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历史> 新宋> 第二十五章 河潼形胜宁终弃(四之全)
猫飞小说>新宋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河潼形胜宁终弃(四之全)

GG3

绍圣七年月一日。

这一天,宋朝太皇太后高方后应允了右垂相石越的建议,拜枢密使韩维为左垂

相、吏部尚书范纯仁为枢密使,而以石越为右垂相兼河北、河东、京东三路宣抚

使,率殿前侍!班三千“羽林孤儿”,离开注京,前往北京大名府。京师武百

官,奉诏送于长景门外。

同一天,诏令以河东转运使章集、京东转运使蔡京为宣抚副使,两府在河东、

京东各设都总管司,受宣抚使司节制。

根据石越的建议,河东路设河东行营都总管司与雁代、太原都总管府,分别以

府州知州兼河东蕃军都指挥使忠武将军永安侯折克行、河东路转远使章集、观殿

大学士判太原府建国公吕惠卿为都总管:京东路设齐州都总管府,以齐州知州宋球

为都总管。河北路则设前军、左军、右军、军四个行营都总管司,另外改北道都

总管府为北京都总管府,一共是五个都总管司。五个都总管分别是:前军行营都总

管忠武将军姚咒、左军行营都总管游骑将军慕容谦、右军行营都总管定远将军田烈

武、军行营都总管宁远将军王厚、北京都总管大名府知府孙路。

在西军老将凋零之后—到绍圣七年,不仅仅李宪、种古、种愕、种谊、刘昌

柞等石越曾经信用、重用的西军名将皆已故世,如燕达、宋守约、曲珍、高永能、

苗授、王君万等等这些或因为反对军制改革而被有意调离西军、或因为另受重用一

一或入典宿!,或历官枢府,或管军三衙一总之因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了熙宁西

讨,但却仍在西军威名素著的将领们,此时也已大多不在人世,如本是西军屈

指可数的勇将高永能,军制改革后入典宿!,然后历任天武、捧日诸军,官至侍!

