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情迷窍> 正文 第10章
猫飞小说>情迷窍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正文 第10章

GG3

?第10章

爱就是现在

窥视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人,仿佛欣赏一道靓丽风景。那的确是人生一大快事,但若是被一个美人时时窥视,就恐怕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了。

楚孤云叹息一声,回头。虽然仍然没有看到方倚盈。但他知道她就在附近,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和她的脸一样,阴沉沉地透着寒气,让人不自在!依柔就可爱多了,无论喜怒哀乐,都毫不掩饰,表露无遗,生动而真实。

“也难怪她要输给依柔了!”他低喃,突然警觉地掩口。

难道依柔真的对他下了魔咒?竟让他在深爱她之余连思想都受她影响。若是从前的楚孤云,又岂会背后论人是非,且说出如此刻薄言语。

苦笑着,他漫步走进“珍宝阁”。一个小伙计上前,笑呼:“少爷!”

“嗯!”他随口应着,头也未抬地走进账房。心里只念着那张似嗔似笑的俏脸。如果甩不掉方倚盈,他又如何去找依柔呢?就算一时找不到依柔,他可也受不了被人步步紧随,时时偷窥被感觉呀!叹息着,他抬起头,不禁怔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出去吧!这不需要你。”

“真的不需要我吗?”一身布衣的小伙计低笑着,声音里透着顽皮。

楚孤云不耐的扬眉,“出去!”

“真的要我出去?!”小伙计笑着抬头,星眸笑意盈盈。

“依柔!”又惊又喜地叫着,楚孤云第一个反应就是关门。“你姐姐就在附近呢!”

她知道!要不然也不用这样费事了!方依柔笑着,摘下小帽。甩甩头,发如波浪泻下。就是忍不住想见他呀!

楚孤云含笑望她许久,然后紧紧地拥抱她,把脸埋在她水样黑发间。“好想你……”

没有说话,方依柔轻轻地合上眼睑。听他低语声声,唇边绽出如花笑容。

“责任并不是爱!绿姬的拒绝对我来说如当头棒喝。我的想法的确太天真了,如果我真的娶了绿姬,不止是伤害了你,更伤害了绿姬。”

方依柔嫣然一笑,看他。“你呢?难道你会快乐?”

楚孤云苦笑道:“没有你,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笑。即使是为了绿姬,为了娘强展欢容,心却仍会苦涩无比……”她的媚笑,她的蹙眉,她无声的泪,一切,一切都是他心中抹不去的烙印呵!

方依柔幽幽地笑,回身搂住他的脖子。娇媚的眼波勾去他的魂魄。“难怪这世上那么多人喜欢听假话呢?这样动听的话,即使是假话,也让人甘之若饴呀!”

楚孤云认真地执起她的手,“如果我对你说谎,就让我永生永世都孤单一人,贫病而终。”

方依柔笑了,“当什么真呢?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楚孤云一叹,拥她入怀,“爱你一生一世也不够呀!来生来世——永远、永远!”

方依柔摇头道:“下辈子?!好遥远!就算真的有下辈子,我们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预知来生的事呢?所以,不要对我许什么生生世世的诺言。如果你真的爱,就请你把握这惟一的机会!好好地爱我……”

“我会的!若错过了你,我会后悔一辈子!”

她偏着头,笑他,“我是个很自私,很小气的女人。爱你,就要拥有你的全部。你若是不爱我也就罢了!但现在,你若欺骗我,背叛我,我决不会放过你!”这是她对爱情执着的方式。

楚孤云低低笑着,轻轻地封住她的唇。

“孤云……”她低吟,回应他的如火热情……

“楚孤云!”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然后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冲进门的是气冲冲的李青。“依柔?”他怔了怔,随即大喝:“放开她!”

“表哥?你来这做什么?”楚孤云扬起眉,看着在门口瞧热闹的人不禁有丝尴尬。“还不快出去做事!”

“干什么?当然是来找你算账啦!”李青瞪着他,伸手拉方依柔,“你没事吧?柔儿!”

“我没事!”甩开他的手。方依柔冷冷道,“如果没有你,我会更开心!”

