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女尊> 毒医世子妃>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曲终人散
猫飞小说>毒医世子妃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曲终人散

GG3

而且,十年的时间,皇上早已经把自己磨练的更加成熟。

想到自己身上的重担,苏灵澈突然感觉到肩头一沉,如此皇上真的能够凭借自己小小的力量能与之争夺吗。

这一刻苏灵澈终于有所迷茫起来,她的心中不知道是何种感受,只是想着尽快离开这个让自己感觉压抑的地方。

“东流好久未见,你可算是回来了,快快平身吧!”苏灵澈还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耳边已经响起了皇上的话,闻言,苏灵澈和霍东流一起抬起头来。

霍东流上前一步说道:“为皇上分忧,是做臣子的分内之事,今日来求见皇上,是有一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霍东流却是转身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苏灵澈。

“皇上,这人你可记得?”霍东流闪身到了一边,将苏灵澈露在皇上的面前。

这个时候,皇上才仔细的上下打量了苏灵澈一番,最后还是摇摇头,问道:“东流,这个人是谁?朕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霍东流抬起头来,看了苏灵澈一眼,随即说道:“皇上,这个人便是十年前放火烧了福安宫后逃离京城的十三公主,宁青瑶。”

“什么!”这句话一说出来,对于皇上来说,简直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直接站了起来。

而苏灵澈此时却是心中犹如平静的水面一般波澜不惊,这一天总是要来的,既然已经近在咫尺,自己也绝对不会逃避的。

虽然早就听霍东流派人前来禀告已经发现了十三公主的行踪,但是这么快就把十三公主带到了自己的面前,还是让皇上十分意外的。

苏灵澈缓缓的抬起头来,对着皇上平淡的说道:“皇上哥哥,好久不见。”

此言一出,皇上好像五雷轰顶一般,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苏灵澈。

“青瑶……”缓缓的开口,皇上却只吐出这两个字出来,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能说什么呢,皇上怎么也没有想到,十三公主居然就这样突然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如此意外,没有任何的预兆。

苏灵澈继续说道:“皇帝哥哥很是意外吗,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的,难道你就不怀疑我为什么回来吗?”

“青瑶为何这样说?”皇上装作不懂。

苏灵澈勾唇轻笑,“皇上哥哥,十年来你一直都没有放弃追捕我和九皇叔的下落,难道仅仅只是思念我们吗,我看,你还是不相信我们,不想让我们带着你的秘密活着离开吧?”

何必在这里还虚情假意的再叙旧情呢,苏灵澈不是十年前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或许在她早早的看清楚皇宫中一切虚伪的假象之后,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必须要让自己学会心狠手辣。

虽然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一直都在劝诫自己相信别人,但是在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和失望和被陷害之后,苏灵澈不得不让自己成长起来。

闻言,皇上却是一声不响的坐在那里看着苏灵澈,两个人相视着彼此,皇上的眼眸中冷漠而且还带着一种细不可查的轻谑。

那是一种嘲笑,苏灵澈看的明白。

“哈哈哈哈……”皇上突然站起来哈哈大笑起来,苏灵澈的脸上平淡无奇,似乎是在意料之中一般。

大笑过后,皇上突然收声说道:“青瑶,早在二十五年前朕就被发配到了苍凉城,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从小到大,你和朕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后来你被九皇叔带走,对于他们是怎么说朕的,朕一点都不会计较,但是现在你回来了,朕一定会好好的陪陪你,让你看清楚朕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苏灵澈知道,自己就然踏入到皇宫之中,就已经失去了自由,可是霍东流在自己的身边,难道他就放任不管吗。

苏灵澈回过头来,目光中充满愤怒的瞪向霍东流。

霍东流一直都低头站在一边,对于苏灵澈投来的目光纯当没有看到了。

看来,自己还真的是被骗了,不过既然如此,苏灵澈也没有多少意外,因为从她自动走出来找上霍东流的时候,就已经猜想到自己会面临这种后果了。

一切顺其自然,苏灵澈也根本就没有挣扎什么,更没有厉声指责霍东流的言而无信,她只是默默接受了皇上为自己安排的一切,只不过在转身离开的时候,苏灵澈留给霍东流的目光让他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了一丝愧疚。

