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飞小说> 游戏> 网游之霸王传说> 第一一六一章 太匆匆
猫飞小说>网游之霸王传说
默认背景
18号文字
默认字体  夜间模式 ( 需配合背景色「夜间」使用 )回车键返回章节列表,左右方向键翻页
点击屏幕中间,显示菜单
上一章
下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一一六一章 太匆匆

GG3

永恒,荒域,锁龙谷。

一人多高的杂草灌木横生,几乎覆盖了蜿蜒崎岖却相对宽阔的锁龙谷谷道中心地段。

荒域的风并不暴戾,却仿佛附着苍凉的气息,呜呜叫着穿过谷道,茂密枯黄的草丛灌木随风起伏,像一片泛黄的浪。

一支缠着杂草的地精单筒战术望远镜鬼鬼祟祟的探出草浪,四下摆动一会儿,又鬼鬼祟祟缩进草丛。

“谷道弯度太大,看不远。”

“唉,这船翻的,真栽阴沟里了。”资深卧底特工,抽刀断浪拨开草层,抬眼望了望在山谷上空慢悠悠盘旋的几艘地精飞艇,不由大是泄气。

头上罩了纯手工制作杂草帽的望远镜主人吐出一口被风灌进嘴巴的草屑,悻悻叹气,满脸唏嘘。

“逍遥你个废柴,怎么探路的,不说众神的人,鬼影都沒一只吗,尼玛整整一个整编师团的调动,你瞎啊,这都探不到。”皓腕凝霜破口大骂,当然,用的是队聊频道,声音不会传出去。

逍遥法外翻个白眼,心说你个小娘们儿懂个屁,也懒得理她,侧过脸看着同样草帽脑袋的夜雨流风,骂骂咧咧地问道,“老大,怎么办,这把看來是真逃不出去了,想我堂堂精舞天风六百号高手居然给众神包了饺子,真他娘晦气,要不杀出去拼了。”

“淡定。”夜雨流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模样,指指蹲在左侧五米开外的断痕和云狂,“看看断痕云狂,胸有激雷,面如平湖,这才叫大将风度,再瞅瞅你,逍遥啊,你就沒发觉这几年自个变了很多,猴急个什么劲儿……”

逍遥法外表面上唯唯诺诺惭愧的很,心里却鄙夷的吐槽,“卧槽,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这边千山暮雪不满的横了老公一眼,打断道:“我看你蛋疼吧,如果我想的沒错,众神霸王军团的第一师,天下军团的第三师以及众神红袍铁骑四个千人团已经运动到神冢城周边区域了,虽然神冢城居山隘而建,易守难攻,可众神攻城拔寨的能力有多恐怖你不会不清楚吧,就凭诺诺和小炽能守的住,小炽单挑沒的说,论调度指挥就差太多了,豪情天纵和烈千绝这两个老油条灭他跟玩似的,至于诺诺……”

千山暮雪顿了顿,大概是不太好意思当云狂的面说雅典娜女神的战术乏善可陈,除了拿钞票生生砸死对手,估计也沒别的战术。

“一旦神冢城被众神占领,咱们就失去了最坚固的一道防守屏障,神冢城必然会成为众神的前进基地,到时候众神大军源源不断跨过神冢,咱们那一大片无险可守的要塞城池怕是都要成为众神的囊中之物……大半年的运作,功亏一篑,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淡定。”

“呵,沒那么严重,拓跋邪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沒这么沉不住气,打垮了天风盟,他的众神上哪找对手去,我不是给你分析过嘛,这货要灭天风盟,当初大举进军荒域的时候早就动手了,何苦等到现在,你当之前拓跋邪真找不到咱的老巢,别看荒域无边大,如果他真想找,以众神斥候的侦查能力和强大的空骑侦查部队,最多半个月绝对确定目标,虽说现在咱的根据地曝光了,可依我看这货还是不打算决战……”

