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BOSS宠妻太凶猛> 第400章 400全本完结
猫飞小说>BOSS宠妻太凶猛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400章 400全本完结

GG3

一个星期后,樊正勋头上的刀口得以拆线,可以出院静养。

黑司焰夫妇想让樊正勋到黑家养伤,可是樊正勋执意不肯,非要回阳光别墅。他知道,只要他坚持,伊小小和伊蛋蛋是不会放心他一个人在阳光别墅的,到时候一定会跟过来照顾他!

事实证明,樊正勋的如意算盘打对了。自从樊正勋九死一生醒来,伊小小和伊蛋蛋摒弃前嫌,不但原谅了他之前的行为,还很关心他,很照顾他。

他们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哇,这就是爹地和妈咪以前的家哦,好大好大啊!”伊蛋蛋一下车就目瞪口呆的被阳光别墅的宽大美景吸引了。

樊正勋蹲在地上,将伊蛋蛋抱起身,然后纠正道:“这是我们的家,是我们以后日日夜夜居住的家哦!”

闻言,伊小小和伊蛋蛋心领神会,齐齐点头,“嗯,这是我们的家!”

樊正勋一手抱着伊蛋蛋,一手拉着伊小小走进别墅。一开门,管家与佣人们齐刷刷冲着伊小小和伊蛋蛋问安:“先生好,太太好,小少爷好!”

伊蛋蛋嘴角微抽,小少爷?这词儿挺新鲜,吼吼~~~

“呃!”更令他倍感新鲜的,却是客厅正中央悬挂着的8寸三连拍的水晶大照片。

那明显是樊正勋和伊小小的结婚照,照片上,伊小小手握鸡毛掸子,樊正勋捏着耳朵蹲在地上,一副怕怕的模样儿,很是逗乐儿。

“哈哈哈,好玩儿!”伊蛋蛋指着照片,爆笑出声。

看这样子,爹地以前很宠爱妈咪的哦,竟然让妈咪这样子作弄,还拍下照片挂在客厅里供人观赏,情何以堪嘛!

晚饭,樊正勋亲自下厨,为伊小小和伊蛋蛋母子俩做了一顿虽不算是很丰盛,但是却很可口的饭菜。

伊蛋蛋吃的腮帮子鼓鼓,樊正勋见状,还要时不时的出声劝解他吃慢些。

伊蛋蛋一边吃一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爹地你厨艺真棒,妈咪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手艺,宝宝现在也不至于长得这么瘦小啦!”

“……”伊小小很受伤,她的儿子这么快就叛变了,跟他老子站到一个队伍中去了,真真是伤透了她这个当娘的心。

樊正勋听到伊蛋蛋的夸赞,脸上笑成一朵大花儿。他摸摸伊蛋蛋的头,引诱道:“儿子,爹地还会做好多好多好吃的菜哦。如果你肯答应爹地一件事情,爹地就每天给你炒菜吃哦!”

闻言,伊蛋蛋眼睛一亮,“爹地,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樊正勋目光微挑,看了眼闷头吃饭的伊小小,然后才说:“如果你答应让爹地给你重新取个名字,爹地就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哎,没办法啊,谁让伊蛋蛋的名字这么让人蛋疼呢?

伊蛋蛋犹豫了,还没开口说话,伊小小就抢先拒绝道:“不行!蛋蛋的名字是我取的,是乔丹和咸蛋超人的组合,很强悍的,绝对不能改!”

“……”樊正勋吞吞口水,“小小,老婆,亲爱滴!”

伊小小冷言白了白,“你就是叫破天也没用!”

樊正勋与伊蛋蛋相互对视,伊蛋蛋表示自己叫什么无所谓。樊正勋很受伤,这臭小子自己都不知道争取一下改名字的机会,让他这个当爹的情何以堪啊啊啊啊?

晚饭后,伊小小带着伊蛋蛋去洗澡,樊正勋端坐在梳妆台前酝酿情绪。今晚,他一定要拿下伊小小,让她同意自己给儿子改名字!他的儿子绝对不能叫伊蛋蛋!!!