霍东流知道,苏灵澈在心中是恨自己的,可是他必须要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做好打算,苏灵澈的出现太过突然,甚至都已经把他原来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为了让自己的计划早一步事先,苏灵澈的出现等于加速了一切事情的进展,为了将来能够成功,霍东流只能让苏灵澈作为牺牲品。

但是霍东流也绝对不会让苏灵澈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他可以保证,只要自己的大计得以完成,他一定会将苏灵澈安全救出的。

只要苏灵澈可以有耐心等下去。

皇上的确是没有想到霍东流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把苏灵澈带到自己的面前,就算是霍东流自称自己没有从苏灵澈的口中得到一丁点有用的消息,皇上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但是皇上知道,霍东流是一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就算是他有着至高的身份,还有自己的绝对信赖,皇上如果想要撼动霍东流,那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且不说霍东流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虽然他的手上没有一兵一卒,但是他说出的话在朝廷之中也是举足轻重,没有到最后关头,皇上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东流,你也算是辛苦了,下下去吧!”皇上在把苏灵澈安排好了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霍东流打发了出来。

霍东流转身就走,对于苏灵澈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只字未提。

越是如此,皇上却是越加的不放心了,“东流,这个十三公主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皇上突然问起这句话,让霍东流都已经准备抬起腿走的时候,又僵硬在那里。

看来,如果自己不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皇上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的。

霍东流回过头来,目光淡然,却又深不见底,“皇上,臣只是在路上偶然遇到十三公主,当时她还女扮男装,但臣还是察觉到她是一名女子,细细调查了一下,这才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十三公主也没哟跟臣提起什么,臣对于以前的事情也丝毫不感兴趣。”

十年前,霍东流还只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虽然他从小便被自己的父亲送到了边关体会将士风骨,从小到大都没有回过家几次,正因为如此,霍东流才会如此得到皇上的信任。

因为在皇上的眼中,霍东流是一个没有欲望的人,因为他没有什么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而且他对高高在上的皇位也不感兴趣,更是让皇上对他格外用心。

十年前,宁宣的突然离开,还有二皇子兵败,再加上四皇子被杀,一切事情都接踵而至,让高高登基的皇上,着实有点措手不及。

二皇子手中有兵,皇上却怀疑他们居心不良,毕竟民间对于静德皇后的追悼还是风生水起。

宁宣和十一皇子手下也握着十万重兵,可是他们对于宁宣和十一皇子忠心不二,皇上既然已经下令通缉宁宣,又怎么会信得过宁宣带出来的兵呢。

所以皇上只能瓦解十一皇子手中的兵权,让那十万士兵土崩瓦解。

而唯一让皇上遗憾的就是四皇子宁时了。

宁时是一名武将,在军中颇有威严,偏偏就是在二皇子兵败逃离京城之后,他却被人下毒杀死了。

这件事情自然是成为那些追随四皇子将士心中的一个梗,要知道,当初那些将士们也是一味追捧四皇子登基为皇的。

现在好了,大皇子大获全胜,而四皇子甚至连一个机会都没有争取到就遭到了挫败,甚至消息还没有传到军营,四皇子就被人毒死了,下毒者是谁,可想而知。

所以,皇上只能从苍凉城调兵遣将,要不然倒时候万一有边关告急,那他可就真的是应接不暇了。

既然那些老将军们和皇上二心,那皇上自然是想要从军中挖掘新的实力来帮助自己,而那个时候也就是霍东流被皇上发现了。

霍东流初露头角就得到了皇上的赏识,再加上他的身份与众不同,明明是可以在自己家中养尊处优,却从小便来到边关苍凉之地,如此心胸,怎么能不被皇上重用呢。

所以,皇上便对霍东流加以重用,进而提升霍东流的官职来代替那些不服从自己的老将士们。

霍东流也没有让皇上失望,紧紧五年的时间霍东流已经将边关的将士们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边关又用了五年的时间用来巩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让皇上担忧的,而霍东流也是因为被皇上担心功高盖主,进而转为京官,美名其曰是回来帮皇上打理朝政。

现在霍东流刚刚回来就立下大功一件,本来应该是让皇上高兴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有点过了。

苏灵澈不是一个简单身份,按照霍东流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会探知皇上曾经的秘密,那到底苏灵澈说没说,那只有从苏灵澈的身上下手了。