“柔儿!”李青哀声低唤,神情黯然,“我知道现在论财论势,我都比不上楚孤云一半,可是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你错了!我跟楚孤云在一起无关他的财富权势,即使他只是个穷乞丐,只要我喜欢,还是会和他在一起的。至于令人厌烦的你,只希望你能够就此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方依柔寒着脸,说得残忍,却毫无愧色。除了楚孤云,其他的人对她毫无意义。开心时,笑脸相对;不开心,管他是天皇老子还是玉皇大帝,都休想让她和言悦色。

“不!这不是你的心里话!”李青大叫着,根本无法接受残酷的事实。“你爱的人是我不是他!”方依柔冷冷地看着他,淡淡道:“你怎么想,我管不着。但你若纠缠不清找我的麻烦,扰乱了我的生活,可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不!我不信!你爱的只是他的钱!”李青伸手扯住她,仍是不死心,“他不过是个没用的老实头罢了!以我的聪明,不出两年就会比他更有钱的……”

“放手!”甩开他,方依柔的眼中燃起怒意,“你若真的了解我,该知道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若知好歹,懂进退,就离我越远越好。你若是不知好歹,一味纠缠,到头来痛苦的还是你自己!”

李青摇着头,后退几步,突然大叫:“我知道了!这些话都是楚孤云叫你说的——楚孤云,你好卑鄙!在姑姑面前搬弄是非害我还不够,还要花言巧语骗走柔儿。我、我和你拼了!”他吼着,什么斯文,风度全抛至脑后,只一心想撕下他伪君子的假面具。

“你不要闹了!”楚孤云低喝,闪避不及被他一把揪住。又慌又急地只怕方倚盈闻声而来。

“你这卑鄙的伪君子!怎能与你善罢甘休!”李青喝着,死也不放手。

“你醒醒吧!”方依柔怒目上前,揪住李青的衣领,顺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你认清现实吧!我根本就不爱你!你又何必为了自己虚幻的假相折磨自己呢?!”

李青怔怔地看她许久,突然跌坐在地。放声痛哭。

“好残忍!好无情!居然伤害一个如此爱你的男人……方依柔,你还真是本性不改呀!”冷淡的声音入耳,方依柔的背一僵。

她缓缓回过身。看着那与她面容相似的女子。淡淡笑了,“你终于来了。”

“你在这里,我怎么会不来呢?”方倚盈冷笑着,眼中有丝丝恨意。

“好久不见了,天!”笑着打招呼,她的目光仍只落在方倚盈脸上。“这么冷的神情可不像是温柔的方倚盈呵!”

“你也想说我变了!是吗?”方倚盈冷笑,目光越发严厉。“如果你像我一样每天生活在族人鄙视的目光里,也会一样的!我真不明白,我和你从来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为什么他们要因你的过错而迁怒于我呢?不错!我是你姐姐,可是那又怎样?你这妹妹何曾尊重过我这个姐姐呢?!”“你也从来都没有疼爱过保护过我这个妹妹呀!”她今日所受到的不公与她从前又有何不同?!他们不爱她,没关系!让他们刻骨铭心地恨也好过让他们漠视她的存在!偏着头,她笑了,“你说得对,我们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他们因我而怪罪你是他们愚蠢的错误!你完全有理由恨他们、怨他们、惩罚他们的……”

“你别妄想再控制我的情绪!”方倚盈吸了口气,冷冷地看着她,“我不会再那么容易被你操纵。你还是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受罚吧!有宋天在,你不掉的!”

心头一悸,看向沉着脸看不透心思的宋天。她忽然笑了,然后给了他们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好!我跟你们回去。”

方倚盈一怔,随即笑了,“你果然聪明!居然不肯给我一个将你就地正法的借口!”

她已如此恨她?!方依柔凄然一笑,“你真的想我死?”

方倚盈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去看她。

“依柔!”看着宋天严肃的面容,楚孤云越发急了。

“不用为我担心。”对着他甜甜地笑,方依柔把所有的忧虑都掩藏在心。“我很清楚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可是,我不能也决不会逃避。你明白的!”

