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现代言情> 温柔的野兽> 77.第77章
猫飞小说>温柔的野兽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77.第77章

GG3

“咔嚓——”

高大凶猛的兽人迅速追上猎物,兽爪扣住对方的喉咙,从肩膀直接甩到身前,扔在地上。

猎物下巴脱臼,瞳仁涣散,腥臭的涎液顺着嘴角留下,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

兽人一脚踩中猎物的脑袋,收起爪子,转了转深蓝的瞳仁,看向身后的小鬼,问道:“看清楚了么?”

树下,穿着动物兽皮、拥有同样深蓝色眼睛的小男孩点了点头,“看清楚了。”

兽人闻言,毫不怀疑他的能力,指着斜坡前方成群结队的鬣狗残酷地说:“把这些猎物全部解决,你才有回家的资格。”

那些鬣狗足足有二三十头,各个龇牙咧嘴,面露凶相,一看便不是好对付的。

小男孩只有人类八|九岁的模样,五官生得精致,眉眼不似兽人一样粗野,反而有一种清隽的秀气,更像是人类的孩童。

然而下一秒,他咬着牙关,露出尖长锋利的兽齿,野兽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解决完这些猎物,你就让我见妈妈吗?”小男孩问道。

兽人道:“一星期只能见一次面,这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

小男孩反驳:“那是因为妈妈以为你要教我生存技巧!”说着,他冷声道:“如果妈妈知道所谓的生存技巧就是把我扔在狼族里等死,她一定不会原谅你。”

兽人咧嘴,看着小鬼道:“所以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兽掌按住男孩的脑袋,冷酷地提醒:“听着,别整日拿你的妈妈威胁我,她是我的雌性,永远都和我站在同一立场。你应该感谢我当初把你扔进狼族部落里,身为豹族的后代,如果连几头蠢狼都对付不了,你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小男孩滚了滚喉咙,想起那个噩梦般的夜晚,没有吭声。

少顷,男孩道:“我不会告诉妈妈的,作为交换,你也不可以告诉她我昨天猎杀了几头鹿族。”

肉食系捕食草食系物种天经地义,他猎杀其他猎物没有问题,唯有鹿族不行。

——因为鹿族有妈妈的朋友。

兽人抬起眉梢,显然对儿子的作为没有任何异议。

“当然。”

男孩放下心,俯身便朝前方的鬣狗群冲去。

鬣狗群见对方是一名幼豹,便不怎么放在眼里。

等男孩冲到跟前,正准备一拥而上将他制服,谁知他张嘴露出一口尖锐的利齿,恶狠狠咬断了离他最近的鬣狗的脖子。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幼豹冲到两名鬣狗之间,学着雷恩刚才的动作,兽爪扣住他们的喉咙,扛在肩上用力往前摔去!

“咔擦”两声,那两名鬣狗相继被卸了下巴。

……

周围的鬣狗被激怒,争先恐后地朝着男孩扑去。

男孩一一躲避,后肢踩在一只鬣狗脸上,跳上另一只鬣狗的后背,伸出手臂,勾住对方的脖子,掰着他的下巴狠狠转了半圈——

身下的鬣狗顿时倒了下去。

在其他鬣狗扑上来之前,男孩双脚蹬地,纵身跳出很远,擦了擦手上的唾液,嫌弃道:“好脏。”

雷恩双臂环抱,看着被鬣狗围攻的儿子,不为所动。

鬣狗见这位豹族首领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偷偷从后方接近小男孩,露出肮脏的爪子,试图抓烂他的后脑勺。

还未成功,便被雷恩抬起一脚踢出很远。

雷恩收了收长腿,对幼豹道:“回家之前记得洗干净身上的血味,她不喜欢。”

格雷弗迪再次折断两名猎物的脖子,回身看时,雷恩已经离开此地。

*

屋内,纪小瓯正在读父母寄来的信。

信是她上次回现实世界收到的,已经在她家的邮箱里躺了两个月。

自从她毕业以后,就很少再回那边去了。

爸爸妈妈以为她随军和雷恩住在一起,对此也没有怀疑。

信上说纪父的身体状况不好,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想让纪小瓯过去看看他们。

——顺便把他们的小外孙也带上。

纪父纪母只知道纪小瓯生了一个儿子,却未真正见过这名小外孙一面。

倒不是纪小瓯故意藏着掖着,而是格雷弗迪这小家伙儿长得太快了!

