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玄幻> 绝世天尊>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绝世天尊
猫飞小说>绝世天尊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绝世天尊

GG3

军中一些年岁较高的老辈们都说,如果没有硝烟弥漫的话,落月天都所在的这片土地,本该有着澄澈的蓝天和美不胜收的景致,但如今,这里只剩下了一片废土,恍如末日降临一般。

一早,两方大军便已经集结在了落月天都之外,这座古老悠久的城池,在数百万大军包围之下,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繁荣昌盛,血腥肃杀的战争气息弥漫着这片地界,连得天上的云彩,都被硝烟熏成了漆黑之色。

三国联军的前军大阵之前,叶天悬空而立,手里剥着一个橘子,一瓣一瓣的塞进嘴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出现似的,在他的身后,便是金戈铁马,气吞山河!

“来了。”

突然,叶天面上浮现出了几分笑容,目光朝着远处望去,便是瞧见了,那落月天都的城头之上,正有一队人马浮空而其,朝着他所在的地方飞掠而来。

都城之中,墨尺寒带领着大批鬼宗强者飞了出来,在墨尺寒的身后,光是九劫涅槃境的超级强者,就有着不下三十之数!

墨尺寒带着人飞到了距离叶天等人不足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手背在身后,扫了一眼叶天身后的强者们,又望了一眼下方严阵以待的百万大军,最终朝着叶天一笑:“叶天,你可将一切事情都准备好了?”

“当然,”叶天缓缓的将灵墨刀抽出,其上,那瑰丽的雕灵纹理迎着初升的朝阳,显得格外耀眼,“就差你的人头,还有一场盛大的庆功酒会了,你呢?可曾洗干净了脖子,准备好受死了?”

“呵呵……叶天啊叶天,我从来都知晓你是个狂傲之人,如今见得真面目,果然没让我失望,既然如此,请吧。”墨尺寒朝着叶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随后朝着高处便飞了过去。

鬼宗的高手强者们,此刻也是纷纷朝着城中撤回,等待着大战开始,显然,墨尺寒已经安排好了军中的所有事情,他的对手,只有叶天。

“全军听令!”叶天头也不回地大喊道。

“谨遵将军军令!”百万大军齐声高呼回应道,威势仿佛要冲破云霄一般。

“开战之后,全力攻伐落月天都,破城之后,凡与鬼宗有牵连着,一律诛杀,片甲不留!”

“杀!杀!杀!”

“开战!”

滔天的呼声不断响起,叶天抬起手来,振臂一挥,百万大军顿时全军涌动,伴随着滔天的杀声,山呼海啸一般的朝着那落月天都攻杀而去!

“战场上就拜托众位了。”叶天回过头去看了看身后的众位强者长辈笑道。

“去吧,这场战争的胜负,还得看你。”杨宣凌凑了上来,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抱叶天,“兄弟,万事小心,我们等你回来!”

叶天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众位强者一挥手,转身飞身而起,朝着高处飞去。

那里,是叶天和墨尺寒的战场,也是叶天等了许多年的最后一战!

叶天不断地拔高,朝着万米高空飞去。接下来的一战,将会是两个半神之人的战斗,他们的级别,已经不能再与下方的这些人并肩而战了,他们的战斗,早已经不是这些涅槃劫级别的人能够插手的了。

冲破硝烟弥漫的云层,叶天来到了与墨尺寒同样的高度。云层之上,天空无比的蔚蓝,让人心旷神怡。

“久违了,叶天。”墨尺寒背负着双手,欣赏着远处初升的朝阳。见叶天到来,才转过身来笑道。

“是啊,久违了。”叶天同样笑了笑,两人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我一直都很清楚,我这平生最大的夙愿,鬼宗数千年的谋划,若有变数,只会是你,如今你果然挡在了我的面前。”墨尺寒笑看着叶天,身后,一团黑色的光晕骤然展开,然他看上去宛如天神下凡!

叶天耸了耸肩,身上的威势同样迅速展开:“你的夙愿要落空了,不会给你机会的,我向来说到做到。”

“那就多谢你了,且让我看看吧,究竟是你拯救黎民苍生,还是我开创新的时代。你若是无法战胜我,我可不打算对你那些关切之人收下留情!”

“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亲手给你筑坟立碑。”叶天笑了笑直接打断了墨尺寒的话,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着出手。

“但愿如此。”墨尺寒点了点头笑道。

话音落下,两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武器交接的声音,空气爆震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声响骤然升起,这样的战斗,依然不是肉眼凡胎能够看清的了,这世间,再无第三个人能够看透这场大战!

