了好多年,可她实在想生个女儿啊。

司徒修揶揄道:“那是要朕临幸你了?”瞧着她突然变红的脸,他将她慢慢压下来,在耳边道,“要个女儿不难,我其实真问过太医,只要你……”

裴玉娇一下叫起来:“你还想糊弄我!你……”

嘴被堵住,整个人被他覆盖住。

越过宽阔的肩膀,她瞧见好似蓝宝石一样的天空。

那样澄清。

她眼里忽地满溢了笑意,伸手抱住他的腰,任由他予取予求了。

小舟微微摇晃,随着那水流往前,缓慢而去,像是那长长的人生,不知终将停靠在哪里,可身边,有深爱的人陪伴,足矣。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