伊蛋蛋的卧室在樊正勋伊小小的卧室对面,樊正勋左等右等也不见伊小小回来,就主动来到伊蛋蛋的房间查看情况。

一打开门才赫然发现,伊小小搂着伊蛋蛋在床上已经呼呼大睡了。

樊正勋深呼一口气,悄悄地凑到床前,将昏睡的伊小小打横抱了起来。

“唔!”伊小小皱着眉头,轻轻睁开眼睛。当她看到樊正勋时,愣了一下,“咦,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樊正勋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只是大步的朝门外走去。

“喂,你……”伊小小想要斥责樊正勋,让他放下自己。可是一开口想起伊蛋蛋还在睡觉,只得径自闭上嘴巴,无声的挣扎。

樊正勋将伊小小直接抱出伊蛋蛋的卧室,然后关门,回到对面属于他们的房间,关门落锁。

刚关门落了锁,伊小小就挣扎着从樊正勋怀中跳下来,然后气急败坏的呼喊道:“樊正勋,你……唔!”

还没正式开始指责樊正勋的行为,小嘴儿就被温润的唇瓣封住。伊小小惊呼一声,却被一条长舌直驱而入,攻城略地了。

樊正勋霸道而不失温柔的闯入伊小小的檀口中,他亲吻她的唇瓣,挑逗她的丁香小舌,勾勒她的美好,不放过她每一颗贝齿。

他的呼吸很急促,明显是很激动的。他的大手,像是着了一把熊熊烈火,焦急地从伊小小的衣摆探进去。

“小小,我今晚可以吗?可以吗?”他一边急促的喘息着,一边不忘记询问伊小小的意见。

伊小小双手攀在樊正勋的脖颈上,呼吸困难的回答道:“不可以!你还在恢复期,不能这样!”

樊正勋立刻接言说道:“可以的,医生说拆了线可以做适量的运动的,只要你不抗拒我,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一定可以的!”

伊小小沉默了,沉默就等同于默许了。

樊正勋激动的将她抱起来,然后大步朝床前走去。

两个人重重的跌在床上,樊正勋激动地都快不能呼吸了。

然而,他刚解开衣扣,就发现伊小小身子一僵,然后面色尴尬的抓着衣服,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处。

樊正勋疑惑的随着伊小小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伊蛋蛋正瞪着大眼睛很纯洁很无辜的眨啊眨啊眨的望着床上的两个人。

“呃,儿子?你……你……”樊正勋一时间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他‘你’啊‘你’的‘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下文来。

伊蛋蛋笑嘻嘻的指了指头上,然后一本正经的对樊正勋说:“爹地,还记得宝宝跟你说过的话么?人在‘做’,天在看哦!你确定要给上面的天使们免费放送少儿不宜的画面吗?”

呃?伊小小闭上眼睛,只觉得好丢脸哦!

樊正勋直接吐血,这个臭小子!

他气急败坏的嘶吼道:“乔-蛋-蛋!谁让你进来的?你这个臭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伊蛋蛋龇着一口小芝麻牙,笑的很嚣张。

他举起手中细细的钢丝,然后狡黠的笑道:“嘿嘿,想把我锁在门外,门儿都米有!”

樊正勋听到这话,也笑了,“哼哼,是吗?那可真的要试一试了呢!”

话落,他跳下床,气急败坏的朝门口冲去。

伊蛋蛋一看这架势,立刻撒丫子开溜,还不忘丢下一句:“五分钟以后我还来哦!我不要爹地教坏小天使们啦!”

樊正勋重重关上门,愤愤的吼道:“但愿你五分钟之后还进得来,哼!”

门外,伊蛋蛋欠抽的声音传进来,“爹地你放心,你要对宝宝的能力有信心哦,宝宝一定会进去的哦!”

樊正勋挑唇,笑的很邪恶,“好啊,老子等着你!”