夜雨流风口若悬河,解夫人忧心,末了讪讪一笑,一脸的谄媚,这老家伙可不敢跟训逍遥法外似的鄙视千山暮雪沒大将风度。

“哦,不决战他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干嘛,还不知道从哪条山沟沟引出一头神级Boss赶进这带封印空间的锁龙谷做诱饵,把我们的核心高手都调出了神冢城……你可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那个虎妹徒弟小貂蝉策划的,那小姑娘可沒这么阴险。”

“我插一句啊,拓跋邪那个不要脸的玩意儿不是领着他那一群老婆在环球蜜月吗,我们在众神那边的卧底也说拓跋邪都两个月沒在永恒冒泡了,老大你要说这是拓跋邪的手笔我怎么都不信,你们说会不会是豪情天纵和烈千绝。”舞衣寒说道。

“不可能。”夜雨流风摆出一副算无遗策的老狐狸德性,嘚嘚瑟瑟的冷笑:“众神的正副大元帅都比较喜欢直來直去的铁血风格,这么阴险的挖坑技术,他们干不來,绝逼就是拓跋邪干的,这货百分百回來了。”

“说重点,不决战搞大阵势干吗。”千山暮雪沒好气的呛道。

夜雨流风叼着根杂草想了想,慢条斯理地说:“我琢磨吧拓跋邪应该是被我恶心的hold不住了,想给我们点颜色看看。”

“恶心他,我们有吗。”舞衣寒很茫然。

“唉,太有了。”千山暮雪解释道,“前几个月的第二届王者争霸全国赛,拓跋邪从初选杀进决赛,总共三十二场战斗,二十三场对手弃权,真心挺可怜的,好不容易熬到决赛,偏偏又碰到了风哥,结果你风哥果断弃权,当场认怂,沒看那些霸王黑都乐疯了,组团狂黑拓跋邪,说啥來着。”

夜雨流风很兴奋,急忙抢答:“水货冠军,比第一届还水,越來越水,水水更健康。”

“你就沒必要得意了吧。”千山暮雪挺无语的,“是不是以为骂你怂瓜软蛋的比骂拓跋邪水货的少,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勾当往后还是少干吧。”

“暮雪姐姐说的对,下一届坚决跟他死磕,难不成老大会输给他。”

“难不成你以为老大还能赢了他。”千山暮雪笑眯眯的说。

夜雨流风有点尴尬,感慨道:“岁月是把杀猪刀啊,老夫已经在奔四的道路上渐行渐远,真不想跟后生晚辈一般见识,咳,当然,我是打不过拓跋邪,这个沒必要否认,这货太特么变态,强的让人感觉丧心病狂,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后面也未必有來者,你们看,我既然明知打不过,为什么还要陪他玩给他当背景布,咱们实力上不行,可以扬长避短在精神层面给予对手沉重的打击嘛,很多时候,战术比战力更有力度……”

舞衣寒听的很伤感:“老大,看样子你真是不打算回归从前那个浑身正能量的老大形象了。”

“小寒啊,你还小,不懂人生,到了我这把年纪,对人生的感悟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现在讲你也理解不了,等你老了就明白了,总之,我现在对我的状态相当满意相当开心。”

舞衣寒:“……”

千山暮雪估计是习惯了,自动过滤了夜雨流风不着调的贱嘴,认真说道:“第二点应该是神冢,你说你抢了人家到嘴边的肉招揽炽黯殇也就罢了,偏偏还把黑山城改名神冢,不知道的当你是器重炽黯殇收买人心,可拓跋邪会不知道你那点恶毒的小心思,神冢,众神坟墓,多犯忌讳,人拓跋邪那么爱惜羽毛,不和你急眼才怪。”

夜雨流风连连点头称是,笑道:“呵呵,这小子都混成中国区第一巨头了,还这么小家子气,恶劣本质可见一斑。”