“何必如此好胜。”楚孤云只能苦笑。

“性格是没有办法改变了!我绝对不能逃避。”微笑着,她走近,在他脸上深深一吻。“别了,孤云!”低喃着,她笑着离去。

“依柔!”楚孤云的心一阵阵地痛。不过才见面,她就又要离他而去吗?

宋天上前一步,正视他的眼。“如果你不想依柔死,就照这张地图到沙漠来吧!”

楚孤云一惊,觉出手里被塞进一个布团。“依柔会死?”到底是怎样的处罚?!

“如果你真的爱她,她就不会死!”宋天冷冷地看他一眼,大步离去。

她会死!她会死!依柔会死!仿佛被雷电击中,许久,他才恢复知觉。

“依柔——等我!”怎能让她死去呢?他要爱她一辈子的呀!

沙漠,一望无垠。烈日,如火熊熊。在这片陌生而无情的沙漠中,他是上苍手中的玩偶,孤独而无助。

楚孤云舔了舔干裂的唇,粘着沙粒的唇上有着异样的咸味。他干涩的咽喉也仿佛充溢了灼热的浓烟。渴,几乎已是他惟一的知觉。可是没有水——一滴都没有!就连那没有一滴水的皮囊也被他在今天早上扔掉了。

他吐着热气,感觉自己像干涸水池里快被晒干的鱼。要想在这不见人迹的沙漠中寻找失散的向导和马,对他而言,难如登天。

他抬起头。烈日在他半眯的眼中是跳跃的火球。他头晕目眩地跌坐在地,颓靡不振。是天要亡他?!盼着老天下雨,是奇迹中的奇迹。何况他根本等不到了。天黑后,刺骨的冷已足以令他丧命。这无际的沙漠,昼如炼狱,夜如冰川。一冷一热皆是他无法承受的痛苦。看来他真的是无望了!依柔依柔,若真天意如此!让我无法救你,便让我先你赴黄泉等你吧!娘啊娘,孩儿不孝……

方依柔灿烂的笑靥渐渐退去,凝作母亲倚门目送他的模糊剪影。

——他终究还是没有负起应尽的责任呀!他模糊地笑着,意识一点点地流失……

究竟昏迷了多久?他不知道。可当他恢复些知觉,半昏迷半清醒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正有什么向他靠近。

“楚孤云!”真的有人摇他。然后有凉凉的、湿湿的液体滴在他干裂的唇上,沁入喉里,清凉似水……

——水!他反射性地睁眼,捧住面前的皮囊,大口大口地吞着皮囊里的水。直到一皮囊的水快喝完了,才抬头看面前熟悉的脸。“宋天?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

“算时间你也该到了。”宋天笑了笑,递上干粮。“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柔儿从来没爱上过什么人,能让她深爱着的你又岂会是弃她不顾的懦夫呢!”

“依柔她好吗?”楚孤云急切地望着他,真的怕听到什么坏消息。

“她很好!至少在明晚之前都很安全。”宋天伸出手,“你没有时间休息了,如果我们不能赶在明晚之前到的话,柔儿将会被火焚!”

“火焚!?”楚孤云瞪大了眼,又惊又怒。

“天魔一族的法规,只有烈火才可使罪恶的灵魂得到升华,并抚慰盛怒的神灵。如果柔儿执意摆脱她神圣的职责,等待她的只能是熊熊烈火……”宋天低着头,没提及典籍所载七十年前被火焚的圣女惨烈的情形。

“这样野蛮、残酷的刑法为什么不废除呢?”看着面无表情的宋天,他越发慌了。“老天!真的有人被活活烧死?太过分了!我们马上走!”撑起身,楚孤云恨不得自己能长出翅膀,马上飞到依柔的身边。

默默看着他的背影,宋天抿着唇,没有说话。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告诉楚孤云——要解救受罚的圣女,惟一的方法就是那个令她背叛神魔的男人心甘情愿地代替她接受火焚之苦

——楚孤云!你到底有多爱柔儿?!你肯为她牺牲自己的生命吗?!

