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悬疑灵异> 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 作品正文卷 第426章 别过去!
猫飞小说>阴缘缠身:冥夫别乱来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作品正文卷 第426章 别过去!

GG3

默默地跟了一小段路以后,“a先生”突然毫无征兆地加快了脚步,一下子把我落下好远。

我顿时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怀疑他是否发现了我的跟踪。但是转念之后又立即想到,梦境的他,仅仅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影像罢了,他所说的、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遵照既定的轨迹而已。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发现被跟踪,故意想要把我甩脱的可能了。

想清楚了这些,我才终于把心放了回去,加快脚步追上去继续跟踪。

如我所料,重新靠近以后,“a先生”并没有再做出任何疑似故意甩脱的行为。虽然他的速度并没有放缓,但更像是突然有急事赶时间的样子,而不是发现自己被跟踪的状态。

于是我放心大胆地继续跟着,但是没过多久,他突然顿住脚步,然后,猛地掉头朝我走了过来!

“!!!”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转身转得太突然了,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时间,而且周围也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空间,连下意识的躲闪都无法做到。

我只能硬着头皮看他快步走进,强装镇定地等着他先开口。现在的这种状况,让我怀疑自己之前的推论全都错了,亦或者……是哪里出了错,打乱了原有的轨迹?!我脑子里一团乱麻,而他始终面无表情。

最终……

他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没有任何交流或者接触,他甚至根本没有看我,仿佛我只是一团空气。如果不是我下意识地闪身避让的话,搞不好他又会像之前一样,直接从我身体里穿过去。

“……”

我心情复杂地望着他的背影,暗暗想着,应该是我自己想多了吧?如果他能具备发现我的能力,就说明他有自我意识,并且可以正常地思考,那他之间就不可能对着空气演独角戏。

可能现实当中,他就是因为某种原因,突然改变主意换了方向?亦或者是……突然发现前面那条路走不通,所以临时换一条路?这种解释实在牵强,我可想不出来其它的可能性了。

“a先生”的行为让我觉得十分捉摸不透,我开始犹豫该不该继续跟踪。然而我很快就发现,他就像是梦境当中的一个光源,效果不算明显,但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照亮周围的环境。而现在,他离我越远,我身边的环境就越暗。

这种即将被黑暗吞噬的感觉,实在太让人难受。最终,在视线范围彻底变黑的前一秒,我拔腿奔跑,用平生最快的冲刺速度追了上去。

“a先生”又将自己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几乎从快走变成了小跑。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追,直到抵达一座陌生的建筑面前。

那幢建通体漆黑,仿佛顶天立地般矗立在梦境里。不知道为什么,望着它的时候,我心底里有种特别强烈的排斥和恐惧感。

我不想进去。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纯粹的不想。

然而,“a先生”已经走向楼门。

与之前不同,这回他将速度放得很慢,像是在刻意等着我跟上去。

莫名的抗拒感让我双脚如同生了根一样,牢牢地扎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某一刻,我忽然莫名地转头向左望去,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要朝那边看。

风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到了这里。悄无声息。

也许是我潜意识察觉到了他的靠近,所以才会转头?我已经顾不上思考这种细节了。

风扬站在漫天黑雨里,身上却没有一丁点潮湿的痕迹,就像是身体周围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他望着我,似乎努力地想要说点什么,然而最终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几个生硬又模糊的音节,根本无法辨别含义。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低声问:“风扬,你怎么了?”

“呃……嗳、哦……嗳!哦!”他吃力地重复着难懂的音节。

“你别着急,慢慢说。”我朝他走过去,想要听得更清楚一点。我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才会一直重复类似的音节。

明明不久之前他还能正常说话,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变成这种样子了呢?这是他自己的梦境,他在这里面应该拥有近乎造物主般的能力才对,所有的一切,无论景色还是人物,都应该随他的潜意识运转才对……可是为什么,应该操控一切的人,反而连自己都控制不了了呢?