千山暮雪有点忧虑:“算了,事已至此,当务之急是怎样度过眼下难关,我猜拓跋邪这次不把我们杀的不敢上线是不会罢休的,至少在攻破神冢城之前是不会收手,荒域又沒死掉回城这一说,锁龙谷周边墓地一定都被众神的守尸大队占领了,我们一旦被杀,最后就是个死去活來的下场。”

夜雨流风一脸不屑:“太夸张了,拓跋邪死穴掐在我手里,他敢跟我嚣张。”

……

“死拖把干的漂亮,封锁东谷口的豪情來信了,基本确定夜雨流风那个老不羞被困在锁龙谷了,不能随机不能回城,死掉只能在墓地复活,然后再死换个墓地再复活,吼吼……姐姐想想就美的很。”

锁龙谷西谷口揽雨眠美滋滋的拍着叶枫的肩膀,很难得的口头嘉奖了一番。

叶枫哦了一声,刚才想的有点入神,完全沒有听到阿眠说什么。

神话覆灭距今已经过去大半年了,这大半年时间永恒世界难称风起云涌,尤其本是波谲云诡的中国区,平静到连让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客们感到欢欣鼓舞的浪花都沒几个。

神话覆灭,叶枫继续挥军北上,其铁杆盟友英雄国度很快便步了神话的后尘,至于王图霸业更是不击自溃,面对众神的复仇大军连像样的防守反击都沒有,上百万玩家作鸟兽散,成了无主游魂。

至于不管出于利益还是被迫,于战争之初临阵倒戈的叛军,轮回和苍穹公会,不等众神展开报复行动,两大公会就自行解散,血轮回和碧落苍穹两人不知所踪,再也沒有人在永恒见过他们,其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至此,中国区的老牌超级公会,一场波及国区的战争打下來,除了众神潜在盟友天风盟和精舞门悉数被灭,中国区的势力格局彻底洗牌,照常理,接下來就该轮到众神对天风盟开战了,不过,任谁都清楚,战争一旦爆发,无论夜雨流风战与不战,到最后必然是众神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

不是天风盟日薄西山,雄风不在,毕竟天风盟与精舞门联手,比起昔年处于巅峰,纵横天下的天风盟也只强不弱,之所以看衰天风盟,概因是今日之众神几乎达到了不可战胜的高度,莫说是中国区,即使放眼全世界,也已是虎瞰天下,举世无敌。

事实上,叶枫根本不打算一鼓作气灭了天风盟。

不能否认,无论是对夜雨流风,还是对天风盟,他始终是心存敬意的,当然,这并不能成为不开战的理由,如果形势需要,他会毫不犹豫的发动对天风盟的战争,这无关冷血,无关正邪,众神若想制霸天下,灭天风诛精舞是必行之路。

叶枫之所以不开战,说白了也简单,无非就是留着天风盟当磨刀石,磨掉众神的暴发户气质,长存众神锐气,直到第二次永恒国战开启。

他需要一场国战,众神同样需要一场国战,也只有再打一场堪称史诗荣耀的国战,他才不必再担心已被论证为真理,盛极必衰的恶性循环。

唯如此,众神的荣耀,众神的传奇才会生生不息的传承下去。

于是,叶枫原本的计划是大举进军风雪银城,把王图霸业,铁骑盟等公会的地盘统统占了,使天风盟与精舞门的势力范围处于他的掌控之中,让他们缩在固有地盘苟延残喘,即不至于江河日下,也不至于膨胀到养虎为患的地步。

然后,众神这边采取轮换制,时不时派出一票人马跟天风盟的精锐干上一架,既能保证众神的战斗意志,又能将众神的二线部队锻造成铁军,一箭好几雕,着实比直接灭了天风盟高明多了。

叶枫小算盘打的挺美,却不料夜雨流风远比他想的还大气,众神这边刚摆出全面进攻风雪银城的架势,人家夜雨流风便发布官方公告,正式宣布为迎接第二届永恒国战的到來,避免内战火拼导致中国区一线国战实力进一步拉低,为国家大义计,天风盟与精舞门两大公会势力将退出风雪银城云云。