马军司副都指挥使,绍圣七年虽然仍在人世,却已经七八十岁,早已致仕多年。

甚至,连与石越颇有嫌隙的高遵裕,此时都已去逝了一

而在绍圣七年,被石越委以重任,出任军行营都总管的王厚,在熙宁西讨之

时,却不过是李宪的副将而已。

尽管平定西南夷之乱,王厚立下了功勋,但当面对与辽国这样的倾国之战时

若不设宣抚使,王厚的资历根本就镇不住河北诸将—他的官阶,不仅远远低于姚

咒,甚至还不及田烈武:而以军最重视的派系来说,虽然许多的西军将领都出自

王韶、李宪门下,但在伐夏之后,西军却可以说是四分天下:王韶、李宪一系的将

领固然不少,但种家、姚家以及一些派系色彩不浓的将领,也能各成一派。

种家“三种”虽故世,但种建进入枢密院,种朴、种师各领一军,其余如

田烈武、昊安国辈,皆出自种家军,种家可谓势力仍存:姚家不仅“二姚”还在

各领禁军,姚咒的两个儿姚雄、姚古,也颇有出息,姚雄如今已积功官至振威校

尉、横山蕃军副都指挥使兼左军都指挥使,姚古也在拱圣军任营都指挥使,姚家已

有后来居上之意:此外如贾岩、张蕴等后起之秀,皆不可小觑。

这些西军将领,没有谁会安安份份听王厚调遣或者配合他作战。

河北五个都总管,姚咒不用说,田烈武虽然曾经是王厚的部属,但如今却是

今非昔比,官位比王厚还高—纵然田烈武乐意听王厚的,这间也免不了会有芥

蒂。孙路官位与王厚表面上都是正五品下,但孙路是资,王厚是武资,算起来

他还是比王厚高一阶一算来算去,也就只有慕容谦比王厚官小点。

而且,这个军行营都总管,免不了还要指挥前来河北参战的殿前司诸军。

因此,石越这个安排,是颇受质疑的。

虽然大宋的确有“官以委能”的传统,将品秩较低但能力出众的人放在更加重

要的位置上是司空见惯之事,但这并不代表当事人不需要面对因此而来的种种麻

烦。

尤其是在禁军之。大宋的武官们听官的差遣己纤成为一种习惯,但若大家

同是武官,资历官阶之类,仍然是要摆一摆的。

但是石越仍然坚持己见,众人也只得听从。毕竟有了石越出外领兵后,河北诸

将倒也不至于敢公然抗命。

不过,此时,在高遵裕死后继任沪州知州,一直留在益州监视、镇压西南夷的

王厚,尚在奉命而来的路上,因为王厚在西南夷之乱平定后,并未典领禁军,直到

五月初旬,枢府才想起征调王厚与戎州知州何畏之—后者虽然屡立功勋,但却是

献策不用、官至昭武校尉便无论如何也升不上去了,虽然几个儿都受荫官,两府

甚至让他去做亲民官,也算是少有的优待,但对何畏之来说,却始终是郁郁不得

志一

当日征调王厚与何畏之,本意是想让二人入枢府参议军机,如今倒也算歪打正

着。

而另一个都总管慕容谦,平定西南夷之乱后,遂调至银州,任银州知州兼横山

蕃军都指挥使,此时统率着他鹰下一万五千人马,刚刚走到新安境内。

当月一日石越离开注京时,最乐观的估计,也就是当他到达大名府时,第一

支援军环州义勇可能也抵达了大名府—这是因为环州义勇只有一千骑,行军速度

自然比其余诸军要快得多。

因此,这实在谈不上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但坏的消息却令人压抑—当天晚上,石越与呼延忠率领三千殿前侍!班走到

陈桥葬歇息时,从注京传来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噩耗—枢密院都承旨刘舜卿

于当天下午,在枢密院议事时,突然暴病而亡!

这个噩耗如同一片乌云一般,笼罩在陈桥葬每个人的心上,石越不必开口询

问,只要看看表情,他便能知道,自呼延忠以下,每个人都将此视为一个极坏的征

兆,虽然呼延忠治军严厉,让这些“羽林孤儿”们不敢对此稍加议论,但他们的士

气,刚离开注京,便低落到了极点。

而这也许,竟真是一个不祥之兆。

当日,深州。

拱圣军都指挥使姚咒一大早起来,便披挂销甲,登上深州城垣,观察敌情。雨

刚停了两日,韩宝便如同见了肉的饿狼一般,如附骨之蛆般的盯上了拱圣军,一天

前便已率万余骑出现在深州城外。今日,城外的契丹人更多了,凌晨时喧嚣了好一

阵,显然是又来了援军。姚咒在城头默数着旗帜,估摸着辽军已经增兵至两万余

骑。

深州没有守备器具,城垣低矮,四顾平坦,非可守之城。这一点,姚咒清楚

韩宝也明白—这甚至是不需要间谍侦知的,治守备器具是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

的,宋朝再有钱,也不会在根本守不住的地方浪费财力,最终变成为他人做嫁人衣

裳。

但韩宝也太目无人了。

雨虽然停了,然而淳沱河的大水,没这么快便消退,拱圣军在深州没有援军

他韩宝在深州,亦是与主力隔绝。他虽有两倍兵力,却也未必能咬得动拱圣军这块

大骨头。

姚咒虽已年近花甲,却还未到任人欺侮的地步。

韩宝想吃掉拱圣军,他姚咒还想吃掉韩宝呢。姚咒如今官位已高,伐夏之后

国恨家仇得报,惟因为没有大军功,不得封侯,常引为平生憾事。本以为此生再无

望得偿所愿,但契丹南犯,却给了他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打量着城外的辽军,旗帜队伍倒也算严整,只是不时有一队队的辽军,自城

下呼啸而过,口里大声哟喝着些他听不懂的胡语,全没有把深州城内的宋军放在眼

里。

眼见着辽军如此无礼,城头的拱圣军将校们,都不由得鼓噪起来。

“太尉,待末将出去冲杀一阵,也让辽狗知道我拱圣军不是好惹的!”最先按

捺不住的,是姚咒的亲兵都头陪戎校尉田宗销。

田宗销是阳信侯田烈武的长,年方十八,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一带头请

战,诸校尉立即纷纷响应,七嘴八舌的说道:“正是,难不成还怕了这些辽狗?”

“俺只要一百兵马,定取了那辽狗的首级一”

但姚咒只听得几句,便厉声喝道:“全都给我闭嘴!”

顷刻间,城头便安静下来。

“还怕没仗打么?”姚咒头都不回,冷冷的说道:“咱们不出城,与韩宝也已

经交过几次手了,这次,咱们考考他攻城的能耐。”