方依柔望着窗外稀疏的星光,脸上仍带着平静的笑。

今夜,她就要和这世界永别!用倚盈的话说是将痛苦地死去。倚盈说得可怕,却未曾如预料般看到她惊恐的泪。她不怕吗?不!她怕的!可是,不管她怕不怕,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变。既然注定死亡,为何不含笑而去?!

她活着时,恨过,闹过,狂过,爱过,也被人深深地爱过,她已比这世上许多人快乐过,还有什么可憾的呢?快活地活,快活地死,她才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哭着痛着死去呢!想着、念着、忆着那张温和的笑脸,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楚孤云!她惟一牵挂、留恋、放不下的人——她此生惟一的爱人!今生,她已经没有机会、没有办法再爱他。可是,如果人真的有来世,有月老,有三生情缘……即使她从不曾相信过那些浪漫惟美的传说,也要求月下老人再为他们系上红线。永生永世——爱不尽!情不了……

她甜笑着,听门外渐近的脚步声,笑意更深。

没绳索,没看守,如此善待一个在族人眼中十恶不赦的罪人真可算是一个异数了。而这一切的优待,皆因前任圣女、今日族长夫人娜莎的一句话——“我相信依柔的承诺!”一句话入耳,却着实给她很大的震撼。

嗯哼!生死关头决不逃跑的承诺居然也有人相信?!她方依柔的信用居然如此之好!不过可惜,在那诚恳的目光下,就算她想毁约逃跑也感良心不安呢!真是白白丧失了逃出升天的好机会!“依柔!”推门而入的娜莎默默地望着她。后面跟着的是神情冷淡,让人猜不透心思的方倚盈。“娜莎姑姑!”方依柔笑看着她,一脸的坦然令她动容。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依柔,你真的不为自己辩解吗?难道你真的情愿被活活烧死吗?”

方依柔一笑,还未说话。方倚盈已冷笑道:“像她这样玷污神魔尊严的放荡女人还有什么好辩解的呢?”

娜莎不满地扬眉。看着方依柔道:“依柔,我希望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方依柔一笑,缓缓起身,解开衣裳。优美的动作宛如一段曼妙的舞蹈……玉样的肌肤,丰满的胴体,这是上天精雕细琢的杰作。而她的胸前,一点艳红的朱砂闪烁着奇异的光彩,衬着雪肤玉肌,分外的妩媚妖娆……

“不可能!”方倚盈摇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到她胸前的守宫砂了,它可以证明依柔尚是完壁之身。”娜莎得意地笑了,“依柔,姑姑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决不会轻易毁了自己的清白。”

方依柔笑了,没有回应。

好姑娘!她从不自认为自己好呀!她向来不是重视伦理道德的人,从未刻意要保持什么清白之躯呀!如果有时间,有机会,她早就把自己交付给那个她所爱的男人了!只可惜,太迟了……

娜莎看着她,柔声劝道:“只要你肯承诺不再见那个男人,就可以免受惩罚。你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圣女!决不会再有任何人冒犯你、违逆你……”

“我知道!”方依柔偏头笑了,“可是我不能也不想给你任何承诺……因为,我很爱很爱那个男人!”

“二十年后,你仍然可以爱他!”

二十年?太漫长了!

方依柔幽幽地笑了,“如果一个女子不能把自己最美丽的青春给自己深爱的男人,那将是她一生最大的遗憾……我不想,再见他时,我已容颜褪色,青春不再。用干裂的唇诉说相思爱恋,不止我会心痛,他也会心痛呀!”即使他根本不在,她又怎能用一张丑陋的面孔去面对他?美丽是她最大的骄傲呀!

娜莎怔了怔,抚着微隆的小腹,若有所思。“难道生命不比美丽青春重要吗?”

