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仙侠> 逆袭修仙路> 两百六十八章 告别
猫飞小说>逆袭修仙路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两百六十八章 告别

GG3

青光一闪,断浪剑出现在手中,左臂上圆形龟甲法器也套在了小臂上。

陈凡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虽说自己如今已经是突破到了炼气境的境界,但各种法术却还是没有修炼过,和这些落寞学府修士之间的差距却还没有达到无法逾越的地步。

这些人手中的法器,要是一个应付不好,还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

看着陈凡手中两件法器闪现,一件攻击法器长剑,一件防御的盾牌模样的法器。

这些罗摩学院的修士一个个都是脸色一沉。

看来这名修士实力着实不弱,不但修为深厚,而且身上宝贝也是不少。

五个人心底里都是起了深深的疑惑,此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松山学府的修士?

看起来却又不太像,那些个松山学府的年轻修士们,脸上也是一付疑惑的模样,看起来也是不认识此人。

要是此人和松山学府没有关系,难道是罗摩学院的对头?

这五人就算是想破了脑袋,却也是想不到究竟在哪里见过此人,得罪过他。

这人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一般,就像是老天爷派来和他们作对的。

有那么一刹那,这五个罗摩学院的修士甚至感觉是不是自家学院院长做的不太地道,这种背地里阴人的手段连老天也都是看不过去,派人来阻拦。

不过这也就一刹那的想法,转瞬便也就抛诸脑后了,修士干的事情本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不敬鬼神,不拜神佛。

修士信的是自己,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总有一天自己能够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辉。

“大家伙儿小心了,并肩子上。”

那五名罗摩学院的修士身形一闪便将陈凡围在了中间,互相之间配合起来极是熟练,显然心有灵犀,演练了很久。

陈凡催动了灵力,身体四周灵力震动了起来,催动了绝空体法术,体表浮现了一个个灵力小漩涡。

猛地,就看那手持奇形月牙兵刃的修士猛地动了,只见他手腕一抖,整个人如同是毒蛇游动般扑了过来,手中兵刃如同是一弯残月划过了天际,朝着陈凡肋下便划了过来。

身形飘忽不定,就如同是一条狡猾的毒蛇,让人无法锁定住方位。

陈凡手腕一抖,掌中断浪剑竖起。

“嗡……”

一声轻响,好似四周的空气都是震颤了一下,就看断浪剑剑尖一下抖出了九朵剑花来。

这九朵剑花排成了三个品字形,就如同一堵墙般,朝着那罗摩学院的修士便推了过去。

这一下无论那修士身形如何的飘忽,却都是被九朵剑花围在了其中,根本多少不开。

那人倒是吃了一惊,剑招有先后,按照道理来说,一剑刺出只能刺向一个方位。

但陈凡催动了破空剑震荡式,剑身剧烈震颤,肉眼已经是看不清楚剑身的情形,幻化出这九朵剑花来,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虚,那个是实。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都已经是随心所欲,根据对方的动作,想要那一朵剑花由虚化实都行。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啊。”

那罗摩学院为首的修士却也不慌,要只是他一个人,只怕这一下就躲不过去了。

不过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己方可是足足有五个人。

要只是空手倒也罢了,说不定还未必能伤的了对方,但其他四人却也和自己一样,一个个都是手持法器。

他倒是不信,眼前这年轻人,敢以自己的肉身来硬抗四件法器。

交了一下手,这罗摩学院的修士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放了下来,眼前这年轻人身手虽然十分的厉害,但好像还没有修炼到炼气境的地步。

否则的话对方根本就不用近身和自己来肉搏,只要运转法力催动法术,远远的便能攻击自己,那样一来自己却是只能落得个被动挨打,无法还手的地步。

他却是不知,陈凡倒不是没有修炼到炼气境,实在是因为没有时间来修炼炼气境的法术,只能催动炼体境的法术来迎敌。

况且他也不是没有远程攻击的法术,像那无影剑,破空剑月刃式、别离式,甚至催动铁尾毒蜂或者赤火蚁,都能伤敌。

不过这五名罗摩学院的修士的修为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能让陈凡动用这些压箱底的手段。

“哼……”

只听得陈凡微微一哼,众人直觉好似虚空都是抖动了一下,就看陈凡周身好似刹那间模糊了一下。

“唰……”

陈凡手中长剑猛地一递,九朵剑花如同流星一般朝着那落寞学府的修士如飞而去。

这一下那修士大骇,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手竟然无视其他四人的攻击,不闪不避,像是就要拼了自己手上,也要将他击杀一般。

“救我……”