说完,也去不理会属下的这一干校尉,转身大步下了城墙,朝城的雷公庙走

去。田宗销职责在身,愣了一下,便连忙紧紧跟上,其余诸校尉却不敢再去讨没

趣,望着姚咒离去,只得各归本营。

深州的雷公庙是座规模宏大的大庙,此时被拱圣军占据,姚咒临时征募了城

所有的火药匠、铁匠,在雷公庙内,将数万枚受了潮或直接被雨水浸湿过的霹雳投

弹的火药倒出来晒干,再一枚枚的重新填装好。

这是十几天前武强之战后留下来的隐患。

拱圣军与辽军雨战一场,结果却是几乎毁掉了八成以上的霹雳投弹。

他的儿姚古正在督促工匠,收拾这个烂摊。好在霹雳投弹的构造十分简

单,这些民间的工匠很快就能上手,用不了半天的功夫,他们甚至变得十分熟练

了。此时姚咒已经不再考虑保密的问题,其实也无此必要,辽军早就掌握了霹雳投

弹的技术,并且也制造了一批出来,之所以没有大规模装备军队,原因不过是他们

在铁矿开采冶练、火药购买、火器作坊上,都存在规模不足的问题。当他们的作坊

开始竭尽全力造火炮后,其他的火器自然就受到限制。

这一点宋朝也是一样的,对于军队来说,并非火药武器的种类越多越好,而是

越少越好。花样繁多的武器增加了训练的难度,士卒也不可能熟悉掌握所有的武

器,而若分工过细,又会增斌长(队的脆弱性。

因此,自熙宁西讨以后,枢密院的策略是明确而清晰的,不仅仅是大量的火器

被淘汰,甚至连普通兵器也是如此。千奇百怪的长兵器,看起来好看却毫无实用

性,吹嘘得多么厉害的新兵种,往往在演习时便不堪一击,枢密院恨不能干脆一律

裁汰,只保留长枪与长矛才好:短兵器则是统一的配刀,连剑都被大量取代,只有

校尉以上的武官,才被允许使用自己趁手的兵器。火器亦是如此,即使在实战取

得过效果的火器,也照样会被淘汰—熙宁年间千奇百怪的火器,能够在神!营

被保留的都少之又少,普遍装备军队的火器只有火箭与霹雳投弹。再加上绍圣以来

最受重视的火炮,便构成了如今宋军的三种主要火器。

枢密院的思维是很简单的,火器只分为两种:要么便威力大得如火炮一样,值

得为此培训专门之兵种:要么便如火箭、霹雳投弹一般,简单到每一个宋军士兵经

过很短时间的训练都会使用,并且人人都可以携带,在实战能起到显而易见的效

果。

大宋自绍圣以来,所有的火器作坊都在造这三种火器,为的就是给每一个禁军

都装备上霹雳投弹。

但结果却是,这玩意经不得暴雨淋一天。

道理上,是有一大套如何在雨天保护它们的办法,但是没有谁能指望自己的士

兵们会完全照办,而且当你带着它们作战时,更加难策万全。

可令人气沮的是,这玩意又的确很重要。

比如,若姚咒想守住深州足够长的时间的话,他就十分需要这批霹雳投弹。

他心里很清楚,他在深州是等不到任何补给的,他想要补给的话,只能自己去

真定府、河间府、大名府一任何一个地方都有。

然而,他去不了。

粮草可以解决,绍圣七年,大宋朝称得上府库丰盈,深州的存粮,养活他的拱

圣军与城百姓一两个月不成问题。尽管几乎可以肯定,明年深州将面临严重的饥

荒,辽军践踏毁坏了每一块麦田,这个秋天,也许超过半个河北路,不要指望有一

点收成。而这原本是大宋朝的粮仓之一。

不过这些不是姚咒需要考虑的,他要算计的,是他的火器、他的箭枝一深州

没有足够的能做箭杆的材料,他更找不到足够的工匠打造箭头。亏得拱圣军自姚咒

为将后,便一直以契丹为假想敌,一切皆仿照契丹之要求,例如姚咒要求拱圣军每

人携四张弓,四百枝箭,这在辽军司空见惯,在宋军却是绝无仅有。

但四张弓、四百枝箭也未必够用一

因为,他们也许很快就将面对数量超乎想象的敌人。

“太尉。”在偏院的姚古见着姚咒前来巡视,连忙迎出来行礼参见。

“如何?”姚咒即使对自己的儿,也并不稍假颜色,板着脸问道:“这些投

弹何时能用?”

“不成。”姚古摇了摇头,“天非得再晴个三五天,火药才能晒干,没个十天

半月,装不好这些家什一”

田宗销眼见着姚咒的眉头锁得更深了,“我可等不了那么久!”

“可我们已经是在不分昼夜的干了。”姚古道,“太尉,末将就是想不通,为

何咱们偏在这深州固守。就算是现在,咱们要退回大名府,还是有办法的。敌众我

寡,这深州说得好听点,是一座城池,说得难听点,便是一座大点的营寨。城外的

辽兵射箭,可以直接射进城一”

“那又如何?”姚咒不耐烦的打断姚古,“别说还有座城池,便是真的是营

寨,辽人又能奈何得我?”