……

就在两人交手正酣之时,下方的大战也爆发开来。铺天盖地的箭雨疯狂地朝着落月天都倾斜而下,百万军士,几乎全军发起进攻,大量的灵术,密如飞蝗般的朝着落月天都轰击而去,几乎要将城池撕成碎片!

两方的八劫,九劫强者,在离地摸约两三千米的高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厮杀,两方加起来近乎百名九阶强者展开了一场大混战,打得不可开交!

…… 高空处。

“叶天啊,看来你这一次,着实是让我有些失望啊。”墨尺寒带着几分轻蔑的笑意,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天笑道。

不远处的叶天,身上早已经是伤痕累累,显然,在之前的交战之中,叶天也是落了几分下风的,十六枚求道菩提,已然是飞速运转了起来,但依旧是差着墨尺寒些许的战力。

“榕儿,还没好么?”叶天通过精神,有些急切地向榕儿询问道。

“快了,叶天哥哥,马上就可以将菩提古树的威能展开了!”榕儿同样带着几分急切的回应道。

叶天苦笑着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那徐徐苏醒过来的力量,目光之中,终于是闪烁出了一片火热之色:“来吧墨尺寒,看看到底是谁弄死谁。”

话毕,叶天的身上赫然便是有着一股滔天其实蓬勃而出,那股气息,完全的凌驾于了灵气能量之上,而就在此刻,菩提古树赫然在叶天的身后浮现而出,那滔天的气息,几乎是一瞬间便吞噬了周围所有的灵气能量,那是这世间原本至高的能量,灵魂能量,灵气能量合二为一的原始能源,元灵之气!

“开始吧。”叶天轻声朝着混沌开口道。

“谨遵圣意,恭迎天尊降临!”

榕儿的语气之中,带着庄严穆肃的情绪应达道,话音落下,榕儿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叶天的灵巢空间之中,脱体而出,融入到了菩提古树之内。

这一刹那,菩提古树精光大盛,元灵之气瞬间扩散而开,只瞬间,变笼罩了千里,万里,亿万里,仿佛是将整个天神大陆都给笼罩在了其中!

“这一天终于到了,世界重铸之日,历时改写之日,还有你,新的天尊,中域降临了!”墨尺寒远远地看着叶天,嘴角扬起了释然的笑容。

叶天缓缓地睁开双眼,双眼之中如同翻滚着融化的黄金一般,他就像是一个神明一般,傲立云端,俯瞰众生,这一刻,叶天的身上,终于是出现了那早已绝迹十万年之久的古老力量,这一刻,菩提道尊已然不复存在,这世上只留下了新的一位天尊。

绝世天尊,叶天!

“接下来,就是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叶天咧开嘴角,望着墨尺寒笑道。

“这才像样子嘛,”墨尺寒看着叶天的样子笑了笑,这正是墨尺寒所期待的,“让我看看吧,我鬼宗先辈追逐了数千年的力量,究竟如何强大!”

刹那间,二人的身影再度消失而去,再度拼杀在了一起,这一次,是绝对的死斗,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只有一个人,能够改写历史!

……

下方的战场上,数以百万计的士兵们相互厮杀这,落月天都的城墙终于支撑不住了,几侧城墙都已经崩塌了下来。大军从城中冲杀出来,殊死一搏,数百万的高手强者,士卒兵甲全部拼杀在了一起,血染苍穹!

从清晨到傍晚,两方的厮杀几乎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血腥的气息蔓延到很远很远,天边的残阳,仿佛都被这血腥的厮杀给染红了一般,猩红如血!

高空之上,叶天和墨尺寒的战斗同样没有片刻的停歇,两人打了一整天,始终未能最终分出高下。

一边,是鬼宗数千年传承,魂力滔天,已可封神的墨尺寒。

一边,是传承了菩提古树元灵之气的叶天。

两人的战斗,便是创世之战,世间绝无仅有!

“打了一天了,我们是不是该分个胜负了?”墨尺寒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叶天笑道。

叶天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挑着嘴角看着墨尺寒一笑:“是该分个胜负了,总归是不能让你赢。我们之间不会再有后会有期了,永别吧!”

话音落下,叶天便拖着手中的大人扑了上去,身上的元灵之气疯狂的灌入灵墨刀之中,灵墨刀的刀身,都是在此刻剧震了起来!

墨尺寒做出的是同样的动作,最强的状态,最强的攻击。这是两人之间决定性的最后一击,谁也不想倒下,但他们二人,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去!