去向,不明。

公告一发布,举国哗然。

内战损耗国区实力不能否认,就拿众神与神话联军的战争來说,自神话本部以下,算上英雄国度等盟军,上千万一线玩家等级下降十级,损失之大简直恐怖到让人无语,沒有一年半载的休养生息是绝对补不回來的,显而易见,一线实力受创如此之重,一旦第二届国战在这个节骨眼上开启,对中国区绝对不利。

所以说夜雨流风避而不战,对中国区而言的确是好事,为国家大义听起來有点不要脸,其实也不算过度粉饰自个。

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很快就洞悉了公告的本质,那就是他们心中的中国壁垒,绝世战神再也回不來了,想想吧,以往整个中国亿万玩家中最能代表正能量的夜雨流风能把怯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且通篇充斥着戏谑的语气,那充分说明,广大天风粉,战神粉基本可以和夜雨流风曾经的高大上形象说拜拜了。

夜雨流风自毁形象叶枫并不意外,他早看出來这老匹夫正派儒雅的外表下实则深藏着一颗玩世不恭的逗比心。

他意外的是不在中国区混了,天风盟和精舞门加起來几百万号人去哪开展根据地。

叶枫跟公会大佬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第一结论就是老匹夫带着几百万人去无尽之海当海盗去了,结果宠儿姑娘找海盗头子炽黯殇问了问,答案是沒有。

炽黯殇说沒去无尽之海自然不会有假,无尽之海再辽阔浩瀚,也不可能藏住几百万人。

既然无尽之海沒有踪迹,那就剩一个结论了。

荒域。

荒域是什么存在,叶枫了解不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形象点说,就好像是永恒之中的第二世界,只不过相对來说,更适合高等级玩家生存。

再联想当初夜雨流风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众神若敢对天风盟砸战神令,保准众神找不到天风盟总部,叶枫就更笃定了。

为啥,因为荒域是独立存在,如果玩家身在荒域,其各项数据排名绝不会计入广义上的永恒排行榜,同理,如果夜雨流风在荒域开发出要塞,把总部搬迁进去,叶枫去哪找去,保不齐最后天风盟沒灭掉,反被战神令给反噬了。

再打开排行榜一看,果不其然,夜雨流风,千山暮雪,云狂,天风十二骑等超级高手全特么消失了。

叶枫猜对了结果,却仍是一头雾水,要知道由蒙托里斯大陆传送至荒域的时空之门少的可怜,目前探明的不过三个,区区三个传送点,还都是一月开启一次,传输力严重不足,可观察了几天,天风盟与精舞门的玩家却是每天都有几万人消失。

事后,叶枫开启霸主模式,全民动员,中国区大大小小上万家公会都要仰仗众神施舍点残羹剩饭才能顽强的活下去,对拓跋霸王的命令自然是执行的不遗余力。

经过一番地毯式搜索,多达六十多座时空之门相继曝光,叶枫对荒域觊觎良久,当然是抽调精锐大举进军荒域,壮大自身的同时,遏制天风盟根据地的发展,一举两得。

只是荒域大到似乎沒有边际,自从进军荒域之后,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莫说是天风盟的总部所在,就是天风盟和精舞门的玩家都沒碰到一个,谁也不知道天风盟在荒域发展到了何种程度。

叶枫不能做准确的预估,却也知道夜雨流风既然能探查到足够供应两大公会传送至荒域的时空之门,想必对荒域的熟悉还要超过貂蝉、吕小布这几个“荒域土著”,人家兴许在搬家前就在荒域寻摸规划好发展基地了,荒域的开荒工作也必然是进行的如火如荼。

不过,事实上叶枫也并沒有下大力气去寻找天风盟的所在,在他的荒域战略中,众神只要在荒域稳打稳扎,步步为营,那么就足以继续对天风盟和精舞门保持优势。

找那么着急干嘛,开战吗,灭了天风盟又上哪去找磨砺众神锋锐的磨刀石去。

于是乎,两大势力谁也不招惹谁,都在荒域闷声发大财。

如此这般平稳度过了两个月,第二届王者争霸全国赛盛大开幕。

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一届,因为上一次的争霸赛只是决出三大主城的三位王者,而这一次却是逐鹿天下,夺的是全国唯一王者荣耀。

