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悬疑灵异> 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还阳
猫飞小说>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还阳

GG3

水麒麟俯着身子,嘴里发出低低的咆哮声,身躯暴涨到天花板处,对着两个女人喷出一道道水柱。

狐妖一跃而起,也化作一条巨大的白色狐狸,和水麒麟撕咬在一起,巨大蓬松的尾巴狠狠地缠在水麒麟的身躯上。

水麒麟怒吼一声,拼命抓咬狐狸的身躯,却只见白色狐狸的兽瞳之中荡漾着迷人的眼波,就像是东海的暖流一样,寂静无声地缓缓流动。

水麒麟的视线渐渐迷蒙起来,呵,这家伙中美人计了!

“水麒麟,快清醒过来,别被狐狸精迷住了!”

我刚刚大喊一声,身后突然传来破空之声,回头便看到余小柔张开锋利的十指,朝我攻了过来。

我快速挥刀,将她的攻势挡住。

“林小南,今天我们公平地决斗一场,你敢吗?”余小柔手掌上的嫩肉被斩魂刀的破煞之力给灼烧得滋滋作响,可她仿佛就像感觉不到一样。

听了她的话,我忍不住嗤笑一声,说什么公平决斗,不就是害怕我把玄蜂和腾蛇召唤出来吗?不过,对付她,我根本不用蜜儿和阿音帮忙!

斩魂刀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她十根手指的指甲纷纷削了下来,锋利的刀刃在她身上划出数道血痕。

余小柔捂着手指往后退缩,看着我的眼中,隐隐带着惧怕。

我不屑地嗤笑,转头发现水麒麟竟然已经被狐仙的媚术迷惑得闭上了双眼,圆圆的兽脸上满是陶醉。而狐仙此时已经伸出了尖锐的兽爪,直直地朝水麒麟刺了过去。

“水麒麟,你给我醒过来!”我将灵力运到喉咙,气定丹田地大喝。

水麒麟吓得一个激灵,睁开眼便看到狐仙那张尖嘴猴腮的兽脸,气得大吼一声,挥出兽爪将狐仙狠狠地拍在地上。

麒麟力大如山,狐仙本来就被徐泽打出了内伤,再被它这么一拍,那只通体洁白的狐狸竟然就这么瘫在地上,脖子艰难地动了动,断气儿了。

死去的狐狸尸体越来越透明,最后魂飞魄散,再也没有来世之说了,也是可怜。

而另一边,徐泽也在顾祁寒招招狠辣的剑芒之下,被一剑刺穿了心腹,脸上青筋暴起,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活了千年,最终却死在了一个小辈的手上。

顾祁寒冷哼一声,凤眸半阖,面不改色地将徐泽的尸首用寒铁剑砍了下来,彻底将千年尸王的最后一点生机给除去了。

徐泽的头颅被随意地抛弃在地上,颇有一股晚景苍凉的感觉。我拿出一张符纸念念有词,符纸轻飘飘地落在徐泽的尸身上,燃起明黄色的火焰,没多久,便将他的尸身烧成了灰烬。

活了这么久的老妖怪,不知道地府的生死簿上还没有没有他的名字,否则的话,岂不是再也无法轮回了?

顾祁寒将我揽在怀里,听了我的话,失笑地说道,“徐泽作恶多端,就算有轮回,将来永生永世,也只能在畜生道和修罗道中轮回了。”

果然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啊。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被顾祁寒拥在胸前,清冷的香气蔓延在鼻尖。我不由得痴痴地想着,如果他去地府轮回,一定能够投生到一个好人家,他就不用再忍受做鬼的痛苦了,可是我却自私地舍不得他。

顾祁寒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意,轻轻地抚了抚我的头发,就在我们两个温存的时候,余小柔不知什么时候又戴上了那张破损的鬼面具,嘴里念着恶毒的咒语,我的脑袋针扎一般疼了起来,排山倒海的疼痛令我忍不住尖叫。

水麒麟面色大变,“不好,她在用自己的灵魂为代价施鬼咒!”

