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悬疑灵异> 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 第三百零五章 阴阳相隔
猫飞小说>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三百零五章 阴阳相隔

GG3

“这个女孩子叫陶静,今年刚刚二十岁,她是个孤儿,成年以后从福利院出来,一直都一个人居住。”

派出所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这么快就查出来了,于是我便拜托任局长把陶静的家庭住址发给我。

临挂电话之前,任局长还念叨着说局里最近有几桩怪案悬着解决不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让我过去看看。

我心里还记挂着猫丕的事情,只能随口应付了过去,想着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好再说。

临出门的时候,外婆从里屋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快到吃饭的时候了,事情不要紧的话,就等吃了下午饭再出门也不迟。”

不说还好,外婆这么一说,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地响了起来。

顾祁寒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我只好捂着肚子讪讪地道,“刚才消耗法力太多了,所以才会这样,事急从权,我们先去任局长给的地址那里看看吧。”

谁知他沉吟了一下,竟然轻轻摇了摇头,“刚才是我太心急了,现在我们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等准备充足了再去吧。”

既然能炼出让猫丕道行一日千里的筑基丹,这个道人的实力也自然不容小觑,顾祁寒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于是我们便打消了出门的想法,在和外婆用了晚饭之后,又到小区里溜达了几圈,便回到家里面潜心地修炼起来。

顾祁寒盘腿坐在床上闭眼修炼,一道金色的瑞气正沿着他的周身缓缓运转,将他清冷俊美的五官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芒中。

我也潜心地参悟起红宝石中机杼大师留给我的阵法机关,上面有很多神奇的构想,比如在方寸之间画地为牢,将敌人困死在里面。

看了一会儿,我手里技痒,便拿出朱砂笔和符纸,对着红宝石中华丽的符咒图案一笔一划地描摹,只见在这脆弱单薄的符纸之上,一道饱含力量的阵眼符一笔挥就,紫色的法力在朱砂中缓缓流淌。

“哇,好厉害。”我翻来覆去地打量手里的符纸,惊叹不已。

原本只是一张普通的黄纸,被画上了机杼大师的阵法图之后,竟然变得十分坚硬。

看来机杼大师所言非虚,机关和道法结合在一起,才是真正所向披靡的。

我又提笔画了几张符篆,以前从来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也能够画出这么复杂的符篆来。但是如今这些符篆上的笔画,就像是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一样。这大概就是姜家血脉中的传承力了吧,对于道法无师自通。

我又不禁感叹,机杼大师身怀这么厉害的机关之术,却得不到世人的重视,他的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我将符篆放在锦囊里面收好,然后百无聊赖地凑到顾祁寒的面前,不敢打扰他修炼,只是用手指虚空地描绘着他俊美的五官。

英挺的鼻子,薄唇抿成一条弧线,苍白的皮肤在金色光芒的滋养下越来越细腻,再也不像初见时那么鬼气森森……

正在我出神地对着顾祁寒俊美如玉般的脸庞发呆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飞出我的指尖,汇入了男人周身流转的金光之中,缓缓地运转着大小周天。

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没发现他已经睁开了双眼,眼中泛起潋滟夺目的光彩。

顾祁寒伸手搂过我的腰身,将环绕运转的金光收敛进了自己的体内,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在我的唇角落下一吻。

“刚才那是……”

顾祁寒摸了摸我的脑袋,解释说,“长生不老仙药药力强劲,你的身体吸收饱和之后,就会溢出一部分,刚才你距离我很近,多余的药力便从你身上脱离了出来。”

“你最近修炼都是在吸收这些金光,对吗?”

