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你肩膀借我> 1.借一下
猫飞小说>你肩膀借我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1.借一下

GG3

你肩膀借我

文/鹿灵0605

喜欢是及时止损,爱是奋不顾身。

第1章

此刻是下午两点十五分,距离徐叶羽坐上这把椅子,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

她背部紧绷,手肘关节抵在桌角,用力搭在机械键盘的手背上浮现掌骨,浅棕色眼仁正一动不动地、紧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如猛虎即将冲破牢笼逃出生天前的蓄力,她极其专注。

五分钟后。

她骤然泄下一口气,背部一松,整个人耷拉下来,就连刘海儿都软趴趴地垂在上眼睑上。

吹了吹轻飘飘的发丝,徐叶羽认命地枕在手臂上:“……写不出。”

一周前,正在惬意午睡的徐叶羽接到编辑的电话,电话里,编辑句句泣血,孤立无援地喊着她真名求助:“叶总!我这期一个稿子都没收到!没收到稿子代表没有版面费,没有版面费代表薪水微薄,薪水微薄代表我没有钱还房贷奶孩子还蚂蚁花呗,救救孩子吧,给我写稿啊宝贝儿!!”

那时候的徐叶羽不甚清醒,关注点侧歪:“……你什么时候背着我生孩子了?”

“哦,我说的是我新饭上的16岁练习生,妈妈爱他一辈子!”

“……”

编辑继续暗示:“你都好几个月没写短篇两年没写长篇了,你知道多少读者夜以继日地想你吗?你还不搞点精神食粮让她们爽一下,你还是人吗?”

她打开电脑,看着回收站里一堆废旧文档,囫囵答道:“什么时候截稿?”

“两周后!”编辑兴奋不已,“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两周后见,爱您,爱光辉伟大的您!”

想到这里,徐叶羽看了一眼文档里光辉伟大的字数。

零。

……

跟空白文档面面相觑了几分钟,徐叶羽拿起手机给室友向微打了个电话:“我卡文,现在出去一趟找找灵感,你什么时候回来,带钥匙了吗?”

“我七点回去,带钥匙了。”向微又狐疑补了句,“你去哪儿找灵感,不会又去掰饼干吧?”

遥想上次徐叶羽没有灵感,去超市买了一堆饼干回公寓掰。

上午也掰下午也掰,睡前掰吃饭也掰,咔吱咔吱,差点把向微掰得神经衰弱。

徐叶羽有自己的癖好,某些奇怪的声音可以激发她的写作灵感。

徐叶羽:“……不掰饼干了,我找点别的。”

“好歹也是出了几本代表作的当红作者了,做事矜持点。”

挂断电话后,徐叶羽带上笔记本电脑出门了。

步行了十多分钟,她拐进了方圆几里仅有一家的便利店。

正在便利店搜寻目标的时候,沿途走过一个拿着养乐多的小男生。

男生的吸管戳进养乐多锡纸,“咚”一声轻响掠过徐叶羽耳畔,简洁、舒爽、宛如天籁。

仿佛督二脉唰地一下被打开——就是它了。

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徐叶羽加快脚步,奔向冰柜。

与此同时,便利店里又走进了两个人。

进来的男人身材比例极好,腿长,掩在衬衣中的上躯是标准的倒三角形状。

他五官清隽,鼻梁挺直,薄唇抿成一条线,虽有一双桃花眼,却并不轻佻,倒多了分冷然与沉稳。

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看样子是读初中的妹妹。

小姑娘看也看到喝养乐多喝得起劲的男生,吞吞口水,抬手扯男人袖子:“哥,我也想喝。”

陆延白低头看了看她,声音低沉清越,似幽谷乍响的泠泠水声。

“喝了这个,等下就不能吃冰激凌了。”

小姑娘垂了垂嘴角。

陆延白继续道:“空调风大,凉的吃多了闹肚子。”

“……好吧。”她抱紧身上的书,妥协道。

陆延白眼角染了些笑:“所以选什么?”