霍东流回到霍府的路上,被南飞燕带人半路给拦截了下来,看来他已经听说了苏灵澈被自己送到皇宫的消息,现在应该是来兴师问罪的。

“霍东流,你站住!”南飞燕骑着马横在大街上,伸手指着霍东流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闻声,霍东流只是继续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对于外面的事情不做出任何反应。

主人没有出声,那事情就是交给马夫来处理了。

“南公子,我们家公子累了,现在已经在马车中睡着了,您若是有什么事情,还请明天早上再说吧!”马夫也是经过调教的,说出的话有模又样。

南飞燕狠狠的说道:“我跟你家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插嘴,滚一边去。”

说完,马夫脸色难看的退到了一边。

南飞燕继续对着纹丝不动的马车说道:“霍东流,你如果是一个男人就给我出来。”

此时天色已晚,一些匆匆回家的百姓们却是被南飞燕的满腔怒火所吸引,纷纷站在街道的两旁好奇的张望着,小声议论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南飞燕这样说,霍东流更是不肯下来了,反正他越是不搭理南飞燕,南飞燕又能怎么样呢。

在这个众目睽睽之下的大街上,如果南飞燕对自己动手,肯定也是吃不了什么好处的,反而还会落下一个袭击朝廷官员的罪名,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要知道,南飞燕和十一王爷的关系不一般,如果南飞燕对霍东流动手,就算是霍东流不在意,到时候也肯定会有朝廷官员向皇上禀告南飞燕的所作所为,到时候,就算是和十一王爷没有关系,那也肯定会把十一王爷牵扯在内的。

所以,南飞燕的心里一直都憋着一股火,他知道自己不能对霍东流动手,可是一想到苏灵澈可能在皇宫中所受到的一切,他就气得牙根发痒,心中仇恨。

“霍东流,你居然利用一个无辜的女子,你还配是一个男人吗!”南飞燕对着马车破口大骂,就是想逼霍东流出来。

可是霍东流也是知道,南飞燕这样做的目的,一开始的时候霍东流并不予置否,随便南飞燕怎么说去吧,可是时间长了以后,霍东流的耐心也是消耗光了。

所以,就在南飞燕说的口沫纷飞的时候,众人只看到了一个黑影突然从马车中飞了出来,对着南飞燕所在的位置就冲了过去。

甚至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南飞燕就痛呼一声翻身下马,而他右手紧握的长剑也应声落地。

众人只看到,南飞燕摔倒在马前,右手的命门被霍东流握在手中,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很是难堪。

“南公子,我不搭理你是给十一王爷面子,你若这么不识趣,看来我也是要好好教训你一下了……”霍东流的话,更加激怒了南飞燕。

“霍东流,你根本就不配做男人,有本事你和我真真正正的打上一架。”南飞燕虽然受制于人,可是嘴上还是倔强的不肯讨饶。

霍东流冷笑一声,勾起嘴角冷声说道:“好啊,南公子,请。”

霍东流一把松开了南飞燕的手腕,闪身给他让出了一条通道。

这里算是闹市区,霍东流可不想在这里和南飞燕胡乱的打上一架,如果非要决一胜负,那就真刀真枪的用上,只要不危机性命,两个人想怎么动手就怎么动手。

南飞燕也没有想到霍东流居然会答应自己的挑衅,有些吃惊的看着霍东流上了马车,留给自己一个鄙视的眼神后,随即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不得不说,南飞燕是一个经不得挑衅的人,当霍东流说出那样的话时,他就已经被霍东流给激怒了。

“上马,走,我南飞燕还从来没怕过什么人呢!”

南飞燕在留下这句话之后,随即也翻身上马,狠狠的抽了一马鞭,跟在霍东流的马车后面,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围观的人眼看没什么热闹可看了,随即一哄而散。

其实南飞燕的出现纯粹是他自己一意孤行,当他从兆丰酒楼的老板口中得知苏灵澈被抓起来的时候,顿时就乱了阵脚,满腔怒火的还想要带人闯入霍府中将苏灵澈救出来的时候,却被十一王爷派人给拦了下来。

毕竟南飞燕也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十一王爷简单明了的点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南飞燕就算是心中再不甘心,也不能随意乱动手了。

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霍东流会把苏灵澈秘密的藏在自己的府上,因为时隔多年,就算是皇上听到了这个消息,对于已经改名换姓的苏灵澈,也绝对不会调查出什么的。