于是乎,在未来的五分钟期限未到前,樊正勋忙的不可开交。她在伊小小的错愕目光中将大床又拖又拽,最后推到门口处,将门死死地抵住。这之后,樊正勋拍拍手,大呼一声“大功告成”,跳上床等待伊蛋蛋的前来。

五分钟时间到,锁孔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是门把手被转开的声音。

“呃?怎么推不开哦?”门外,伊蛋蛋的声音很疑惑。

樊正勋稳坐在大床上,笑的那叫一个春风荡漾,“哇哈哈哈,臭小子你打不开了吧?”

伊蛋蛋鄙视的声音传进来,“爹地,你好卑鄙,你是不是直接将床堵在门口啦?”

樊正勋笑的很龌龊,“是滴是滴,不愧是我儿子,事实上老子不止将床堵在门口了,还跟你妈咪坐在床上等你开门儿呢,哈哈哈!”

伊蛋蛋:“……”

遇到这么一个欺负小孩纸的爹地,他还能说什么吗?

当然,如果他可以骂人,或者可以叫樊正勋为“樊老头儿”,那么他还是能说出两句话的。比如——“樊老头儿,你卑鄙!”

可是,貌似这样不被允许捏,所以他无话可说了!

翌日清晨,伊小小睁开疲惫的双眼,入目的是一双充满火焰的眸子。

“喂,闭上你的眼睛!”伊小小立刻伸手去捂樊正勋的眼睛。

昨晚这坏男人把她欺负惨了,她绝对不给他机会再行作恶了,她吃不消的!

樊正勋轻笑着任由伊小小捂住他的眼睛,“小小,昨晚上跟你商量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问这话时,他脸上写满了奸诈。

伊小小一脸坚定之色,“免谈!我告诉你,想都别想,我的儿子是我生的,我说他叫‘伊蛋蛋’,他就叫‘伊蛋蛋’。”

樊正勋坏笑道:“可是小小,没有我你一个人也生不出来儿子啊!蛋蛋也是我儿子,他应该跟我姓才对!”

“那个……他可以跟你姓啊,那就叫……叫樊蛋蛋!”伊小小语不惊人死不休。

樊正勋直接喷了,“你干脆叫咱儿子‘樊衍生息’算了!”

伊小小连忙点头,“我看行,还日本名字呢,多牛势!”

樊正勋严肃的说:“既然你不肯让我给咱儿子改名儿,我就只好磨你,磨到你同意为止了!”

“啊!樊正勋,你这个混蛋!”伊小小气的挥拳朝樊正勋胸前捶去,可是樊正勋却乐的逍遥。

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伊小小又打又骂的,他得礼尚往来,好好回报一下她,更猛烈的‘疼爱疼爱’她!

鉴于樊正勋这样直接的疼爱方式,伊小小这个累了一晚上的小女人着实吃不消。

两个人在床上滚了两个回合后,伊小小举爪子投降。

“好了好了,我让你给蛋蛋改名字,你别压我了!”伊小小举手投降。

樊正勋亢奋的呼道:“这还差不多!不过还有一附加条件,我要你跟我复婚!”

伊小小连连点头,“复婚,明儿个就去复婚!”

貌似如今冰释前嫌,早晚都是要复婚的哦!

“樊正勋,你准备给蛋蛋取什么名字?”伊小小低喘着询问出声。

樊正勋正兴致勃勃亲吻伊小小的背脊,听到伊小小的问话,张口就随意的取了一个,“叫樊凯!”

“樊凯?我抗议,这名字一点都不好听!”伊小小直接否决出声。

樊正勋:“抗议无效,再说话我就收拾你!”

伊小小:“樊正勋,你卑鄙,你无耻,你下流,你……”

“嘘,我真的收拾你哦!”樊正勋提醒出声。

伊小小吞吞口水:“我只是想说,蛋蛋叫樊凯挺好的,但是小名还叫蛋蛋而已!”

樊正勋:“看来我有必要收拾你才行!”

伊小小连忙举手做投降状,“……”

没骨气的闭上了嘴巴,她怕怕!她已经被折腾大半个夜晚了,着实是伤不起啊!