按理说他今年才刚满两岁,可外形却已经是人类少年的模样。

这要是被爸爸妈妈看见,还不得吓死?

就是当初她刚生下格雷弗迪的时候,看着他一天一个模样,也被吓得不轻。

后来纪小瓯从博森长老那里得知幼豹的生长速度是人类的五倍,这才放下心来。

说起来,自从纪小瓯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就从未真正安心过。

她担心不同种族交|配生下来的后代身体不健全,加上还没大学毕业,一度不敢要这个孩子。

雷恩得知堕胎会影响她的身体健康,这才坚持让她生下来。

虽然后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个决定定。

怀孕的那段时间,纪小瓯休学了一年,由于担心将来孩子的健康问题,情绪总是很不稳定。

她变得比以往更加任性脆弱,稍有不顺便赌气落泪。

那段时间把雷恩折磨得够呛,每天最困难的事就是如何让他的小雌性高兴。

纪小瓯也很给面子地把所有的脾气都发泄到他身上,让他哄,让他头疼,让他皱眉,谁叫这孩子也有他一半责任呢?

有一回纪小瓯心血来潮,突然特别想吃红烧鳗鱼。

就大半夜把雷恩叫醒,让他去波尔尼亚东部给自己捕鱼。

要知道波尔尼亚东部距离这儿几千公里,当初温特花了一个多月才到达那里。

雷恩却什么都没说,咬着纪小瓯的嘴角用力亲了一口,便动身前往东部海域。

十天之后,他从东部海域回来,手里提着两条活蹦乱跳的鳗鱼。

等他好不容易做好红烧鳗鱼,纪小瓯开始产生妊娠反应,闻见鱼腥味便想吐。

纪小瓯现在都记得雷恩当时的模样,龇着牙齿,想好好教训她一顿,但是看见她弯腰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的可怜模样,又通通化作心疼糅进肺腑里,吻住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威胁说:“再也没有下一次。”

……

然而下一次,他又心甘情愿地任由她指使。

纪小瓯不知怎么想起怀孕时的事情,拿着信纸抿唇轻笑,连身后何时站了一个身影都不知道。

雷恩从后面环住她的腰,问道:“笑什么?”

纪小瓯转身,弯着唇角道:“笑你呀。”

雷恩抬眉,仿佛在思考自己有什么好笑的。

纪小瓯道:“我最近一直在想,你那么不喜欢格雷弗迪,是不是因为当初我把你折磨得太狠了?”

雷恩的确不待见那只小鬼,但是却与这没什么关系,顺着道:“你打算补偿我么?”

纪小瓯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喉结,提议道:“我们再生一个孩子怎么样?”

雷恩脸色微变,握着她腰肢的兽掌紧了紧,“休想。”

一个后代已经分走她太多注意力,再来一个,他不确定自己有再耐心养下去。

纪小瓯扁嘴,仿佛不满他的回答,“可是格雷弗迪太独立了,他一点都不亲近我……”

说起这个,她朝雷恩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格雷弗迪的身影,问道:“咦?格雷弗迪呢,我不是让你去接他吗?”

雷恩面不改色,“他没有完成今日的任务,我不允许他回来。”

毫无疑问,一定又是些残酷到令人发指的“任务”。

纪小瓯有点气恼,“雷恩,你就不能对他宽容一点吗?他才两岁!”

雷恩道:“豹族的后代两岁起已经可以独立生活,长期生活在父母身边,只会降低他生存的本能。”

纪小瓯:“……”

只有这一点,她永远无法反驳。

豹族与人类孕育后代的形势千差万别,她还没有体验到为人母亲的滋味,孩子就已经长大了!