“没错,我让它们运转二十四个大小周天后,便能归为己用。不得不说这仙药的确威力巨大,我才吸收了一点,竟然隐隐已经有了得道成人的感觉。”

说着,他又蹙起了英挺的眉尖,叹了口气道,“不过,离活死人、肉白骨的距离还有很远。”

我心疼地抚平顾祁寒眉间的褶皱,这金丹复活救命的功效已经被我给用了,当然没有办法再多救一人。虽然顾祁寒现在看起来红润健康,可是一旦金丹剩余的药力被用光了,那么,他有可能又会恢复以前的形态。

顾祁寒轻笑着点了点我的鼻子,“好了,别担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顺其自然就好。”

我用力地点点头,哪怕他一辈子都不能复活,我也会一直陪伴着他的。

顾祁寒将我的脑袋靠在他的胸前,双手却不安分起来,我们两个腻了一会儿,直到窗外夜幕低垂,才倚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夜半时分,我被一阵絮絮叨叨的说话声所惊醒,是外婆的声音。

奇怪,外婆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吗?我打了个哈欠,轻轻地推开门走到外婆的卧室外。

门竟然只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看到婆坐在床边的太师椅上,手中捧着外公的照片,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仿佛正在和外公他面对面地唠嗑。

外婆喜欢唠叨,话头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听着她对着外公的照片,叮嘱他要注意保暖,出门在外要小心这些话,我的鼻头一酸,眼泪便不争气地冒了出来。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外婆一直都难以释怀,心里始终认为外公没有死,他只是出远门了,终有一天还会回来的。

生离死别,阴阳相隔,是人生最无奈的事情了吧,我突然有些害怕顾祁寒有一天也会这样消失,杳无音讯,到时候我是该自欺欺人地骗自己,男人还会回来呢?还是直接当他死了,再也不提起他。

我拼命地摇了摇脑袋,让这些荒诞的念头远离我,三两步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好。

顾祁寒就躺在我身侧,我鼻子一酸,钻进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他。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我和顾祁寒便打算出门去任局长给的地址寻找陶静,手机上有他传来的女孩的一寸照片。陶静的眼神清澈见底,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哪里有半分猫丕那明艳妩媚的模样。

临出门的时候,小黑带着叶小伊探头探脑地跟在我们的身后,虽然它们猫掌上有着软软的肉垫,但还是被我和顾祁寒的敏锐地捕捉到了。

我俯下身子,摸了摸叶小伊毛绒绒的脑袋,小白猫惬意地眯着蓝眸,乖巧地蹭着我的手。

“小伊,你的道行太浅,跟着我们可能会遇到危险的。”

小黑从树枝上倒吊下来,双手抱在脑后,懒洋洋地说道,“我们就是跟在远处看看,不会凑到跟前去当炮灰的,你们就放心地在前面和敌人拼杀吧。见势不好的话,本大爷会带着小伊先走一步的。”

我嘴角抽搐地看着眼前一副理所当然状的黑猫,亏你说得出口。

于是我们两人两猫,来到陶静的住址,这里也是一个老旧的小区,和外婆住的地方离得并不远。这些老房子里面,大多住的都是退休的老年人,很少看到年轻人,估计年轻人宁愿凑钱合租一个电梯公寓,也不会选择来这里。

不高的楼层上,晾晒着密密麻麻的衣服,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一个月都干不了,而逼仄的楼道上也堆满了邻居的杂物,长年累月地散发着难闻的气息。

虽然和外婆居住的小区距离不远,但是这个小区的风水极差,坐南朝北终年难见阳光,再加上单元楼修成少一边的正方形,导致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留不住财运,所以普遍收入低微,生活拮据。

陶静租住在单元楼顶层角落的房间,因为处在走廊的拐角处,连一丝阳光都照射不到,常年居住在这样的屋子里面,必然阴湿气越来越重,给陶静招来猫丕这样的秽物也不令人奇怪了。

顾祁寒上前敲门,小黑连忙拉着叶小伊躲得远远的,随时准备好逃跑。

“谁啊?”屋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跻着拖鞋走到门口,“咯吱”一声打开门,露出一张脸色蜡黄长满雀斑的脸。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