“太尉莫要忘记,辽人还有火炮。雄州是如何失的一赵隆是太尉旧部,亦并

非无能之辈。”

“你懂个屁!雄州守不住,是因为雄州守军与野战之能。与辽军正面交锋,他

们便有三倍兵力,也不是辽军对手,何况兵力还少于辽军。城墙一破,自然就是万

无幸理。可我鹰下,全是大宋的精兵!难不成辽人有那几门破火炮,我们便连城都

不守了?它便是轰塌深州城墙又如何?只要我拱圣军还在,深州便仍是一座坚

城。”姚咒拉高了声音,语气几乎有点不可一世,“何况这十天半月的,它们的火

炮还来不了。韩宝在城外,连架云梯都没有。”

“云梯这些攻城器械,只要有工匠,用不了几日便能造好。”姚古仍在不依不

挠的苦谏,“太尉请再三思,咱们拱圣军进驻深州而不退,摆明了是向辽主挑衅

辽人要越过深州南下,亦容不得咱们屯兵于此。此时不走,过得几日,面对的只怕

是十万计的辽军一可咱们无后援军,西军与其他的殿前司禁军都还没到大名府

这是无谓之战。兵法有云,用兵之道,在以众击寡,以石击卵一”

“什么破兵法。”姚咒呸了一声,“你便是个纸卜谈兵的赵括。我老姚不晓得

什么破兵法有云,我之矫只知道,我带的军队,绝不能见敌避走!辽主要嫌我老姚

在深州碍事,那我在深州便是对了。十万大军又如何?就算是百万大军,我也在深

州等他们!”

说罢,他瞪了一眼还待劝谏的姚古,道:“你休得再耻噪。深州是河北之洛

阳,四通八达,是四战之地,非可守之城,这便是你和那些书呆参军的道理。可

我告诉你,你莫去想咱们是守深州便对了。我老姚进驻深州,是图进取之策。持守

势之策,想要守深州,自然不会有好结果:但若是持攻势之策呢?欲规划河北者

能不图谋深州?”

姚咒这番话一出口,不但是姚古,连田宗销也愣住了,这却是他们从未细想过

的。

姚咒不屑的瞥了他这个儿一眼,“是谁告诉你们,辽人气势汹汹的攻来,咱

们便只能守的。他以长矛刺来,咱们便只能用盾牌挡?!我老姚不信这个邪!他往

南攻来,我便往北攻去,他以长矛刺我,我亦以长矛击他!甚么鸟大名府防线,咱

们只要能在深州坚守两个月,甚至一个月,朝廷大军便会倾巢而来!说甚么避实击

虚,人家一拳打在你面门上,还空谈个鸟避实击虚!咱们就是要打硬仗,以堂堂之

师,对皇皇之阵,不打赢几场这样实碰实的硬仗,契丹不会知道害怕!”

“给我收起那点小聪明。你是姚家的儿,若我要让拱圣军的孩儿们死在深

州,你便要冲在最前面!”姚咒对姚古丢下这句话,又转头对田宗销说道:“伯

坚,你也一样,你父亲是阳信侯,天近臣,这拱圣军人人都知道。我宁可对不起

你父亲,亦绝不负国家。”

“太尉。”田宗销连忙抱拳欠身,回道:“知父莫若,若末将战死深州,家

父绝不会怪罪太尉。况且宗销并非田家独,宗销便死,田家不为无后,死亦无

憾。”

深州城外,辽军大营。

韩宝率领一干将领,焚香设案,跪于军帐,签书北枢密院事萧岚手捧诏

书,正朗声宣读:“一以签书北枢密院事萧岚为监战,十日之内,必克深州,生

擒姚咒,毋令拱圣军一人一骑,生离此城……”

萧岚读完辽主给韩宝的诏书,望着韩宝恭恭敬敬却神色肃然的接过圣旨,交给

属下收好,他是最会察言观色的,因笑道:“晋公,深州非可守之城,拱圣军是败

军之余,我军两倍于敌,十日之期,当不算为难吧?”