争霸赛开启公告一出,海选都沒举行,平静了好久的论坛就硝烟滚滚,众神,天风盟,精舞门以及茫茫多的粉丝们在论坛喷了个昏天暗地。

这些都在意料之中,叶枫浑不在意,现在的他已经过了玩嘴炮的低级层面了,完全靠实力说话。

话说对于这次大赛,他可是期待很久了,说白了他盼着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把老匹夫夜雨流风劈成八瓣的野心真不是一天两天了。

结果大赛启动之后,像上一次能黑进三十二强的无名黑马高手一个也沒有,更让人唏嘘感慨的是帝释天居然沒有参战,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自神话灭亡再也杳无音讯。

唯一的喜感则是叶枫完美复刻了如上次一般的待遇,将不战而屈人之兵演绎的分外丧心病狂,这一路毫无悬念的杀进决赛,又毫无悬念的遭遇夜雨流风,中间大小比赛三十二场,竟然有二十三场是对手直接退赛认输,足见叶枫凶名之盛,都达到了虎躯一震,群雄俯首的至高境界,看上去是蛮风光蛮牛逼的,可其中的郁闷只有叶枫知道,难道这些混蛋玩意儿就不知道老子多想战斗。

好容易熬到决战,叶枫郁闷一扫而空,琢磨着尽管过程不甚完美,好歹终极目标可以达成,也不枉自己大婚在即,百忙之中來走这一遭了。

可叶枫万万想不到,他还是高估了夜雨流风节操持有量,夜雨流风这坑货一进赛场竞技台立刻开启嘴炮模式,吧啦吧啦好一通说,在准备时间结束那一刻,來了一个看似无比高尚的总结“冠军给你了,好好干,作为老夫战神之名的传承者,莫要负了老夫的无上荣光,加油,少年,以后中国区就看你的了。”

言罢,白光一闪……

这么不要脸,这尼玛也忒恶心了。

当时情景,叶枫连把夜雨流风剁了喂狗的心思都有了。

叶枫想报复來着,奈何沒几天就要结婚了,真沒那个精力收拾夜雨流风,一把娶四个妹子,得好好策划一下,或许结婚证上的妻子只能是洛女神,可唐薇薇、夏雨沫、揽雨眠再不计较不在乎名分,也该有一场属于她们的婚礼,据说,为所爱之人披上婚纱是每一个女孩的终极梦想。

沒错,你们都沒看错,阿眠姑娘妥协了,本着与闺蜜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高尚情操,阿眠终于痛下决心以身饲虎……咳,其实真相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发生了无数八点档狗血剧曾上演的狗血情节,然后阿眠姑娘喜当妈,继上月洛女神中标后,后來居上一举超越唐薇薇,夏雨沫,第二个怀了叶枫的崽子。

随后,叶枫大婚,公会大佬悉数参加婚宴,就连夜雨流风和千山暮雪贤伉俪,以及诺言浅唱,云狂等天风盟,精舞门巨头也从全国各地赶來观礼,至于众神本部有头有脸的人物更不用说,再加上茫茫一片商界大佬精英,夏家在官场的弟子门生,百里家的蜀中好汉们,那排场绝对堪称盛况空前,上下几十年怕是再沒有一场婚礼能与之比肩。

整个婚礼沒什么好说的,反正到洛云梦、夏雨沫、唐薇薇、揽雨眠四位姑娘盛装登场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定制婚纱,大家傻傻分不清哪个是新娘哪个是伴娘。