“嘿嘿,这才乖嘛!”樊正勋亲吻了一下伊小小的玉背,满意的起身,夸赞出声。

伊小小嘴角抽搐,有种吐血的冲动。

早饭依旧是樊正勋做的,伊小小与伊蛋蛋母子二人窝在沙发上,看着樊正勋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不时的有菜香味儿飘荡出来。

“妈咪,你很过分耶!”伊蛋蛋一边晃荡着两条小短腿儿,一边数落起伊小小。

伊小小手里攥着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无视儿子的指责。

伊蛋蛋见伊小小不搭理自己,就愤愤的哼了声,目光纠结的看向厨房里忙的不可开交的樊正勋,然后幽幽的叹道:“妈咪,你很没心没肺耶!”

伊小小翻翻白眼儿,终于停止嗑瓜子的动作,转头看向伊蛋蛋,“喂,臭小子!你妈咪我哪里过分,哪里没心没肺了?”

伊蛋蛋挥着小拳头,犹如救世主似的跳站在沙发上,然后愤愤不平的哼哧道:“爹地他头上还有伤呢,你怎么能让他下厨房给你做饭吃啊?难道你不过分,难道你有心有肺?”

伊小小:“我……”

伊蛋蛋直接打断伊小小要说的话,“妈咪,做人不能介个样子滴!既然你跟爹地已经冰释前嫌,解除误会,你们就是要相亲相爱到老滴,你就要疼他爱他关心他。可是你看看你,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看电视嗑瓜子,爹地一个病号儿在厨房内忙过来忙过去,你于心何忍啊啊啊?”

伊小小:“我……”

伊蛋蛋又打断伊小小的话茬儿,“妈咪,正常人是做不出你这样狠心的事情来滴,你确定你是地球人么?”

伊小小哼了声,“哼哼,儿子你真相了,妈咪其实是火星来滴!”

“呃!!!”伊蛋蛋摸摸鼻子,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每隔一会儿到伊小小手里捏一个瓜子儿放在嘴里嗑。

表示,他认输成不?做人做到他妈咪这么没心没肺的份儿上,真是没白活啊!

想了想,伊蛋蛋小声嘀咕了一句——“曾经觉得地球很危险,想到火星去躲躲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你们赶紧回来吧!火星更危险,全是没心没肺的人啊!”

“靠!”伊小小一巴掌拍在伊蛋蛋的脑袋上,臭小子胆敢笑话她,找削!

这个小屁孩儿他懂什么?这个叛变的小东西,他知道到底是谁没心没肺吗?

伊小小一想到昨夜樊正勋为了逼她同意给儿子改名字,就不停的欺负她,累的她眼皮子都不爱睁,可是樊正勋还是不依不饶,她就生气,就恼火。丫的,这体力好的跟头牛似的,能有个毛的问题啊?

别说做一顿饭,就是做一年饭,做一辈子饭,樊正勋那家伙也绝对不带有任何问题的,哼!!!

就让他做饭,他活该累一累。他不累的话,累的就该是自己了,思虑再三,伊小小决定还是保全自己,累累樊正勋吧,吼吼~~~

早饭一家三口吃的很温馨,樊正勋告诉伊蛋蛋,说他为他取了个新名字,叫樊凯,希望伊蛋蛋能喜欢自己的新名字。

伊蛋蛋一张小脸儿笑成了一朵花儿,“爹地,宝宝很喜欢新名字啦!”

樊正勋听到这话,登时腰杆儿直了三分,“你喜欢就好!”

伊蛋蛋‘嗯’了声,继续补充道:“虽然这名字老气横秋了点儿……”

樊正勋腰杆儿塌下一分。

伊蛋蛋继续道:“俗气八叉了点儿……”

樊正勋腰杆儿又塌下一分。

伊蛋蛋仍继续道:“简单没有个性了点儿,但是鉴于这是爹地给宝宝取的,宝宝真的真的很喜欢哦!”

“噗!”樊正勋腰杆儿全塌了,直接栽倒在桌子底下了。

伊小小止不住喷笑出声,“哈哈哈,儿子我确定、肯定以及认定,你才是最过分,最没心没肺的那一个,你爹地的小心肝儿被你伤的细碎细碎的,哈哈哈!”

