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玄幻> 天骄战纪> 第3237章 那只金蝉的故事
猫飞小说>天骄战纪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3237章 那只金蝉的故事

GG3

金蝉走了。

彻底于世间消失。

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幕幕,回顾从前那些和金蝉有关的记忆。

众人皆不免怅然若失。

恨吗?

谈不上。

不恨?

又不像。

每个人的情绪,都微妙而复杂。

于菩提、陈临空而言,金蝉是“知己”,是同道,是以往曾一起把酒论道,并肩行走的好友。

于林寻而言,金蝉是值得信赖和敬慕的前辈。

于陈汐、夏至而言,金蝉的存在,在此之前,也从不曾让他们感受到任何一丝敌意。

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就在于,金蝉、太初和太上源自一体,纵然他们各有求索的道途,可在谋取涅槃之力这件事上,他们立在同一个阵营。

正因如此,当金蝉从这世上消失,才会让人们心绪复杂,心意难平。

远处,太初怔怔看着金蝉消失的地方,似哭似笑,神色也是变幻不定,复杂到了极致。

许久,他目光看向林寻,道:“能不能……放过黑鸦一命?”

黑鸦浑身一颤,睁大了眼睛。

在她印象中,教主这一生,历经诸般纪元,无尽岁月,见惯世事浮沉,历经生死磨难,可却从不曾开口求过任何人!

可现在……

他却为了她,向林寻开口了!

“我不要!不要——”黑鸦失控一般,嘶声道,“不就是一死,我陪着您,我不怕的!”

太初笑了笑,没有理会她,只是将目光看着林寻。

“她小时候就在我身边,一声追随我左右,我可以保证,以前她从不曾有为非作歹的机会,即便是你进入众妙道墟,她恨不得杀死你,也没能得偿所愿,而是被我留在了身边……”

太初轻声道,“这样的好姑娘,若因我太初而死,可就太可惜了。”

“可。”

远处,林寻点头。

太初似长松一口气,笑着拱手:“多谢了。”

“教主,我说了,我要陪着你,哪怕是死,也要一起的……”

黑鸦扬起小脸,凝视着太初,那血红晶莹的瞳中泪流不止,声音却断断续续,而后身影一软,倒在了太初的怀抱中。

而她身上,生机正在飞快流逝,娇躯都变得冰冷下来。

太初神色间的笑容猛地凝固。

他低下头,看着怀抱中的少女,半响才抬起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黑鸦的长发,轻声道:“很早时候我就告诉你,我最见不到rénliú泪,可你怎地……就不听我的话呢……”

声音又无奈,有怅然,也有一丝难掩的悲恸。

这一幕,让远处的林寻、陈汐他们都不禁动容。

殉情?

殉道?

亦或者,只是不愿独活于世,才宁可用这种悄无声息的方式,在自己最亲的面前了断己生?

“我可以帮忙把她救回来。”

远处,林寻开口道。

黑鸦的举动,让他想起了刚才夏至为救自己而不顾一切的决绝模样,心中也涌起异样的情绪。

“不必了,让她活下来,或许比这样死去更痛苦……”

太初低头凝视着怀中的黑鸦,眸子中也有着一抹泪光涌动,“小乌鸦,这世上也只有你才会这般傻了……”

而后,他抬头,目光一扫林寻、陈汐等人,笑道:“诸位,今日之对弈,我太初痛快直至,眼下心中不甘也已烟消云散,唯一遗憾,或许就是没能和那剑客再见一面,不过如此也好,纵然死了,也可以留个念想。”

他笑着抱着黑鸦的娇躯,神采飞扬,仿似又变得像最初时那般骄傲、潇洒、从容。

只是,他和怀中的黑鸦却渐渐地化作了虚幻的光雨,一点点消散于天地间,就此离去。

也再不可能出现了。

在其消失的地方,有一对磨剑石遗落在那。

这一刻,陈汐遥遥拱手,“好走!”

而林寻则走上前,将那一对磨剑石收了起来。

“留个念想……就是不知道,那位剑客前辈得知你陨落于此,是会高兴还是为你惋惜……”

林寻轻声自语。

说话时,夏至已冲过来,紧紧将林寻抱住。

那清丽绝美的脸庞上,带着发自内心的轻松和喜悦。

远处,菩提和陈临空见此,都哑然一笑。

此时无声胜有声。

……

这一天,这一场等待了无尽岁月的旷世对弈落幕。

金蝉、太上、太初皆就从陨命,消失于世间。

藏于太浑界的九位天命道主、天巫和释,皆被陈汐永镇轮回。

这一天,林寻“向死而生,涅槃而活”,实现终极突破,真正意义上迈入生命道途之上,凝四大道墟本源于一体,悟“混沌纪元”核心之秘。

……

数天后。

众玄神域。

正在和陈汐饮酒对谈的林寻,忽地一怔,道:“前辈,你是否想听一个故事?”