方依柔笑道:“对我而言,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他对我的爱。为等这样一个深爱我的人,我已等得太久太久了……”

娜莎望着她,不再说话。许久,才道:“如果这是你最终的选择,我也无话可说……”

“谢谢你!”方依柔微笑,显得异样温柔平静,那是她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表情。

望着方倚盈,她诚恳地道:“留下来好吗?我有些话要说。”

方倚盈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娜莎出去。才冷冷道:“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还是那么恨我?”方依柔苦笑,“小的时候,我真的好嫉妒你能得到父亲的宠爱。所以,我总是故意惹你生气,看你不开心我就好高兴。你说恨我的时候,我就在心里说,恨吧恨吧!只要你恨我,就会永远都记得还有我这么一个妹妹,哪怕是我死了。”

“我不会记得你!”方倚盈冷冷地看着她,“我会很努力地把你忘记。因为你对我而言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是吗?”方依柔迷茫地望着她,“爹死的时候对你说什么?是不是他也要把我完完全全地忘了?”

方倚盈瞪着她,多年积聚的怒火在一瞬间把理智焚毁灰烬。“够了!我知道你是天仙美女,人见人爱!可也犯不着时时刻刻提醒我是个没人喜欢没人爱的人吧?你很想知道爹死的时候跟我说了什么?!好!我告诉你!他说他最担心、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他要我这个做姐姐的好好地爱你,照顾你……哼!说什么最疼最爱的是我?根本就是谎话!他死的时候提都没提我!”她大吼着,泪涌了出来。

呆呆地望着她,方依柔眨眨眼,泪滴了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爹他不再恨我?他说他担心我,放不下我?”她盼了多少年的梦真的实现了吗?

“是!他爱你!你很开心?”方倚盈看着她,满含恨意,“可惜,你现在就要死了!而且会死得很痛苦很痛苦”

摇着头,方依柔突然大叫:“不要不要!倚盈,你不要再恨我了!连爹都不再恨我了,你也爱我好不好?”天知道,她已经等了多少年!她一直都要他们的爱呀!

“我不会爱你!”方倚盈冷眼看她,“你就带着痛苦现憾死去吧!”

“不!”方依柔哭泣,看着她的背影远去。泪眼模糊。跌坐在地,她紧紧地抱住肩,“孤云,孤云……你在哪儿?孤云!”

——终于到了!

楚孤云喘着粗气,因精神放松而几乎跌倒,“依柔在哪?”

宋天仰头看了看昏暗的星星,“他们一定在湖边。”“我们马上去!”楚孤云喘息着,在心里狂吼:“依柔!等我,等我……”

今夜,没有月亮。星亦稀疏黯淡。银湖边上,亮起了火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儿,来看一个曾高高在上的罪人如何被烈火焚烧。

隔着神情肃穆的人群,方倚盈遥遥望着用木柴堆起的高台。阵阵心痛的感觉令她有些不知所措。绑在高台上的是一个和她面容相似的女子——那是她的妹妹,也是她痛恨至深的女人。可是当她真的将死在她面前,她的心为什么这样痛?!仿佛她的生命也要被割离一部分。对她的恨,是一点一滴积蓄而来,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她把所有的感觉藏在心里,克制着,忍耐着,却最终崩溃于族人鄙夷的目光中。恨呀!她好恨她带给她的耻辱。她真的是恨她入骨,恨不得杀了她……

可是,当她看着她,想到自己将目睹她的死亡。她的心被割成片片——原来,不管是爱是恨,她早已经是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呀!

依柔依柔!她低低呻吟,疼得心揪起来。“等一下!”她身不由己地冲出去,心里燃着一把火。“族长!”她叫着,看着执起火把的青年,终于不再犹豫。“我有话要对依柔说!”再上前一步,她看着垂头敛眉的方依柔。咬牙道:“抬头看我!方依柔,你看着我!”

抬起头,看她的眼有丝茫然。这一场可笑、可厌的梦为何还未结束?她真的厌烦了这样被人像看猴戏似的围看呀!

皱起眉,方倚盈又气又恼。这样萎靡不振的神情怎会出现在她的脸上呢?!“你看清楚了吗!我是谁?”

是倚盈!她要做什么?方依柔扬起眉,仍然茫然。

“你看清了!我是方倚盈,你的姐姐方倚盈!你不是说要我原谅你,要我爱你吗?”

“你肯原谅我?”眉轻扬,她的眼中乍现惊喜。

“我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你的……”看她蓦地黯下去的眸光,方倚盈道,“你必须活下去!给你自己,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慢慢原谅你,慢慢来爱你……”

呆呆看她许久,方依柔才醒悟过来。倚盈要原谅她,要爱她。可是,却要她活下去!那就表示她必须放弃孤云——放弃那个她惟一爱的男人!那个教会她爱的男人,她怎么能不爱他呢?