“养乐多。”

男人长得实在好看,气质也清冷矜贵,跟广告里一线小生的颜对比起来都毫不逊色,一进来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窃窃私语的女生和店员都竖着耳朵听他讲话,此刻听说他妹妹要喝养乐多,更是主动地跑到他身边:“养乐多在前面冰柜里,笔直走就到了。”

像是受多了这样的“热情款待”,陆延白并不意外地颔了颔首,礼貌地道了声谢,虽温和,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

带着小姑娘走到冰柜前,陆延白看她高兴的眉眼,弯了弯唇,正准备伸出手——

面前出现一只纤细的手,手指笔直,到了指尖处弧度微向内收,弯出一个下弦月般漂亮的轮廓。

食指骨节处还套了两只配套的骨节戒,碎钻在冰柜灯光下灵动又明亮。

他顿了顿,礼貌地等她先拿。

下一秒,徐叶羽伸手,干脆利落地拿走了仅剩的两排养乐多。

陆延白拢了拢眉:……

徐叶羽浑然不知身后有人,愉悦地哼着歌走向收银台。

看着妹妹皱了眉,陆延白征求她的意见:“明天再喝?”

小姑娘心情郁结:“可我现在就想喝。那个姐姐买那么多干什么呀,肯定喝不完的,要不我们找她卖我们一**?”

沉默半晌,陆延白几不可闻淡叹一声,道:“养乐多喝完,你回去要好好写卷子。”

“知道!”

///

找前台要了吸管,徐叶羽带着战利品在店外找了个阴凉位置坐下来,掀开电脑,空空如也的文档浮亮。

她双手合十放在面前,开始祷告自己听完十个养乐多开**声,能够获得灵感。

陆延白甫一出来,就看到这个场面,她庄重地端坐在椅子上,仿佛要举行一场祭天大典。

他站在那里没有上前打扰,静静等她祷告完毕。

终于等到祷告完毕,他才走出去两步,便看到她拆开养乐多在面前排成一排,然后,十根管子迅速而有节奏地,“哒哒哒”地逐一开**。

无一幸免,全数阵亡。

徐叶羽哪知道有人想要她的养乐多,只是看着面前一排插好管子的饮料,一股奇妙之感油然而生。

她拍了张照片发给向微:

向微:

徐叶羽:

向微:

听完了十声开**乐,徐叶羽只觉有一股气自体内涌起,直直冲向脑神经中枢,那股气流冲击得她也不自觉抬起手来,想要做些什么——

她慷慨激昂地在文档里敲下文名——《暂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先这样吧》。

潇洒地打完这行字,她惊奇而又并不意外地,再次卡文了。

看徐叶羽停住了动作,陆延白感觉自己衣摆又被扯了扯:“哥,你说她会都喝吗?”

话音才落,撑着脑袋的徐叶羽就端起了一杯养乐多,吸管衔在了嘴里。

“算了,她看起来真的很爱喝这个。”

“真的很爱喝”的徐叶羽耗时两小时喝完了十**,收获自然也不小,分别是——一趟厕所和22个字。

文档比来的时候要丰满了许多,宋体五号字安稳陈列——

《暂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先这样吧》

文:是夜习习

将近五个小时,胡扯了个标题落了个笔名,写的22个字全都是废话。

……不知道编辑看了会不会打死她。

徐叶羽认命了,把空**养乐多又拍给向微:

向微:

养乐多扔进垃圾桶,徐叶羽带着笔记本起身离开,压根不知道不远处坐着人。

“那个姐姐有点奇怪,她在干什么?”

陆延白声调沉了沉:“可能是行为艺术。”

///

徐叶羽到公寓后,向微也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一袋苹果。

徐叶羽清整了东西,把苹果洗好切好,对着文档又艰难卡出“chapter01”几个字后,时间一晃到了九点。

下午养乐多喝得她没胃口吃晚饭,这会儿有点饿,旁边又摆着苹果,她边吃边继续卡文。

浴室水声忽而一停,向微举着手机跑出来:“你之前不是托我打探,附近有没有好的心理学教授吗?”

徐叶羽吃了口苹果:“嗯?”