这不对劲。

我已经顾不上再去管“a先生”了,比起“a先生”的异常,我更想知道风扬变成这样的原因。因为这关系到我能否和引梦蝶重新取得联系,也关系到我还能不能安全返回现实世界。

“外!藕!!”风扬更加用力地发声。

我还是听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要不……你写出来给我看?”我尝试着换种方式跟他沟通。

风扬怔了怔,似乎开始用力,可他的身体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力量的束缚,并不能完成这样的动作。他憋得满脸通红,膝盖不停地颤抖,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弯下去。

看得出来,他很想蹲下写字,可是他做不到。

我问:“你被控制了对不对?对的话就眨一下眼睛。”

他眨眼了。

我又问:“是不是别的东西闯进来了?是就眨眼。”

他先是眨眼,随后想了想又飞快地眨了两下。总共三下,这什么意思?

我试探着问:“你也不清楚状况是吗?”

这回,他没有眨眼,而且眼神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我隐隐意识到,似乎有某种东西在他体内熄灭了……

a先生!

我飞快转头,然而“a先生”已经不见了。黑色大楼的门口空荡荡的,像是怪兽张开的嘴巴,各种恐怖的魑魅魍魉全都躲在暗处。

我无法确定,风扬变成这样,跟“a先生”是否有关,但是那幢黑色大楼散发出的危险讯号实在太过于强烈。我觉得,眼下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应该先带着风扬离开这附近才对。

“风扬,咱们先换个地方。”我也不管风扬还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就准备架着他离开。

然而,他却忽然自己迈了一步。

朝着黑色大楼的方向。

“你什么意思?你要进楼里?!”我顿时紧张起来,明知道肯定得不到回应,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风扬毫无反应,僵硬而机械地又走了一步。

黑色的雨水逐渐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裳。

我突然意识到了又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这场雷暴异常猛烈,几乎在出现的一瞬间,就把我淋成了落汤鸡,然而风扬却不一样,他一开始完全不会被黑雨淋湿,即便现在,身上也并没有完全湿透。

至于“a先生”……该死的!我竟然完全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现在想要回想,也想不起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觉得这些黑色的雨水大有问题。同一场雨,落到身上的结果却如此不同,这究竟在预示着什么呢?

就在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风扬已经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了大楼门口。

从我的角度看去,他的身体一半隐没在黑暗当中,另一半被恰巧划过夜空的闪电照亮,看起来就像是被分割成了两部分。

这让我莫名地联想到,黑白两种丝线的牵扯,随后开始怀疑,这梦境当中的种种提示和异常,是否也是两种命运不停拉扯所产生的呢?

如果连梦境都会受到因果力量的牵扯,那就太可怕了。

眼看着风扬被黑暗彻底吞没,我担心他会被黑暗的力量伤害,所以还是咬牙闯了进去。

楼内,风扬与“a先生”隐隐对峙。

风扬的身体周围,隐隐散发光亮,仿佛正在努力驱散黑暗一般。我注意到这份并不明亮的微光,正在以十分微弱的势头,一点点驱散周围的黑暗。

而“a先生”那边,黑暗浓重如墨。如不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太过于强烈,光凭肉眼去看的话,我几乎无法看出藏在黑暗里的他。

黑与灰,泾渭分明,无声较量。

即便是再迟钝的人,在这种场景之下,也不可能还执迷不悟。

我盯着黑暗中的“a先生”,冷声质问:“你故意引我到这里来的对不对?你到底想干什么?”

“a先生”桀桀怪笑,声音嘶哑难听:“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那就过来啊……这扇门背后,藏着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来啊,过来啊……”

他的声音,就像是恶魔的低语,带着勾魂摄魄般的诱惑力。

随着他的话语声,我看到他的身边出现了一道厚重的大门。明亮的白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伴随着沁人的花香,以及仙乐般的动人旋律。

那一刻,我恍惚地想着,门后的世界一定非常美好。也许……那就是天堂?

我的心底开始滋生出无限的渴望,我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剩下门后世界的向往和渴望。

天堂,天堂……我来了!

猛地,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混沌的大脑中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的清明。我听见似曾相识的声音,生涩的、艰难地响起——

“别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