伊小小作为大提琴家Amy,在归国后的半个月之久,才在昱天娱乐公司旗下的大影院举行个人大提琴演奏会。

她发布了通告,表示这次的演奏会将是她最后一次公开演奏会。

令伊小小感到无语的是,她开演奏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樊正勋竟然不能来捧场,说公司有很重要的客户需要他亲自接见。如果合同谈成了,他会赶过来。

伊小小对此有十万个不高兴,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悻悻的看着樊正勋一大早驱车离开。

樊正勋离开后,荆菲儿挺着大肚子与甄小北前来,非嚷嚷着要带伊小小去化妆,装扮装扮。

“哎呦,不用了!就是一个演奏会而已,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我自己画个淡妆,穿我以前拉大提琴穿的那条红裙子就可以了!”伊小小直接婉言拒绝。

但是荆菲儿和甄小北却不同意,非要拉着她去装扮。伊小小拗不过二人,只得被押赴前去化妆。

“天呐,我是要开演奏会,不是要去教堂结婚啦,这也太夸张了吧?”伊小小被推出化妆室后,在落地大镜子面前一照,直接风中凌乱的惊呼出声。

但见镜子内,她一张精致的小脸儿被画着过分娇艳的彩妆。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身上被套着一条上面及肩,下面落地的雪纺纱长裙,像极了……呃,婚纱!

荆菲儿和甄小北笑嘻嘻的凑上前夸赞道:“安啦安啦,这裙子配上你那把大提琴,美的让人眩晕,就这样穿肯定没问题!”

话落,根本不给伊小小反驳的机会,直接拉着人就朝外走,出了门就朝车里塞。

伊小小连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车就朝着昱天娱乐公司旗下的剧院场驶去。

下了车,有记者和粉丝围上前来,伊小小很客气的跟他们打招呼。有保安过来,不让疯狂的粉丝们撞到伊小小。

荆菲儿和甄小北没想到伊小小已经红成这个样子,激动地好像她们是大明星一样,不停的傻笑,冲着粉丝们挥手致谢。伊小小看到,只觉得这俩家伙太搞笑,笑的她肚子疼!

来到舞台后面,peter和杨蓝已经守候在那里,她最爱的大提琴正安静地放在架子上。

“小小,加油!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希望你能赢得满堂红!”杨蓝拥抱伊小小,给予她大大的鼓励。

伊小小点头,真心舍不得杨蓝这个好经纪人。

Peter也跟伊小小来了个亲密拥抱,预祝她今日能在大提琴舞台上划下圆满休止符。

快要上台时,大家跟伊小小挥手告别,准备到台下坐好,等待消息登场好欣赏她的演奏会。

一切,都顺利的让伊小小欣慰。

当她踏上舞台的那一刻,镁光灯疯狂的浇注在她身上。那一刻,白衣如雪,纯净如精灵,伊小小抱着大提琴坐在椅子上,像一个从天而降的仙女,美的让人移不开眸子。

黑司焰夫妇带着小樊凯坐在第一排冲伊小小挥手,甄晟南等人也直竖大拇指。Peter和杨蓝相对比较安静,只是给了伊小小一个安定的眼神。

伊小小深呼一口气,开始拉起自己的第一只曲目——《梦幻曲》。

悠扬欢畅的曲子款款传遍整个大剧院,人们听的如痴如醉。

待一首曲子完毕后,剧院内鸦雀无声。

伊小小心口一窒,有些紧张。难道……她丢手艺了?

杨蓝、Peter和伊蛋蛋三人是伊小小的老听众了,所以三个人是最先回过神来鼓掌的。他们这一带头鼓掌,剧院内登时齐刷刷的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那掌声震耳欲聋,恢宏盖世!

伊小小受到大家的真诚鼓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抿着唇,笑的温婉,再一次拉奏起下一曲目。

人们享受在这动听的旋律中,痴迷,陶醉,深陷其中。伊小小也越拉越进入状态,越拉越投入。她半闭星眸,享受在这美妙的音乐中,只觉得一切都好美好!