只见韩宝立时便换了一副笑脸,道:“这算什么难事,十日之期,那是宽裕

了。签书尽可放心,深州之事,弹指可定。”一面说着,一面请萧岚在上位坐了

又道:“下官先给签书引见营诸将。”

萧岚是何等机灵之人,眼见着韩宝是皮笑肉不笑,心便已知他言不由衷,当

即打了个哈哈,也装做大松了一口气的样,笑着点头应允,由着韩宝一个个的替

他引见着营诸将。

韩宝鹰下有超过两万骑兵,其契丹骑兵除了三千先锋军外,另有五千永兴宫

宫!骑军,除了永兴宫都部署、副都部署外,每一千骑,别设部署、副部署。此

外,则是一万二千余骑的部族军与属**,包括隶属西北路招讨司的三支部族军:

突吕不部、奥衍女直部、室韦部,计千余骑:阻卜国大王府、黄龙府女直

部大王府各三千余骑,皆各有节度使或详稳统军。

构成如此复杂的大军,需要引见给萧岚的人差不多便有二十余人,萧岚耐着性

,一一见过,又做了一番即兴的小演讲,好不容易等到韩宝令他们告退,他长吁

了一口气,马上便问道:“晋公,深州之事,可是有难言之隐么?”

韩宝此时也收起了笑脸,摇了摇头,“不瞒签书,下官与姚咒几次交手,虽是

没有大胜负,但拱圣军不好对付一”

“晋公是否多虑了?”萧岚疑惑的望着韩宝,“姚咒虽是南朝有名的勇将,但

他说到底,终不过匹夫之勇。孤军深入,屯兵深州,便可见一斑。当年拱圣军败于

梁永能之时,亦不可谓不善战,然结局又如何?”

“可这是面对面的硬仗。”韩宝摇着头,“啃下这根骨头,不会容易。况且下

官猜不透姚咒屯兵深州的原因—这是大背常理之事,姚咒再无谋,不会连最浅显

的用兵之道也不懂。他敢在深州与我僵持,必有所恃。”

“晋公之意是他有援军?”萧岚诧道,“晋公是担忧有个折克行在我们背

后?”

“不可不防。”韩宝点点头,“下官已让萧吼南出深州四十里,一直到葫芦河

北,侦察宋军动静。”

萧岚笑道:“既是如此,可策万全,复有何惧?”

“签书,两军交战,哪有万全之事?”韩宝苦笑道:“下官既摸不透姚咒的意

图,对于攻城,更无必胜之信心。便是一万南朝步军结个方阵,若无火炮之助,也

是棘手得很,更何况深州虽小,终究是座城池。下官原本还想,最好是设法将拱圣

军诱出城,可这十日之期一”

“这是兰陵郡王的十意_”萧岚仿佛是随口说道,“若依我的意思,这深州其

实可以当个诱耳。南朝不是将大军龟缩于大名府一带么,咱们就这么围着深州的拱

圣军,一面遣骑四出抄掠,一面不紧不慢的攻着,引诱宋人来援,咱们再以逸待

劳,便在深州附近,击溃南朝援军。可兰陵王有他的十意_”

{曳体么一说,韩宝却不便接话,只能听萧岚又打了个哈哈,笑道:“不过兰陵

王终究是本朝名将,十意既然定下了,咱们还得听他的。他说若能大破拱圣军,姚

咒是南朝有名的老将,名震天下,一朝失利,河朔震动。将来就算南朝天下援军大

集,诸将之,亦必有许多人因此心存怯意,如此一来,宋军与我交战之时,便难

以互相呼应如意,那南朝兵马虽多,亦不足为惧。晋公,便有诸多顾虑,还得勉为

其难,为朝廷立下此功!”

“下官必竭尽全力。”韩宝连忙回道。

萧岚又压低了声音,笑道:“如今部族、属**大聚,室韦、阻卜、熟女直

素皆畏服晋公,这些蛮夷,还望晋公善加驱使。”

说到这里,韩宝嘴角亦终于露出一丝微笑,淡淡回道:“下官理会得。”

这也算是此番大辽伐宋的另一个目的,冒着让这些蛮夷军队通过大辽腹心之地

的危险,让他们来到南朝,可并非是贪图他们那点兵力相助,这些部族、属**

有些是值得信任的,有些来了还不如没来。兵马虽多,若人心不一,亦难成大功

这道理大辽君臣都心知肚明。只不过,用耶律冲哥的话,这唤做“驱虎攻狼”之

策!

生女直的降宋,正好证明了此策的绝对正确。对于大辽来说,生女直不过是它

上百个部族、属国一个微不足道的部族,它的向背无关紧要,大辽君臣惋惜的

只是因此让田烈武逃回了河间府。但完颜阿骨打的降宋,也因此让辽国君臣更加重

视对这些部族、属**的“善加驱使”。

【l〕~注:此室韦部,特指室韦之一部落。按现代学者认为室韦、阻卜皆同

一民族或种族,亦有认为室韦即鲜卑者,然辽时,二者各属不同部族则无疑。

今天很高兴,多更新一节,与各位同乐。接下来几天有事,下次更新也许要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