陈汐饶有兴致道,“关于谁的?”

“一只金蝉。”

“原来是他……”

很久以前。

久远到这个混沌纪元才刚刚诞生形成时,有一只金蝉横渡无垠虚无,振翅飞入这个混沌纪元中。

它在求道。

求一条和生命有关、也和缘法有关的无上大道。

它历经坎坷,穿梭混沌之中,终于来到了众妙生命树前,趴在其上,静静感受着这一株树的成长和蜕变。

这一呆,就是无尽岁月。

这株大树,见证了四大道墟从无到有的形成之路,见证了纪元世界从雏形衍化为完整,见证了一个个纪元文明兴衰交替……

而这只金蝉,见证了这株大树的蜕变和成长。

终于有一天,金蝉感受到了涅槃的奥义,这让它欣喜无比,自认这是它所苦苦寻觅的一场妙缘,足以解决它自身道途上的瓶颈和隐患。

可就在这时候,一场浩劫降临,摧毁了那众妙生命树的枝叶,也打碎了蕴生在此树上的生命之道。

让得那涅槃本源都遭受冲击。

金蝉在浩劫降临那一瞬,就提前避开,也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心中痛苦万分。

一场缘法,差之毫厘,就此擦肩而过,所等待的无尽岁月,所付出的一腔心血,皆付诸东流。

没有人知道,金蝉来到这个混沌纪元,求索生命和缘法之道的目的,就是为解决他心境中的隐患。

可这个隐患,却在目睹众妙生命树遭受那一场浩劫之下,爆发了。

其一身道行兵解,一分为三,一者化为太初,执勇猛精进之道。

一者化为太上,执太上忘情之道。

一者化为金蝉,执其本心。

……听了这个故事,陈汐饮了一杯酒,道:“这么说,在这个混沌纪元之外,还有其他的混沌纪元存在?”

“正是如此。”

林寻道,“不过,唯有踏上生命之道,方才有能耐从这个混沌纪元中离开。”

“金蝉当初又是如何来的?”

陈汐问。

林寻道:“他和太初、太上的本尊,在前来这个混沌纪元时,自然已踏上生命之道,只不过,他的道途出现了问题,心境也出现了问题,才会苦苦寻觅解决之法。”

陈汐点了点头,道:“怪不得太初、太上和金蝉,皆各有道途,各有所执,他们彼此之间的认知,甚至有极大的矛盾和冲突,这极可能就是最初时候,其心境中的隐患所致。”

“不错,唯独金蝉前辈保留了他本尊的本心,可惜,也因为道行的缘故,让得他在以后的岁月中,一半的时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恍惚状态中……”

林寻道,“原因就在于,他的本体是蝉。”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在世俗中,蝉只有在夏季出现,无法得见春秋之景。若金蝉之道如此,这当其生命的缺陷。”陈汐恍然道。

“正是如此。”林寻道,“这也是为何,在以往时候,金蝉前辈的道行忽高忽低的原因所在,虽然各个纪元都有人见过金蝉前辈,却极少有人知道,这是一位极了不得的存在。”

“若换做我是金蝉,当斩太初、太上之道,融自身之道,以求圆满,重新去印证涅槃,以图解决心境之隐患。”

陈汐说到这,不禁又摇了摇头,“不对,金蝉这般人物,焉能不知道用此法来证道,只能说,其祸根还是在他本尊最初的心境上。”

林寻感慨道:“我也是刚刚在推演众妙生命树的气息时,才感悟到了金蝉前辈以前的事情,也才明白,为何他会和太初、太上一起联手去夺涅槃之力了,归根到底,这是他本尊心中的一个执念。”

陈汐点了点头,忽地问道:“那一场针对众妙生命树的浩劫又是来自哪里?”

林寻沉吟道:“我只能隐约推演到,此劫来自这个混沌纪元之外,针对生命道途而来。若想进一步确认,或许只有把生命道途重塑到完整地步时,才能的出一些线索。”

陈汐道:“这么说,唯有以涅槃之力为众妙生命树重塑蜕变的本源后,这生命之道就能显化于这个混沌纪元中了?”

“正是如此,不过,想要办到这一步,仅凭我现在这点力量,不知要耗费多少岁月,才能将众妙生命树的本源重塑过来。故而,这件事还需要前辈帮忙才行。”

林寻说着,指尖一点,一道融合着涅槃奥义的光团已浮现而出,隔空飞向陈汐。

陈汐一怔,而后哂笑道:“担心我不好意思接受这涅槃奥义,于是就找了这样一个让我无法推辞的理由?”

林寻也笑起来,“错了,我只是想找个人帮我分担重塑生命之道的事情而已,毕竟,我可没工夫一直呆在这众妙道墟。”

陈汐摸了摸鼻子,道:“原来是拉我当苦力,不过,这还真无法让人拒绝啊……”

他哈哈一笑,问道:“你这是打算去哪?”

林寻长吐一口浊气,笑道:“回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