当曲子即将接近尾声时,一双大手突然将伊小小整个圈住了。

“吱——”与此同时,就在人们沉醉在这梦幻般的曲目中时,一声刺耳的声音突兀的传遍整个剧院。

众人齐齐看向舞台之上,却见伊小小错愕的僵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好似愣住了。

而她的身后,一个如同白马王子一样玉树临风的男人,正紧紧地从身后抱住她,脸上写满了邪恶的笑意。

伊小小刚被人自身后抱住时,心下是很紧张的。但是她很快嗅到独属于樊正勋的男性气味后,便心下一松,笑了开来。

这家伙,不是说公司很忙,有重要客户的么?

扭头,对上樊正勋笑的温润如玉的俊颜。

樊正勋松开抱着伊小小的双手,款款走到她面前,将她的大提琴交给一旁走过来的工作人员。

然后,他在伊小小狐疑的目光中单膝跪地,高举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大声喊道:“伊小小,嫁给我!”

呃!伊小小一愣,没想到樊正勋回来这么一出儿。

“拜托,你起来啦!丢不丢人,这可是现场直播啦!”伊小小眉头紧蹙,焦急地凑上前想要搀扶起跪在地上的樊正勋。

可是,樊正勋却固执的不肯起身。他笑望着伊小小,朗声说道:“伊小小,历经五年的等待,如今我画地为牢,将自己打包与这枚戒指一起送给你。今天是你告别舞台的日子,是现场直播,我要让全世界的人为我作见证。我樊正勋,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伊小小的人,我会疼你、爱你、宠你,许你无尽宠爱,万千幸福!请你——嫁给我!”

“啊!嫁给他,嫁给他!”樊正勋话音一落地,台下甄晟南和宋绍钰就扯着嗓子率先大喊出声。

伊小小额头划过三根黑线,这肿么像是在逼婚似的?

樊正勋一脸真诚的望着伊小小,口中不停地重复道:“小小,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

台下,经过甄晟南和宋绍钰的煽动,所有人都跟着大呼道:“嫁给他!嫁给他!”

伊小小望了眼沸腾的台下,又看了眼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樊正勋。最终,她喜极而泣,颤抖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当樊正勋为伊小小戴上钻戒那一刻,整个剧院都沸腾了!大家一起见证了这场特殊的求婚仪式。

就在这个时候,《结婚进行曲》意外的播放出来。

黑司焰夫妇和荆菲儿等人纷纷冲到台上,小樊凯那更是一手拉住伊小小,一手拉住樊正勋,兴奋得直跳脚。

他乐颠颠儿的欢呼道:“哦耶,爹地和妈咪终于走进婚姻的坟墓喽,好耶!好耶!”

“呃……”全场登时因为这句欢呼全数雷翻,一个个不说外焦里嫩,那也绝对是雷的口眼歪斜。

有工作人员按照樊正勋事先安排的抬来了一张演讲桌,上面放着一本天主教圣事经书。

Peter戴着一副眼镜,不知何时换上一身神父装走到演讲桌前。

而黑司焰挽着伊小小的手,在《结婚进行曲》中缓缓走向演讲桌。他们的后面,跟着帮伊小小扯裙摆的小樊凯。

当黑司焰挽着伊小小一步一步走到站立于演讲桌前的樊正勋面前时,樊正勋的脸上写满了兴奋的光芒。

五年了,五年的分别,他终于再一次与他心爱的女人牵手走入婚姻的殿堂了。这一刻,他真的很幸福,很满足!

黑司焰一脸严肃的对樊正勋说:“我把我的宝贝女儿交给你,如果你胆敢让她受到半点委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呃?樊正勋吞吞口水,听懂了黑司焰话语中的双重意思。岳父大人这是在叮嘱他莫要犯以前犯过的错误,否则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郑重的点点头,樊正勋谨慎的回答道:“岳父,您放心,小婿一定不会让小小受到半点委屈的。”

小樊凯在一旁听到,忙凑上前补充:“嗯哪嗯哪,宝宝会监督的哦!爹地他要是胆敢让妈咪受委屈,我就剁了他哦!”