两人的攻势,几乎是瞬间交错而过,天地寂寥,万物无声,这天际之上,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叶天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那条贯穿整个上半身的伤口,有望了一眼手中已然破碎的灵墨刀,微微一笑,向后一仰,朝着下方坠落下去。

视线模糊间,叶天仿佛看到墨尺寒朝着自己竖起了一个拇指,他在扬天大笑,而就在他的笑声落下之时,金魂灵火,便是将他彻底的化为了灰烬。

叶天欣然地笑了笑,这一战,赢了。

……

下方战场上,两军的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两方军士加起来,死伤已经毕竟了百万之数,两方的九劫涅槃境强者也死伤过半!

突然,一个人影从高空俯冲而下,压在天空中的黑云瞬间被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露出了黑云之上渐晚的天色。在那个人的身后,有着一株菩提古树的虚影,气势仿若天神下凡一般!

叶天傲然立在了天空之上,望着那落月天都所在的方向,朗声高呼,道:“墨尺寒已死,鬼宗以败亡,诛杀逆贼,攻破城池,反抗者,杀无赦!”

叶天的呼声很大,让得整个战场都沸腾了起来,鬼宗宗主已死,主将败亡,这场战争已经败了。胜事,终于是落在了叶天这边!

大陆新历,天恒元年三月,鬼宗败亡,大陆新主叶天,成为举世瞩目的至尊强者,历史数千年分分合合的三足鼎立时代也终于终结,三大国重新合二为一,称,天恒国。

同年六月,新都建成,天尊叶天,留下菩提古树与帝都核心之所,万民受此福泽,时间再无元灵之末一说。

而与此同时,这位留下了无尽传说的天尊强者,却是悄然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无人知道他究竟去了何处。

……

天恒国南部省,青云城。

天色有些灰暗,隆冬时节的天幕正飘着些薄薄的雪。在青云城这样位于偏南部的城市而言,想要见到下雪可不是件什么容易的事情。

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广场上的孩子们早已撒起欢来,在广场中打闹着,抓起细碎的雪在手心一捏然后相互投掷,玩得不亦乐乎。

广场一旁,有着一道古朴的大门,大门宽约十五米,门内是条笔直的大道,顺着路看去可以看到大量的建筑。红木雕刻的门框十分古朴大气,上面刻着几个笔迹锋利的大字——菩提仙门。

菩提仙门,训诫室。

“说说看,修炼之人的本心守则是什么?”训诫室中的老妪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看着罚站的的少年问道。

“是甘于付出,勇于牺牲,不骄不躁,亲和谦卑。”少年打了个哈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回答道,“我没记错吧阿婆?”

那老妪猛地一拍桌子,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叶明轩!你看看你,还有没有半点菩提仙门门人的样子!”

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老妪气就不打一处来。在抓着这名叫叶明轩的少年一顿臭骂之后,方才气哄哄地将之赶了出去,这叶明轩也是个皮实的小子,临走之前,居然还堂而皇之地拿走了一个果篮里的橙子!

“切,老太婆。”

叶明轩一边剥着手里的橙子一边走出办公室来,准备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刚被训完,天都快黑了。

走着走着,专心剥橙子的凌海渊便撞在了什么人身上,鼻子撞得生疼,抬头就要开骂。

“哪个不长眼的……姐?!我错了!!!”

叶明轩看了看面前的女孩,赶忙猛地一低头,双手捧着刚剥好的橙子就递了上去。

“小样,又被抓去骂,这个星期第几次了?”叶明笙上前来一把拎住弟弟的耳朵,单手叉腰气鼓鼓地骂道,“成天不好好修炼,就知道找骂,把你能耐的!”

“不是,姐!咱爸小时候不也是个皮皮怪么!还不是一样那么厉害么?别揪啦!耳朵!耳朵!”叶明轩张牙舞爪地挣扎着,闹腾道。

“你说谁小时候是皮皮怪啊?怕不是想挨揍了?”

就在叶明轩挣扎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了起来。姐弟二人一同回头望去,便是瞧见一男两女,正在外面的凉亭中静坐等候着。

“爸,你给评评理,我不就是用了门中还没教的法阵完成作业么?我这叫超纲预习,就为了这把我抓去骂一顿,合适么?”叶明轩颇有些不服气的嘟囔道。

“尊师重道,莫要好高骛远,你小子啊,还差得远呢。”

叶天笑着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脑袋,璇玑便是牵起儿子女儿,领着林轩儿和粱笙,一大家子直直朝着西安门之外走去,留下后面不少人,望着他的背影窃窃私语。

“诶,你们看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叶明轩的父亲嘛,不是第一次来门中了。”

“不对……好像在别的地方见过……啊!我想起来了!门中的天尊像!那是……那是绝世天尊,叶天大人!”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