最后给双方高堂敬茶,叶枫加四个美眉五杯茶,上首一排端坐着四位美眉的父母,大家又傻傻分不清哪个才是叶枫的岳父岳母。

这尼玛啥情况,多少知道点内情的人恍然了,叶枫这是一下子娶了四个老婆。

那一刻,有多少自家媳妇还在丈母娘肚里的好汉们想生吞活剥了这厮。

……

大婚之后,自然是度蜜月,叶枫索性不去理游戏里的繁琐事务,带着四个美得冒泡的媳妇周游列国去了,反正本來也就是个甩手掌柜,再者众神雄霸中国区,无人敢捋虎须,眼下这光景,但凡不是天塌下來的大事,巨头们完全可以自行解决。

叶枫有意将无双貂蝉这位资质绝佳,前途无量的爱徒尽快培养起來,跟烈千绝和豪情天纵等人商量了一下,就让小貂蝉暂领公会代理会长一职,总理公会大小事务。

沒料想,叶枫还是低估了小貂蝉的霸气,貂蝉姑娘虎啊,大公会横行霸道,欺压平民的劣根在她手里暴露无遗,一众相当有潜力又不鸟众神出于各种目的拒绝加入众神的高手们被她逐个通缉追杀。

小公会小团队那些价值比较高的刷怪宝地,各种矿坑矿场要么被众神强行霸占,要么被勒令按期上贡,敢有反抗者,灭之。

小貂蝉一上位,这些令人发指的暴政条令立刻得到了众神玩家积极响应,全国人民都傻眼了,这果断就是要当皇帝的节奏啊。

对于小貂蝉一系列蛮霸不讲理的行动,烈千绝,豪情天纵,飞哥等众神巨头非但不阻止劝诫,一个个反倒乐呵呵的助纣为虐。

话说要是他们有心反对,小貂蝉的王霸之路也进行不下去。

为什么不反对,其实也很好解释,虚拟世界,只要是名动一时的超级公会,霸主实力,无论具备怎样的约束力执行力,最终都难免要站在弱势群体的对立面,压榨弱者,鱼肉乡里是超级公会的必行之道。

大家伙在现实里已经活的够憋屈了,玩游戏为毛玩的昏天暗地,废寝忘食,说到底还不是奔着杀人放火來的,欺负人不犯法,杀人不偿命,这就是虚拟世界最大魅力。

在游戏里奉行什么爱护百姓,坚决不拿百姓一针一线,贯彻人民军队那一套,除非是脑袋被驴屁股蹶了。

如果真要勒令公会成员不许打劫,不许为恶,对弱势群体礼敬有加,秋毫无犯,众神的强盛绝对维持不了多久。

纵观中国区历來的超级公会,像神话公会这种搞得人神共愤,天理不容的特殊团队就不说了,就说在全国人民眼中最具正派气质的天风盟,其壮大以后不照样横征暴敛,搞得天怒人怨。

但怒也好,怨也罢,只要国战一爆发,可爱又可敬的人民群众立刻将平时受得压榨抛诸脑后,然后追随超级公会的大旗,同仇敌忾,共赴国难。

一场国战打下來,只要超级公会的表现不是太渣渣,跟着水涨船高的名声基本能挥霍到下次国战开始。

再者,即便虚拟世界沒有国战,小公会小团队乃至散人玩家对于超级公会罄竹难书的恶行除了逆來顺受也多是无计可施,除非是横空出世一位诸如叶枫或者夜雨流风这种强绝天下的超级英雄,振臂一呼,带领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群众揭竿而起,这才有可能推翻霸权。

然而,推翻霸权又怎样,接下來原本的反抗军百分百会乐此不疲的踏入将自身发展成新霸权,转而欺负别人的恶性循环。

人生吧,有时候就是这么阴暗又无奈,现实,虚拟,统统不外如是。

综上所述,加上众神从上到下活脱一窝不爱和平的战争贩子,一天不惹是生非杀人放火就觉得人生顿时失去了乐趣,两者相加基本上就是大佬们纵容小貂蝉的原因了。

不过,事实上小貂蝉这把搞得着实是过火了点,以前都是大公会吃肉,小公会喝汤,她这么一搞,小公会别说喝汤了,连骨头渣子都快喝不上了。

你把人家逼的沒了活路,人家能干吗,霸权高压之下,人民的反抗是必然的,以前是苦于沒有牛逼的带头大哥,冒然起义只能被血腥镇压,这一次,大不一样了,憋着一肚子坏水恶心众神的夜雨流风那高瞻远瞩的眼光多犀利啊,立刻跳出來号召遭受众神压迫的广大人民团结起來反抗众神暴政,丝毫沒有自个就是前任暴君的觉悟。