“噗!”原本很神圣的场面再次陷入凌乱中。

一对新人凌乱后,手挽着手面向peter神父。

但听peter神父严肃的询问道:“新郎樊正勋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伊小小小姐为妻,无论祸福、富贵、贫穷、疾病还是灾难,珍爱她,守护她,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吗?”

樊正勋一愣,大声坚决的否定道:“我不愿意!”

“哗啦啦!”整个剧院再一次陷入凌乱中,无数个人的玻璃小心肝儿被震的细碎细碎。

小樊凯焦急的跳着脚,也不管是什么场合了,更不管之前答应过樊正勋什么,直接大声质问道:“樊老头儿,你疯啦?”

“噗!”众人好不容易捧着细碎细碎的小心肝儿站稳脚跟儿,直接被震的更加细碎细碎。

表示,刚刚这孩子还叫樊正勋爹地来着,咋一眨眼的功夫就直接叫上樊老头儿了捏?

樊正勋愤愤的瞪了小樊凯一眼,无声的向他传达了一句话——“臭小子,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小樊凯摸摸鼻子,有些哑然。莫非……难道……重头戏在后面?

事实上,重头戏真的在后面。

就听樊正勋坚定而大声的说道:“我不愿意死亡将我们夫妻分开,因为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分开我们夫妇。我们是一体的,我活着的每一天是因为有她,她活着的每一天是因为有我。我们……生死到白头,永生不相弃!”

掷地有声的宣誓一落地,全场振奋,掌声如潮。

伊小小抿着唇,脸颊红的炙人。

她没想到,樊正勋在这种时候会说出这样肉麻兮兮的话来,这个臭男人……

Peter反应很快,立刻按照樊正勋的说法接言询问起伊小小来:“新娘伊小小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樊正勋先生为妻,无论祸福、富贵、贫穷、疾病还是灾难,珍爱他,守护他,直到死亡也不能将你们分开?”

伊小小看向身侧的樊正勋,樊正勋正一脸温润笑意的望着她。

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应道:“我愿意!”

与此同时,小樊凯脆生生的声音响彻整个剧院——“我妈咪不愿意!”

母子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一个说愿意,一个说不愿意!

呃???

所有人都迷茫了,为什么小不点儿说不愿意捏?

有人好奇,大声询问起小樊凯为什么不愿意他爹地妈咪生死不相弃。要知道,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恋情啊?

就听小樊凯摇头晃脑的分析道:“妈咪,你傻啊!樊老头儿比你大八岁呢,他在阴你啦,等你们老了的时候,樊老头儿肯定早早就嗝屁儿了,到时候你就得遵照誓言随他而去,你多亏得慌啊!”

“噗!”吐血声,下巴跌到地上声,声声不绝于耳。

再看我们准新郎那张五彩缤纷的俊颜,此刻那真叫一个好看。赤橙黄绿青蓝紫,整个儿就是一动感彩虹啊!

“樊凯,大喜的日子你个小屁孩儿能不能说点儿吉利话,一鞋底子抽死你!”樊正勋气的咬牙切齿。

不过,在场的每个人都表示理解他的心情。嗯嗯,很理解,真的真的很理解哦!

黑司焰夫妇见樊正勋黑了脸,连忙上前打圆场,“呵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那个什么,神父啊,你赶紧宣布这场婚礼到此结束,新郎可以亲吻新娘吧。那啥,我们带小凯回黑家住几天,稀罕稀罕哈!”

话落,黑家二老抱着惹是生非还不自知的小樊凯,飞也似的逃走了,连自家女儿和女婿别开生面的婚礼也不看完。

望着将小屁孩儿抱走的黑家二老,樊正勋的眼中迸发出邪恶的诡异光芒。嘿嘿嘿,刚刚岳父和岳母大人说要把那混小子带到黑家住几天。那就是说,未来几天内,他可以和伊小小享受二人时光了?

乖乖,只要一想到这些,樊正勋就觉得激情荡漾,兴奋地快死掉鸟,吼吼~~~

上一章 目录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