雷恩见小家伙模样惆怅,忍不住低头含住她的唇瓣,诱哄:“如果你想亲近,找我就够了。”

纪小瓯脸颊一红,想要反驳,却被他轻车熟路地勾住舌头,尽情地吮吻起来。

在纪小瓯怀孕的那段期间,他不能碰她,早已用舌头尝遍了她的全身。

如今纪小瓯一被他亲吻,便会下意识地身躯颤栗。

不一会儿,就被他亲得浑身酥软,唇角溢出柔软娇嫩的嘤咛。

雷恩原本只是单纯地想亲她,然而小家伙的身子太美妙,声音更是叫他受不了。

他抱起她放在桌上,兽掌从衣缘探入,放肆揉弄,正准备在这里交|配时——

屋外忽然闯入一名小男孩,对桌上两人的缠绵熟视无睹,拽住纪小瓯的手道:“妈妈,我回来了。”

纪小瓯赶紧手忙脚乱地推开雷恩,从桌上跳下,双颊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下一秒,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周未见的儿子身上,“格雷弗迪,你回来了,这一周过得还好吗?”

格雷弗迪点头,“很好,爸爸给我准备了许多猎物,我一点都不担心无聊。”

纪小瓯嗔了雷恩一眼,然后扭头对格雷弗迪道:“不要听你爸爸的话,如果你觉得外面不好,随时可以回家。”

格雷弗迪化为小奶豹投入纪小瓯怀里,蹭着她的胸口说:“不,妈妈,我喜欢狩猎。”

雷恩眯起眼睛,就看这小鬼不仅打断他与纪小瓯的亲热,还抢占他的地盘。

“格雷弗迪,我数三声,如果你不滚下去,明天我就把你扔到剑齿虎族里去。”

小奶豹身子僵了僵,不等雷恩数完“一”,便乖乖地从纪小瓯怀里跳了下去!

纪小瓯:“……”

她似乎有些明白儿子不和自己亲近的原因了……

*

晚饭是用格雷弗迪捕来的猎物做的。

吃过饭后,纪小瓯一边给格雷弗迪手背的伤口上药,一边问道:“格雷弗迪,你想见你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吗?”

格雷弗迪舔舐另一只手上的伤口,漂亮的小脸滑过一抹疑惑,“什么是外祖父、外祖母?”

豹族极少存在三代以上的亲子关系,即便有,也从不联系,格雷弗迪从未接触过这两个字眼。

纪小瓯道:“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格雷弗迪想了一会,坦白道:“不想。”

纪小瓯噎了一下,“为什么?”

格雷弗迪道:“我只需要妈妈,不需要妈妈的妈妈。”

“……”

纪小瓯没有办法,只好和雷恩一起回去看望爸爸妈妈。

谁知道出发那一天,格雷弗迪忽然改变主意,要跟随他们两人一起前往现实世界。

爸爸妈妈每年都会到一棵树下,前往另一个世界,这是他知道的。

但是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模样,他却从未见过。

以前他对那个世界没有兴趣,但是自从昨天看见爸爸皮箱里的枪后,便改变了主意。

纪小瓯不知道他的想法,十分乐意把他带上。

只是有些头疼,她该如何向父母解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呢?

到了爱尔兰,才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纪父罹患阿茨海默,许多事情都记不出清楚,连她的年龄都不知道,更惘论小外孙的年纪。

至于纪母……早已猜到女儿嫁的不是“普通人”。

毕竟后来纪母仔细查过,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叫做“波尔尼亚”的国家。

只可惜当初她已经身在国外,即便后悔也无济于事。

好在这几年女儿过得很幸福,她便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这回事。

如今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外孙,她心里的介怀便瞬间烟消云散,只想和格雷弗迪好好亲近亲近。

可惜格雷弗迪从小没见过外公外婆,又不喜生人碰触,面对纪父纪母的热情,他抿着粉红的唇瓣,一副无法招架的小模样。

“弗迪,来……叫外祖父外祖母。”纪父自从生病以后,难得露出笑容。

格雷弗迪看着面前年迈的老人,出声道:“外祖父,我叫格雷弗迪。”

顿了顿,补充:“奥古斯·格雷弗迪。”

纪母看向纪小瓯,抱怨道:“起这么复杂的名字干什么?我和你爸爸念都念不过来。”

纪小瓯笑道:“维此良人,弗求弗迪。妈妈,这不是您教给我的吗?”