“对不起!”她抬头望她,幽幽地笑,“我不能……不能不爱他!”

方倚盈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她。她把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这还是那个她相识十数年的方依柔吗?

——孤云!孤云!你在哪儿?真的真的好想见你!

她笑着,满脑满心都是他!那个填满她空虚心灵的男人!

“依柔!”

那一声熟悉的呼唤像电一样击中她的心。她猛地抬起头,颤抖着唇,难以置信地看着向她奔来的男人。

“孤云……”方依柔低喃着,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依柔!”楚孤云大叫着,想冲过去,却被人牢牢地抓住。

“你是什么人?”一个中年男子庄严地望着他。

“楚孤云!”楚孤云无畏地回答。

“楚孤云?”上上下下打量他,沙力环视众人,怒喝:“是谁把他带来的?”

“是我,沙力族长。”宋天慢慢走上前,深施一礼,“他就是柔儿的恋人。”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瞥他一眼,沙力族长冷冷道:“你该知道族规的。擅带外人到圣地该受怎样的处罚?!”

“我记得很清楚!”迎视他的眼,宋天居然笑了。“我心甘情愿接受族规的处置。”

沙力点点头,“那好,你现在就去石室中等待受罚吧!”

宋天一笑,离去时在楚孤云耳边低语:“别忘记你说过的话!”

“快走!”沙力冷冷地看着宋天远去。才转向楚孤云,“既然你不远千里历经艰辛来到这儿。想必是要救将受罚的圣女方依柔吧?!”

“是!”望望方依柔,他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救她!”

沙力冷笑,“很好!你的话很动听也很感人,看来你是很清楚救人的惟一方法了!”

“请你告诉我。”楚孤云挺直腰,定定地看他。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跑到这儿来,然后大叫什么不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救人……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看着他,楚孤云淡淡道:“我不管你是否相信我的话,我只希望你把救依柔的惟一方法告诉我。”

“你真的想救依柔?”娜莎望着他,眼中闪烁着女性的温柔。

楚孤云没有说话,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你真的想清楚了?即使用生命换取她的平安也在所不惜?”看他坚定的目光,她终于笑了,“救依柔的惟一方法就是——由你来代替她被火焚!”

楚孤云怔了怔,然后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不要!”方依柔尖叫,泪如雨下,“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种牺牲……”

“你不需要,可是我需要!”楚孤云微笑,深情地望着她。“难道你要我眼睁睁地看你被烧死,然后心痛而死吗?”

方依柔凄然一笑,“难道你代我而死,我就会开开心心地活着吗?要我忍受心灵上的痛苦,我宁愿承受肉体的疼痛!”

沙力皱皱眉,终于道:“如果要后悔,现在还来得及!”好像他是个坏人似的!真是让人不舒服!“不!”楚孤云摇头,“带我过去吧!”

看着娜莎含泪的眼,沙力一叹。终于点头示意把他带到台上。

“不!不要!”绳子刚解开,方依柔就扑进他怀里。

“依柔!”深情地呼唤,温柔地拥抱,甜蜜地深吻,无尽地缠绵……仿佛所有的爱都凝聚在这一吻中……许久,他猛地推开她。

“不!”方依柔尖叫,疯了一般踢着抓住她的人。“让我和他在一起……”她不要,不要再和他分离!她奋力挣扎,却最终被拖下去。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绑在柱上。“不要!”她叫,声音已经沙哑。“依柔!”她被轻轻地拥入一个怀抱,感受到熟悉而温馨的气息。她眨眨眼,茫然地看她许久,突然孩子般的痛哭出声。“救救孤云!救救他……求你!姐姐!帮帮我!”

这是她第一次叫她姐姐呀!叫得她的心揪作一团。

“没有人救得了他……一旦火燃起来,等待他的只有死亡。除非——天降奇迹!”