可是在南飞燕听说霍东流将苏灵澈送到皇宫之后,他就彻底的坐不住了。

一旦苏灵澈被送到了皇宫中,那就彻底的失去了自由,皇上心中多疑,可想而知他会怎么对待苏灵澈的一言一行。

南飞燕不敢想象,可是他没有官职更是无法进入皇宫,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十一王爷也是绝对不会让他进去的。

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灵澈在皇宫中受苦啊。

当南飞燕一听说霍东流从皇宫中出来的时候,就立马找上几名手下在霍东流的必经之路上将他拦住,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谁也没有想到,霍东流居然会直接把南飞燕带出了京城,直接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山林之中。

冷风萧萧,卷着一地的落叶往南飞燕和霍东流的脚边滚来,南飞燕眼睛连眨也不眨一下,紧盯着霍东流,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一丝破绽出来。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霍东流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

此话一出,南飞燕的脸上顿时就没有了光彩,脸上一阵滚烫闪过,他也是强打起精神怒声说道:“不管是输是赢我也一定要为了苏灵澈而狠狠的拼上一把的。”

虽然南飞燕的语气凌厉,但是气势上终究不如霍东流,一开始在大街上的那一幕,还在南飞燕的脑海中回荡。

南飞燕根本就没有看到霍东流是怎么出手的就被他扼住了命门,由此可见霍东流的身手到底是有多么厉害。

此时皇宫之中,苏灵澈被关在了自己小时候长大的那个宫殿之中,虽然身边有宫女侍候,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自由。

大门之外有侍卫把守,苏灵澈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去,所到之处全都被宫女们包围着,简直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传递消息了。

苏灵澈心中烦恼,更是看不惯那些惺惺作态的宫女们处处假装关心自己的样子,越是如此,在用过晚膳之后她便早早的躺下了。

黑暗之中,月光微弱的洒进宫殿之中,若隐若现一些黑色的影子。

苏灵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今天下午的时候,皇上便来到寝宫中美名其曰说来看望自己,可是所说之言,还是和宁宣脱不了关系。

皇上追问苏灵澈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而苏灵澈既然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不会再隐瞒什么,她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皇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不要再想隐瞒下来,事实如此,别再徒劳无功了……”苏灵澈的话简直就是在故意挑衅皇上的权威一般。

南飞燕白终究还是败给了霍东流,技不如人,他在一招之内就中了霍东流一脚,身子倒飞了出去,后背撞在了一棵大树上,落地之后张口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十五天之后,苏灵澈骑着一匹白色高头大马,独自一人在凌晨时分不急不缓的来到了京城大门前。

侍卫们一脸严肃的上前制止了苏灵澈的前行,苏灵澈一身黑衣男子装扮,却是格外俊秀,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枚金色腰牌,侍卫定睛一看,立马跪在地上,随即命人将城门赶紧打开了。

苏灵澈离开京城之后,大门缓缓关上,仿佛把苏灵澈的以前还有现在彻底的隔绝开一般。

就在大门刚刚被锁好以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处匆匆传来,侍卫刚刚定好神,随即又赶紧冲上前去,将对方阻拦在身前。

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随即又有马蹄声传来,定睛一看,居然是霍东流,而站在侍卫前面的,则是南飞燕。

当苏灵澈被霍东流带进皇宫之后,皇上也终于把压抑在他十年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皇上一开始确实是怀疑宁宣会有造反之心,但是十年的时间,宁宣声息全无,东武在皇上的管治之下,却没有丝毫起色,皇上也是由衷感叹,自己却是有负众人所托。

现在皇上终于摸清楚了治国之道,对于宁宣的危险,也全都当做了悬挂在自己头上的利剑,皇上允诺,只要发现自己任何不对的过失,宁宣完全可以提出,甚至做出反驳。

所以,苏灵澈感觉,自己没有必要再推翻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家国天下,她已经不是十三公主,只是一介平民,凭什么来干扰皇上的所作所为。

苏灵澈承认自己输了,而且心甘情愿,她不会再去打扰宁宣,决定带上灵鸦一起浪迹天涯。

苏灵澈突然离开,霍东流和南飞燕谁也没有预料,可是当他们得知消息的时候,苏灵澈早已经起身了。

终究,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对于苏灵澈的挂念还有那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情愫,只能压抑在心底。

上一章 目录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