夜雨流风是什么存在,当今永恒实力仅次于叶枫的上古大神啊,号召力那是杠杠的,他这一跳脚,被逼到感觉游戏世界都差不多和现实世界一样看不到美好曙光的人民振奋了,无数小公会小团队拖家带口的投奔大哥去了,其中更不乏原本只想做个自在散人,逍遥快活的高手。

接着夜雨流风又摆出一副不计前嫌的高姿态,对诸如王图霸业、铁骑盟等被众神灭掉的公会那些无家可归的高手们伸出了橄榄枝,当然,在这一点上夜雨流风做的还是比较有操守,说是不计前嫌,那也是分人的,像醉清风、血影狂刀这类人品值为负数的人渣倒贴钱他也不敢收,一粒老鼠屎坏掉一锅汤的例子太多了,在壮大自身的同时,必须保证人民军队的纯洁,这是夜雨流风的底线。

另外,神话的流浪大军无论人品高低,实力强弱一概不收,神话与天风盟本就是不共戴天的死仇,若是招揽神话的人,天风盟的人心肯定就散了,这个险不能冒,再说夜雨流风也受不了那个恶心。

如果说这些都不算意外,那么曾在国战海战中率领中国海盗军团大放异彩的神冢佣兵团,自团长炽黯殇以下全部加入天风盟就是令中国区跌落一地眼球的重磅新闻了。

说起炽黯殇加入天风盟的原因,说白了也是小貂蝉作孽,逼的人家炽黯殇沒了活路。

其实因为地狱宠儿的存在,众神与以神冢为首的海盗团队,关系一向不错,众神与神话的公会战争中炽黯殇还曾受宠儿姑娘相邀仗义相助。

只可惜,利益当前,敌人与朋友的概念本就模糊,星罗棋布点缀着无尽之海的密集海岛群,其所蕴藏的丰富矿藏资源和品种繁多的六阶战争器材制作材料一经曝光,别说小貂蝉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烈千绝这种啥啥都是浮云的人物都眼红了。

于是,招揽收编炽黯殇,神冢佣兵团,进而控制无尽之海战略资源的战略构想被火速提上日程,不料,人家炽黯殇自由惯了,再加上宠儿姑娘的因素,根本就不尿众神这一壶,更把无尽之海视作私人领地,放言道众神之人凡敢踏入无尽之海者,來一个杀一个,來一船杀一船。

跟众神叫板,小貂蝉能忍吗,一声令下,众神舰队就浩浩荡荡的穿过海峡,进入海盗们盘据的海域逐一扫荡海盗窝点。

这样的战争胜负明显沒有悬念。

炽黯殇的海盗军团满打满算也就五万多,装备又多是小舢板,小快艇,弄两艘挂骷髅旗的双层楼船都算是巨舰,这样的寒碜舰队对上众神的铁甲舰队自然只有被横扫碾压的份儿。

也沒用几天功夫,炽黯殇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就悉数被荡平,可怜战争就是战争,炽黯殇空有一身牛叉战力,人家却不跟他玩单挑,群殴实在是干不过啊。

到了最后连个落脚的岛屿都找不到了,只能驾着小破船无比凄凉地在茫茫大海中游荡,更悲催的是这次摊上了小貂蝉这么个虎妹子,小貂蝉招揽炽黯殇这个绝世大高手的贼心不死,把人炽黯殇逼的都沒地登陆了还不肯收手,整天派快艇四处搜索,更从君临城抽调了多达五十艘地精飞艇进行空中侦察。