天降奇迹?!老天怎会怜她呢?咬着唇,方依柔不再哭泣。凝望楚孤云含笑的眼眸,她绽出如花笑容。何必再流泪呢!她会伴他一起呀!

原来他们所说的生死不渝的爱情真的是存在呀!

沙力扬起眉,终于道:“点火!你们都干什么?脚都钉在地上了?!”骂了两声,他一把夺了火把。缓步走上高台。“楚孤云!说实话,我的确是很佩服你的勇气!数百年里,你还是第一个有勇气这么做的人!可惜,你太坚持自己的选择,要不然,我们也可以交个朋友!”

楚孤云笑了,淡淡道:“我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我也很怕!”

沙力皱了皱眉,还是把火把丢进了柴堆。“祈祷天降奇迹吧!”

“我不需要什么奇迹!”楚孤云悠悠一笑,隔着浓烟锁住那双含笑的眼眸。

“我们不需要什么奇迹……”方依柔笑着低喃,突然冲出去。

“对不起!姐姐,我要和他在一起!”不管生与死,都不想和他分别呀!方依柔回眸浅笑,冲进火堆。“孤云!我来陪你……”

“依柔……”楚孤云摇着头,刚要说话,却被她封住唇。

吻着他,方依柔梦呓般地低喃:“不许你再留下我孤单一人……”

“救他们!”方倚盈尖叫,冲到神情严肃的族长面前,“救救他们!”

沙力沉着脸,摇头道:“我没有办法——这是不能改变的族规!”

“你是族长呀!”方倚盈哀哀道,“求你……族长,救他们吧!”

沙力长叹息,烦躁地叫道:“族长又怎么样?族长也得听长老的话!也得守族规!我救不了他们的!除非天降奇迹!”

回望熊熊火焰,方倚盈哭着尖叫:“娜莎姑姑!”

娜莎蓦地站起身,冲到台前,模糊的泪眼望着亦神情哀凄的众人。“爱人绝对不是一件错事!我们没有权力这么残忍……救救他们吧!”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救他们?要他们违背族规去救这对罪人?!这是玩笑还是事实?太谎谬了!从来都没想过的事呀!可是,这样同生共死,生死不渝的爱确实让他们感动呢!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出,一桶水扬在火上——竟是应等在石室中的宋天。“救他们!”

“救他们!”一声怒吼像闷雷炸在耳边。

“救他们……”无数的声音汇成一个行动,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沙力呆呆地望着他们,却没有阻止。

“这就是奇迹!”一个白发须眉的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含笑望着人们。“这是爱的奇迹!”

“爱的奇迹?”沙力苦笑,“这是违反族规的!”

“族规?”长老笑了,“典藉中只记载了以命换命,可没说一定要烧成灰烬呀……”小时,曾亲眼目睹火焚的悲惨,一直都不希望在他任期中出现这样的事,这些孩子总算是没让他失望呢!

沙力愣愣地看他,不觉笑了。真是老奸巨滑呀!竟不早告诉他,害他内疚个半死!

“嗯!”臭小子!长老低咳着,含笑瞅着他。“你还不去帮忙!难不成想让我这把老骨头去吗?”这真是一个好结局呢!是他这辈子最欣慰的事了……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中只有对方的存在。仿佛是隔世的重逢……

看着他手上的火泡,眨眨眼,她的泪又流下来。熏黑的脸颊上冲出一道白腻。“不要再为我做傻事!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怜惜地抚着她灼焦的发,他深深地吻她。“再也不要离开我!”

抹着脸上的泪,她笑了,“如果我是一只风筝,你就是放风筝的人。用爱紧紧地牵引着我的方向,不管飞到多远,总会回到你的身边……如果有一天我一去不回,那一定是你手上的线断了!”她低语,以自己的方式许下爱的诺言。

“我不会让手中的线断去的——一辈子!”他低笑,同她许下一生的承诺。

“我不求你的一辈子,只要你真正地珍惜现在的每一天!”她甜甜地笑着,倚进他的怀里。遥望着湖畔幢幢人影,感到从未曾有过的满足。此生还有何憾?!

她笑着,低喃:“谢谢你们对我的爱——永远、永远!”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上一章 目录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