以自己的灵魂为媒,施的鬼咒是最恶毒的,不过施咒者也会因此魂飞魄散。我实在不明白余小柔为什么这么恨我,还以付出自己灵魂为代价来杀我,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顾祁寒浑身透着凛冽的杀意和怒气,身形一闪,便来到余小柔的面前。

“祁寒哥哥,你……”

余小柔看到顾祁寒,眼睛里露出胆怯的惊喜,然而,下一秒,她的神情就凝固了,因为顾祁寒抬手将三根金针毫不留情地插到了她的脑袋里面,她双脚一软,倒在地上。

死咒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便被打断,我脑海中翻江倒海的疼痛总算停止下来。

顾祁寒将余小柔的身体从地上拽了起来,放到了水麒麟的背上,然后走过来仔细打量我,确定我没有受到鬼咒的影响才长舒了一口气,将我紧紧地拥在怀里。

“老公,你不会把余小柔给杀了吧……”虽然我也很想杀她,可她要是就这么死了,我们怎么跟余爷爷交待啊。

顾祁寒低头看着我,说道,“我没有杀她,只是用金针封住了她大脑的穴位。只要金针一天不取下来,她就得做一天的植物人。”

我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还活着就好,不过,做植物人,也够她受得了。

“老婆,我们回家吧。”顾祁寒紧紧地拥着我,声音带着解脱般的轻松感。

我的眼睛一酸,“好,回家!”

我们往水麒麟的身上贴了张隐身符,便坐在它的身上,朝外婆家飞去。路上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信纸折成的千纸鹤从半空中飞了过来,落在顾祁寒的手掌上。

“谁来的信?”我倚在他的怀中,好奇地问道。

顾祁寒将信纸上的内容看完以后,叹了口气,眉头微微蹙起,“余爷爷说他闭关结束了,问我小柔的近况,还说让我去江城外的杨柳河边找他。”

我看了眼在麒麟尾部昏迷不醒的余小柔,心里有些不安,说到底余小柔变成这副模样也是我们间接造成的,不知道余爷爷会不会怪罪我们。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担忧,顾祁寒轻轻地在我的唇角吻了吻,“没事的,我们跟余爷爷说清楚,他会理解我们的。”

杨柳河岸边,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正负手站在亭内,看着河水静静流淌。

“余爷爷。”听到我和顾祁寒的声音,老人转过身来,脸上挂着的慈祥笑容,却在看到我们搀扶着的余小柔时,表情瞬间凝固。

“小柔怎么了?”

我和顾祁寒连忙将前因后果告诉了余爷爷,他心疼地抚了抚余小柔沉睡不醒的脸庞,沉默良久,叹了口气,“是我这个做爷爷的不称职,其实我早就发现小柔这个孩子心里执念过重,终有一天会心生戾气而害人害己。却因为太溺爱她,从来没有真正重视过这个问题。”

余爷爷伸手将余小柔脑袋上的金针拔去,然后从怀里拿出一颗丹药塞到她的嘴里,掌心散发着热力,帮她散开丹药的药力,然后将手放于余小柔的头顶,嘴里念念有词。

余爷爷看起来又苍老了不少,这场法事应该消耗了他不少的法力和修为。

余小柔缓缓睁开双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我不由得握紧了顾祁寒的手,担心她醒来之后,又变成了心狠手辣,鬼气森森的女僵尸。

没想到,她睁开双眼之后,好奇地环顾了我们一圈,然后天真无邪地开口说道,“你们……是谁啊?”

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你不认识我了?”

余小柔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摇头说道,“不认识。”

原来刚才余爷爷已经给余小柔施了洗髓术,她体内的尸毒会慢慢淡去,不过,却没办法完全消除,她每天都会承受身为僵尸的痛苦。

另外,他还给她服下了忘情丹,让她忘记了所有人。

余爷爷说要带余小柔回茅山潜心修炼,行善积德,为她积累福报。不过,余小柔成为僵尸已经喝过了人血,在阎王爷那里已经被狠狠地记了一笔,所以只求她改日魂归地府,功过相抵,不要受那剥皮油烹的刑罚便是了。

说罢,余爷爷再次长叹了一口气,和我们道别之后,牵着懵懵懂懂的余小柔往外走。

“我送您一程吧。”水麒麟俯下身子说道。

余爷爷捋着白须,点头笑道,“好!没想到老夫这辈子还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太公坐骑,也是不枉此生了。”

余小柔倒是好奇地在水麒麟的身上东摸摸西碰碰,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的模样。

“小姑娘,你这个样子倒是比刚才可爱多了。”水麒麟温顺地低头,让余小柔抚摸自己的麟甲,笑着说道。

“小南,祁寒。”余爷爷扶着余小柔在水麒麟的背上坐好后,转身对我们说道,“小柔这次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俩忙摇头说没有,顾祁寒歉意地说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余爷爷摇了摇头道,“这孩子的脾气我最清楚了,祁寒,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还没有找到还阳的办法吗?”

顾祁寒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弧度,“人死如灯灭,哪里有什么可以还阳的法子。”

余爷爷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个法子,但是不知道是否可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