他惊骇的叫了一声,顿时刹住了自己的身形,迅速的往后退去。

就如同是受惊的蛤蟆一般,猛地向后蹦跶去。

其他四名修士也是吃了一惊,一个个原本就已经是全力催动灵力,此刻更是鼓起了最后一丝灵力,催动着法器朝着陈凡便追击了过去。

“啊……”

澹台弦月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却是只有她心里面对于陈凡有些挂念。

她是早就知道了陈凡的存在,一直暗暗的帮她到了现在,陈凡一现身的时候,她心中既有些激动,甚至还有些埋怨。

此时一看陈凡陷入了险境之中,澹台弦月一颗心便忍不住提了起来。

“司马兄,澹台师妹,你们去帮帮那位道友。”

一旁躺在地上的上官无忌也是将这一切都是看在了眼中,旁人都是看个热闹,他想的却是比别人要更远一步。

之前看陈凡占了上风自然是无所谓,大伙儿都是脱险有望,如今这局面却有些不妙,陈凡深陷那五名修士包围之中,而且那五名罗摩学院的修士都是动用了法器。

就算是肉身再坚固,只怕对上了法器也是有些危险。

“哦……,好……”

这一下司马卓航和澹台弦月二人才反应了过来,司马卓航提着手中的长剑便欲上前。

陈凡此刻已然是成了大家伙儿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要是这根救命稻草再沉到水底了,那真的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啊……”

就在这刹那间,只见那与陈凡交手的罗摩学院修士肩膀上血光一闪。

一朵剑花印在了那修士肩头,闪现了一朵血花来。

紧接着就看陈凡手腕一抖,整个剑刃顺着肩胛骨的骨节便插入了其中,接着剑身一颤。

就看血光崩现,那罗摩学院修士握着法器的整条胳膊顿时离体,一下飞了出去,掉落在地。

“砰砰……”

这时其他四名罗摩学院修士的法器也是杀到了跟前。

就看陈凡左手往后一挡,“啪、啪……”两声响,一柄单刀法器,一柄花骨锤法器被陈凡手臂上套着的那件龟甲法器磕到了一旁。

接着就看他身形鬼魅般的一闪,一柄长鞭法器扫了个空。

但还有一柄长剑却是再也躲不过去。

就看那长剑猛地朝着陈凡的后心便刺了过去。

“啊呀……”

这一下澹台弦月吓得花容失色,忍不住惊叫出声来。

要知道就算是修士,这心脏也是要害之地,若是被刺穿了,虽说不像是普通人立刻就会死,但肯定瞬间也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而对方却还有四名修士完好无损,这一下只怕就要任由对方宰割了。

“噗……”

眨眼间那剑尖便刺中了陈凡的后心,但那长剑就好似刺中了一尾游鱼般,剑尖瞬间便被鱼鳞滑开了。

这却是陈凡催动的绝空体“涡”字诀,剑尖刺在了气壁旋涡上根本就无法着力,滑向了一旁。

长剑瞬间便划过了陈凡后背,滑入了陈凡的腋下,那手持长剑的修士一下也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形,整个人都是失去了平衡,超前打了个趔趄。

这是陈凡已经将面前的修士刺伤,手臂一夹,将那长剑夹在了胳膊下,右手反手便是一剑,朝着身后撩了过去。

身后那修士心中大惊,也顾不得手中的法器,顿时一撒手,整个及急速向后退去。

不过为时已晚,就看一道血光崩现,陈凡剑尖却是扫过了他的腹部,小腹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不过还好他见机得快,当机立断便舍弃了自己的法器,否则的话要是慢了半步只怕是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一下兔起鹰落,迅疾无比,刹那间却已经是分出了胜负来。

罗摩学院的修士一个回合之中,已经是有两个挂了彩,其中一人受伤不重,但却是失去了法器,另一人却是连胳膊都断了,一身修为去了一半。

就看那断了一臂的罗摩学院修士,忍着剧痛,两步来到了胳膊掉落之处,将其捡了起来,将肩膀断裂之处摁在了一起。

此刻他脸色一惊煞白,额头上冒出了虚汗来。

“阁下……,好狠辣的手段。”

一张脸脸色如同死灰,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因为任务要失败,失去了突破到炼气境的机会。

“哼,彼此彼此,这件事是因你们而起,要是你们没有生起害人之心,也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

“休要猖狂,胜负还为分呢。”

剩下那三名罗摩学院的修士却是不甘心,催动了手中的法器又是攻击了过来。

一柄单刀、一柄长鞭和一柄花骨锤成品字形将陈凡围在了其中。

黑影一闪,却将一道黑光从陈凡手中升起,“嗖”的一下绕着陈凡转了个圈子。

“啊、啊、啊……”

三声痛呼声响起,几乎不分先后,就看三间法器齐齐的掉落在地。

那三名罗某学院的修士一个个都是抱着胳膊,脸上浮现了不敢相信之色。

就看这三人原本手持法器的手臂都是软绵绵的吊着,失去了行动之力。

“灵器!”