纪母怔了怔,旋即轻笑,没再说什么。

倒是格雷弗迪听见这句话,好奇地追问:“妈妈,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纪小瓯摸摸他的头顶,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雷恩,道:“就是妈妈有了你,再也别无所求的意思。”

雷恩听懂了小家伙的意思,看着身前含蓄地默默翘起嘴角的儿子,咧嘴一笑。

蠢蛋,你妈妈在向你爸爸告白,你瞎高兴什么劲儿。

*

纪小瓯一家三口在爱尔兰住了十几天,直到快入冬了才回去。

纪父纪母在机场送别,十分舍不得小外孙。

纪小瓯便承诺以后经常带着格雷弗迪来看他们,他们才心满意足。

格雷弗迪长得太快,短短三年,就从八|九岁的小男孩长成十七、八岁的少年。

别说纪父纪母吃惊,就连纪小瓯每次看到这名比自己还高还壮的儿子,都有些怔愣。

这么长下去,会不会未老先衰?

雷恩弯起手指敲敲她的脑门,打消她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豹族成年以后便会减缓生长速度,与人类的寿命相同,这点你无需担心。”

纪小瓯这才放下心来。

只可惜不等格雷弗迪真正成年,纪父便因阿茨海默感染了肺炎,于一个晚上突然离世。

纪小瓯得知父亲的死讯,连夜赶往爱尔兰看父亲最后一面。

纪母无法接受纪父突然逝世的消息,情绪悲恸,抱着纪小瓯失声哭泣。

雷恩便让纪小瓯安抚纪母的情绪,他一手操办纪父的后事。

待纪父下葬以后,纪小瓯与纪母的情绪都慢慢稳定下来。

纪小瓯思索很久,对纪母道:“妈妈,你不是很喜欢格雷弗迪吗,以后就和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纪母却道:“囡囡,妈妈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已经没办法再接受另一个新的世界了。”

纪小瓯睁大眼睛,这才知道纪母已经发现她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事。

纪母又道:“妈妈尊重你的选择,希望你也尊重妈妈的选择,囡囡,我希望留在有你爸爸的地方。”

纪小瓯沉默良久,终于艰涩道:“……我知道了,妈妈。”

大抵是心中有愧,从此纪小瓯更加勤快地来往于两个世界之间。

只不过频繁的穿越时空到底对身体不利,那段时间纪小瓯迅速消瘦,十分疲惫,有时候和雷恩说着话都能睡着。

雷恩心疼她,要求她减少两边来往的次数,她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同意。

“雷恩,我的妈妈四十四岁生下我,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人类普遍寿命只有七十年。如果我现在不多看看她,以后还能看几次呢?”纪小瓯抱着雷恩的脖子,认真地问。

雷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见多见少都没有区别,因为他无法体会这种亲情。

对他来说,她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好在两年以后,纪母终于离世。

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是看着妈妈在面前阖上眼睛时,纪小瓯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纪母生前已经将所有事情都料理完毕,墓地就在纪父旁边。

纪小瓯和雷恩将她下葬那天,天气晴朗,阳光如泻。

处理完所有后事,纪小瓯从墓园出来,正要回头寻找雷恩,只觉得眼前一晃,人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纪小瓯这次足足昏迷了三天,再次醒来时,已经回到豹族部落。

大抵是先前一直撑着一口气的缘故,这次病来如山倒,她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病好那天,雷恩抱着她坐在屋顶晒太阳,张开牙齿,用力咬了一口她的嫩颊。

纪小瓯捂着小脸,哀叫道:“为什么咬我?”

雷恩松口,舔了舔那处齿痕,“下回再拿你的身体不当回事,可不是咬一下这么简单。”

纪小瓯沉默片刻,然后慢慢搂住他的脖子,保证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毕竟她的爸爸妈妈相继离世,她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雷恩看穿她的想法,兽掌抬起她的下巴,“囡囡。”

纪小瓯眨眨眼,“嗯?”

雷恩道:“你要知道,除了父母,你还有我。”

他贴着她的唇瓣,“你永远不会失去我,所以你可以尽情把感情放在我身上。”

纪小瓯抿起嘴角,望进雷恩深蓝的瞳眸,不知不觉就眼眶酸涩。

——“你会比我更晚死亡吗?”

——“当然。”

上一章 目录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