炽黯殇纵横海域好些年,哪里受过这等憋屈,一怒之下接过夜雨流风伸來的橄榄枝,领着他的海盗军团开进了荒域。

不夸张的说,小貂蝉这一闹,天风盟的实力,准确的讲是纸面上的实力一下子暴涨了一倍。

纸面上的实力和真实战力差距究竟有多大,这个不太好估算,一般都是视情况而定,不过有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夜雨流风要想把反抗军凝聚成铁板一块,打造成天风盟本部那种铁军,沒有个一年半载的时间,不经过几场大仗的锤炼,那是想都不要想。

叶枫会给夜雨流风时间和机会吗,显然不会。

天风盟每壮大一分,叶枫就会视具体情况削弱一分,决然不会让天风盟的实力膨胀到超出他掌控范围。

这次出动大规模侦察部队,花费大半个月时间摸清天风盟在荒域的基地,然后耗费整整俩天经过反复战斗推演,制定缜密繁复的连环作战机划,舍弃一头珍贵的神级Boss做诱饵,将天风盟,精舞门最精锐的力量调出神冢城,诱进自带空间封锁属性的锁龙谷,其最终战略目的就是攻克神冢城,扼住天风盟的咽喉,只要神冢城落入众神的手里,天风盟大片的要塞城池将无险可据,众神的大军随时都可以长驱直入,逼迫天风盟的主力在平原地带与众神的铁军展开对冲肉搏。

先前夜雨流风说什么叶枫被恶心到了,此举是为了找场子,实际上不过是叶枫针对天风盟的实力膨胀超出他的预估而作出的针对性应对行动。

就目前看,战术很成功,把夜雨流风给困成了瓮中之鳖,根据心情喜好,是乱刀分尸还是火烤大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实在太爽了。

“喂,心不在焉的,干嘛你。”阿眠不满的拿刀捅了捅叶枫。

叶枫收回思绪,眼睛在阿眠平坦的小腹扫了一圈,笑笑道:“沒啥,想起这大半年,忽然有点感慨,要不抓紧时间动手,你这身体不适合游戏,打完收工早些休息。”

怀孕这种事,在游戏里当然看不出來,永恒官方也早就声明永恒游戏头盔自带辐射屏蔽功能,无碍孕妇身体,不过,小心无大错,叶枫这个将要当爹的还是难免担心,阿眠又不是洛云梦,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立马就乖乖的回房养胎了。

阿眠这种悍妞,尤其是对叶枫当初霸王硬上弓怨念极深的悍妞,自然要用哄的。

“少來,不吃你这一套,我有数的,要不待会儿动手,我先过过嘴瘾。”阿眠很期待的说,微弯着一双猫眼,不知道有多开心。

“随便,你开心就好。”

“薇薇,沫沫,组个队一起刷垃圾话。”阿眠转头招呼两位安静待在她身后的美女。

“我就算了吧,太熟……不好下嘴。”唐薇薇无奈笑笑。

“我不会。”夏雨沫说着偷偷看了一眼阿眠小腹,尽管看不出什么,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羡慕,泄气。

“你们两个沒劲了啊。”阿眠鄙视,回过身,打个手式,喊道,“怂货,面瓜。”

“怂货,面瓜。”

后面一大群火速响应,一时间呼声此起彼伏,响彻山谷。

“马勒戈壁的,忍不了了,出去跟他们拼了。”

乘风破浪霍然起身,一把扯掉头上草帽狠狠摔飞,抄起家伙准备上了。

“呆着吧你,让你们看看老夫如何舌灿莲花退雄兵。”

夜雨流风慢腾腾站了起來,拍拍身上草屑,果然是十分淡定的向叶枫所在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兔小说 剑来 斗破苍穹 元尊 斗罗大陆 逆天邪神 诡秘之主 全职法师 武炼巅峰 牧神记 伏天氏 猫飞小说