那名罗摩学院为首的修士惊叫出声来,此刻他的胳膊上的血肉已经是长到了一起,胳膊虽然还是无法用力,但却也不用再用另外一只手捧着了。

他见到了这一幕,心中震惊的简直有些呆滞了。

刚才陈凡放出了那道黑光,掠了个圈子便又飞回去,消失在袖口,而自己三名同伴却是齐齐的受了重伤。

这模样,那道黑光看起来分明便是一件灵器了,普通的法器根本就没办法做到这点。

对方只出手了两次,己方五人已然是全军覆没。

虽说还有一人没有受伤,但却是连法器都失去了,根本不用陈凡动手,那些松山学府的修士们联起手来便能对付他。

“我……,我们认栽了,阁下欲要如何?”

那罗摩学院为首的修士脸色黯然,眼神闪烁了片刻,终于是暗淡了下来,一颗心如同死灰一般。

这一回不但是没有完成任务,只怕己方四人就连性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滚……”

陈凡冷冷的嘴角蹦出了一个字来。

“啊……”

那些罗摩学院的修士一下没反应过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道友,这些人欲要将我等一网打尽,可不能轻易饶了他们啊。”

司马卓航顿时有些焦急,急急的朝着陈凡这边走了过来,口中直嚷嚷,这些人可不能轻易放过,定要拿回到松山学府去,请院长定夺。

那五个罗摩学院的修士顿时焦急起来,要是被这些松山学府的修士们绑回去,还不知道要生出什么事请来。

“关我什么事。”

陈凡冷冷的看了司马卓航一眼,又是朝着落寞学府的修士们大声喝问。

“怎么,还不走?等着要去松山学府喝茶么?”

这时那些罗摩学院的修士才反应了过来,兀自有些将信将疑,朝着陈凡抱了抱拳。

“感谢道友今日之恩……”

慢慢的脸朝陈凡便向山下退去,看这情形还有点怕陈凡在背后动手。

不过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陈凡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下了山。

“东西拿着。”

突然白光一闪,朝着一名罗摩学院的修士飞了过去,那修士心中一惊,一伸手,手中却是多了一柄长剑法器,正是自己被陈凡夺取的法器。

“多谢!”

那修士又惊又喜,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法器竟然还能回来。

“你们布下阵法的阵器就留下吧。”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些罗摩学院的修士脸色都是一呆,不过没有任何办法。

这法器虽然是院长炼制而成,炼神境修士亲手炼制的阵器可是十分的宝贵,但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知道友高姓大名,今日多亏了道友相助……”

上官无忌让人将他搀扶了起来,强撑这朝着陈凡这边走来。

此人一身修为如此高明,倒是值得结交一番。

陈凡扫眼一看,心中一楞,那一抹倩影此刻却是不见了。

“咱们走吧……”

朝着上官无忌微微一点头,也不答话,招呼了王光第一声,陈凡便向山下而去。

“道友……,道友……”

连喊了两声,陈凡却是头也不回下山去了,上官无忌愣了片刻也是没法,只得作罢了。

二人径直下了山,到了山脚下,山下一颗三四人合抱的古树后面却是转出了一个人来。

“陈凡!”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人却不是澹台弦月又是谁。

陈凡也是苦笑了下,刚才没有看到澹台弦月的身影他心中便有所猜测,果然这丫头却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信你应该也是看过了,怎么样,不如跟着我一起走吧。”

说完这句话,陈凡心中也是有些热切起来,此行一去只怕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回来了,要是澹台弦月能跟着自己,从此两人结成道侣一起闯荡修真界,岂不是美哉。

澹台弦月双眸也是亮了一下,不过很快却又黯淡了下来,陈凡一看,心中却是沉了下来。

“这个……,可不信,要是你信里面说的都是真的,我还得回家一趟,禀告爹爹,我……,我不能丢下家族不管。”

说到后来,澹台弦月声音越来越小,犹如蚊呐一般。

她心中知道,陈凡这一趟青州府城之行冒了多大的风险,自己实在是有点鼓不起勇气了。

“好……”

陈凡眼色一黯,随即又是笑了起来。

“弦月,就此别过了,保重……”

说罢脚下一点,身形如电而去,王光第朝着澹台弦月也是点了点头,跟在陈凡身后也是去了。

看着陈凡的身形消失在远处,澹台弦月心中也是忍不住升起了一丝酸楚来,不知自己这一次拒绝是对是错,说不定这一别此生再也无法相见了。

二人这一去在北俱芦洲之中究竟会闹出一番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却就不在本书所叙之列了。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