“找到了,l大教授陆延白!听说长得巨他妈好看,课讲得也很好,”向微扯了扯浴巾,“你不是想了解心理学吗,刚好明天晚上他有课,我们可以去旁听一下。l大也算是非常出名的大学了。”

这阵子,徐叶羽准备写个新中篇和新长篇,长篇跟心理学有关,因为她不了解,所以打算找点课听听。

中篇也更是卡得荒谬,自诩“言情大手”的徐叶羽居然卡在了感情线上,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你不仅可以听心理课为长篇做准备,还可以从这个教授那儿找到感情戏灵感,反正听说他长得像小说男主,”向微的构想很美好,“艺术不都来源于生活吗,这么一想,中篇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徐叶羽又叉了块苹果:“那他能跟我谈恋爱吗?”

不提供谈恋爱的灵感来源都是耍流氓。

向微沉默几秒,看向墙上指向十点的挂钟,淡淡道:“晚上了,是时候做梦了。”

“……”

徐叶羽全然不知自己和传闻中的陆教授曾有过“一面之缘”,又盘问了几句。

向微刚回答完,眼瞳一抖,伸出颤抖的手指:“你把我买的苹果吃完了?!”

徐叶羽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手滑。”

“你这手滑的可真够准的,”向微嗤一声,“这可是我十块钱一斤,辛辛苦苦买回来的红富士苹果!”

“中等意思,”徐叶羽盘着腿,眨了眨眼,“赶明儿我再去富士山给你摘几斤。”

富士山位于日本,跟红富士苹果的关系是——有个屁的关系。

向微一屁股坐在徐叶羽旁边,翻了个白眼:“富士山听了想自杀。”

///

第二天,听说陆延白的课在晚上七点,徐叶羽特意早点收拾,六点就和向微一块儿出门,计划着七点左右能到。

刚进l大的校门,徐叶羽深呼吸一口,感慨道:“明明才毕业没几个月,再进校门的时候,我怎么已经有陌生感了?”

向微:“因为你上的不是l大。”

“……”

徐叶羽:“让我煽下情你会死吗宝贝?”

向微晃手腕:“不是,现在已经五十五了,我再让徐大作家您煽个五百字的情,我们就要迟到了。”

好在最后二人没有迟到,生死时速下,她们总算在六点五十八分赶到了教室门口。

只是往内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上座率惊得徐叶羽失声片刻。

……这几乎没有空位啊?

她还没来得及进教室,便听到带着磁性的低沉男声在教室内响起。

“今天我们的课程是……”

向微攀着徐叶羽肩膀:“开始上课了?”

徐叶羽:“应该是。”

向微:“不该啊,这还没到七点呢。现在的教授都这么敬业了吗,提前两分钟开课?”

里面已经开始讲课,两个人又不是他的学生,冲进去难免有些不好。

徐叶羽缓缓站起身,锐利目光紧盯讲台上的颀长人影,不甘心:“我,徐叶羽,暌违已久的第一节课,没迟到,却被人隔在了门外。”

向微:“所以……”

徐叶羽:“我要盯到他羞愧为止。”

“他为什么要觉得羞愧?”

“因为他把徐叶羽燃烧的好学火苗扑灭了。”

“……”

“你脑子别是有什么问题吧。”

两个人互怼已经成为日常,谁也没放在心上。

而且向微知道,徐叶羽这会儿只是在开玩笑抒发情绪,并没真的怪这个老师。

教室内,陆延白眸光一侧,便看到在外面纠结着的两个人。

靠在门框边的那张脸有点眼熟。

她只趴在门边虚虚往内眄了一眼,柳叶眼微微上挑,清澈瞳仁内带了一丝窥探和无辜,清纯,又在眼尾弥漫开一点勾魂夺魄的味道。

记起来了。

戳养乐多的那个。

来不及思索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他垂眸,看见她手上拿了个有些尖的东西。

昨天家里大小姐没喝到养乐多已经颇有怨念,故而今天,他离家前至少被嘱托了一万次“哥你要好好给我带回来别又被戳了”。

今天他买的这已经是最后一排,饮料是小事,万一出意外没法交差,又免不了一顿鸡飞狗跳。

昨天她戳养乐的气势犹在眼前,这会人又出现在这里,手里拿着尖锐之物。

陆延白顿了顿,为避免意外发生,拿教案时,顺手把讲台上的养乐多放进了暗格里。

目睹这一切的徐叶羽:……???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